烏軍對俄使用白磷彈,地獄之火灼皮鉆骨,使用「不人道武器」違反《日內瓦公約》嗎?

俄烏戰爭從2月24日開戰以來,已經打了三個月,俄軍沒能速戰速決,反而在哈爾科夫、馬里烏波爾和北頓涅茨克等地進行了慘烈的城市巷戰,戰爭打成這個樣子,雙方也開始采取各種手段。

據俄羅斯國防部表示,烏軍在戰爭中對俄軍發射了大量白磷彈,試圖用這種被聯合國禁止的「不人道武器」來阻止俄軍的推進。

白磷彈非常可怕,白磷彈的主要原料是白磷,燃點極低,在空氣中能自燃,同時釋放出1000度高溫,白磷燃燒的火焰難以熄滅,而且附著力強。如果白磷彈粘在人的皮膚上,會燃燒甚至燒穿骨頭。白磷燃燒時還會釋放大量劇毒氣體。這種「不人道」的武器目前被很多國家所反對。

不過,美歐對烏軍使用白磷彈并沒有太多抗議,對俄軍的指控也無動于衷。這是什麼原因?

原來,白磷彈的使用也是分情況的,并不是所有白磷彈都禁止。《日內瓦公約》僅規定禁止對平民使用燃燒武器,這意味著禁止對平民使用白磷燃燒彈。這里的關鍵是,目前比白磷的燃燒性能更好的材料有很多,現代化軍隊早已經不用白磷作為純燃燒彈了,只保留了白磷發煙彈。

《日內瓦公約》并不禁止以白磷為原料的發煙彈。準確地說,烏軍和俄軍相互投擲的「白磷彈」,其實是一種煙霧彈或發煙彈,使用白磷作為發煙劑。

由于白磷的燃燒和縱火性能不太好,價格貴,因此目前主要軍事強國大多淘汰了純白磷燃燒彈。現在的白磷材料主要應用于發煙彈上。

不過,煙霧彈除了發煙也能打擊某些目標,這種戰術很多國家的軍隊都常用。

此外,很多新聞媒體是把鋁熱劑燃燒彈誤認為白磷彈了,那種火樹銀花效果的彈藥,其實是集束式鋁熱劑燃燒彈。這種集束式鋁熱劑燃燒彈普遍裝備于俄軍和烏軍,雙方都大量使用。

在5月15日和在5月26日,俄軍在夜間大量使用了BM-21式122毫米「冰雹」火箭炮齊射集束式燃燒彈,俄軍發射的9M22S燃燒火箭彈覆蓋了烏軍陣地。這種彈藥在攻克馬里烏波爾亞速鋼鐵廠時起了很大作用。

俄軍使用的是9M22S集束式鎂鋁熱劑燃燒彈,這種燃燒火箭彈通過122毫米「冰雹」火箭炮齊射,每個火箭彈攜帶180枚小型燃燒彈,這是一種由鎂合金外殼構成的小型燃燒彈,內部裝填著鋁熱劑燃燒劑,縱火面積超過5000平方公尺。燃燒溫度大約2500攝氏度,幾乎不可能被熄滅。

一門122毫米「冰雹」火箭炮齊射40枚燃燒火箭彈的縱火面積高達20萬平方公尺以上。能給敵人以極大震撼。

俄軍在戰爭初期對在居民區使用武力有較大克制,但現在也放開了火力使用限制,大量使用燃燒彈和集束炸彈攻擊烏克蘭守軍。

俄烏沖突爆發后,西方國家向烏克蘭輸送了大量武器裝備,包括「標槍」反坦克飛彈、「毒刺」防空飛彈,以及包括M777榴彈炮、「海馬斯」火箭炮在內的一些重武器。

在俄烏戰場上,此前被大家盛傳的各種國際公約禁止的武器,例如白磷彈,鋁熱劑燃燒彈,集束炸彈,集束式子母彈,胡蝶雷等微型地雷,雙方都毫不猶豫地大規模使用,甚至在城市居民區里使用。

從上世紀80年代以來,現代化武器彈藥的威力和破壞力越來越大,新型彈藥的戰場打擊效率也越來越高,殺傷力越來越恐怖。

可能是由于二戰后持久和平,大家見不得鮮血的緣故,國際上很多國家認為一些新型的常規武器彈藥也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是很不人道的,這些武器最討厭了,絕對不能在戰場上使用。

這些国家包括冰島、挪威、丹麥等國,基本上是一些富裕小國。他們定義的不人道的常規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包括并不限于,詭雷,地雷,可傷害魚群的深水炸彈,裸露著鉛芯的達姆彈,很容易變形的空尖彈,集束炸彈和子母彈、大口徑遠程火箭彈,凝固油氣彈和鋁熱劑燃燒彈,白磷燃燒彈,各種溫壓炸彈,石墨斷電炸彈,貧鈾彈和炮射箭霰彈等等。

既然都到了大打出手,開啟戰爭的份上,還要考慮什麼武器不人道嗎?

這些国家认为現代戰爭應該以一種優雅的禮貌的紳士的形式進行,他們與高效率殺人武器勢不兩立,是國際地雷地雷公約和集束炸彈公約的最主要推動者。

如果能回到用木棒作戰的時代,就更理想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