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歲楊貴妃給48歲「兒子」安祿山洗澡,66歲唐玄宗大喜:重賞貴妃

西元751年,也就是天寶十年,距離安祿山發動安史之亂還有四年。在偌大的大唐大明宮中,正發生著一件奇事。唐玄宗李隆基的寵妃楊玉環,認了個比自己還大上16歲的乾兒子,而這個乾兒子正是安祿山。

當年正月,安祿山離開自己在范陽的老巢,向唐玄宗述職。而當月,正是安祿山的生日。為了表示對他的禮遇,唐玄宗賜予了他數之不盡的金銀財寶。三天后,楊貴妃又歡歡喜喜地將這個肥胖的乾兒子請入了宮中。

剛進宮殿,楊貴妃便令宮女「以繡繃子繃祿山,令內人以彩輿舁之,歡呼動地。」也就是說,用錦繡包裹安祿山,裹成一個大繈褓的樣子。隨後,讓侍從抬著安祿山在皇宮內到處玩耍,這一邊抬,還一邊喊著「祿兒」「祿兒」。一時間,宮內一片歡聲笑語。

隨後,楊貴妃又將安祿山丟進一個大浴盆,並親自為他沐浴,說是為安祿山「洗三」。原來按照唐朝的習俗,孩子在生日後的第三天,父母要親自為其洗浴,這樣可以祛除孩子身上的汙穢,保佑其健健康康成長。

照說,楊貴妃私自將安祿山請入宮中,還親自為這個年過半百的糙漢子洗澡,實在是不成體統。甚至當時就有人猜測,楊貴妃與安祿山發生了不正當的關係。然而唐玄宗聽聞此事後,不僅不惱怒,反而還親自趕赴現場觀看,並大喜道:

「重賞貴妃」。

根據《資治通鑒》記載:

「玄宗就觀之,大悅,因加賞賜貴妃洗兒金銀錢物,極樂而罷」。

那麼寵妃親自為封疆大吏洗浴,為何李隆基卻對兩人既不產生懷疑,也不生氣呢?而這,就要從唐玄宗、楊貴妃與安祿山的關係來說起了。

安祿山本是河北營州的一名雜胡,在機緣巧合之下,受到了唐玄宗的重用。當時,唐玄宗與太子李亨的關係較為緊張。而李亨,卻有義兄弟——王忠嗣的幫助。在唐玄宗時代,王忠嗣是不折不扣的戰神,身兼四大節度使,西北、河東軍頭,如哥舒翰、高仙芝、封常清、郭子儀等人,皆是其舊部。

出于對王忠嗣的忌憚,唐玄宗假借罪名將其害死。然而王忠嗣雖死,他的舊部卻仍佔據著西北、河東防區的要津之職,出現尾大不掉之勢。因此,唐玄宗選擇扶植河北的安祿山,用以平衡西北軍頭們的勢力,同時也是為了打壓太子一党。

由此,唐玄宗給了安祿山難以想象的富貴,幾乎無年不賞、無年不封,有些年份甚至一年數封。天寶九載,玄宗封安祿山為東平郡王,開啟了邊將封王的先例;天寶十載,安祿山又兼任河東節度使,從此以安祿山為首的東部藩鎮擁有了唐代最強大的軍事力量。

然而即使封賞再多,玄宗與安祿山的關係也不過是君臣關係,仍然不是那麼牢靠。因此,唐玄宗一直想與安祿山建立更加私人的關係。而安祿山也同樣有這樣的想法。因此,他趁入朝之時「請為貴妃兒」,先與楊貴妃確立了母子關係。

安祿山生于武則天長安三年(703),楊貴妃生于玄宗開元七年(719),安祿山認比自己小16歲的楊貴妃為母,實在是不可理喻至極。然而實際上,這正反映了安祿山的精明狡猾之處。

首先,楊貴妃雖然年紀小,但政治地位上卻與唐玄宗一樣,處于「君」的位置。安祿山年紀再大,也只是臣子。安祿山認楊貴妃為母,實際就是對自己臣子地位的確認,是向唐玄宗表忠;

另一方面,認楊貴妃為母就等于認玄宗為父,這對安祿山而言是巨大的政治資源。只要成為楊貴妃的義子,就可以隨時以合理的理由出入禁中,讓他與唐玄宗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密。

從實際效果來說,安祿山的圖謀非常成功,楊貴妃果然將其收為義子。他在成為楊貴妃養子後,

「入對皆先拜太真(楊玉環),玄宗怪而問之,對曰:臣是蕃人,蕃人先母而後父。’玄宗大悅,遂命楊銛已下並約為兄弟姊妹」。(《資治通鑒·唐紀》)

簡單翻譯來就是,安祿山成為楊貴妃義子後,從來都是先拜楊貴妃,後拜唐玄宗。唐玄宗對此感到奇怪,便詢問了他。而安祿山說:「臣是胡人,胡人都是先拜母親後拜父親。」聽了安祿山的話,唐玄宗果然龍心大悅,還讓安祿山與楊玉環的兄弟姐妹楊銛、虢國夫人等人約為兄弟姐妹。

由此可見,唐玄宗對安祿山將自己視之為父的行為感到非常受用。而堂侄之所以讓令楊家兄弟姐妹與安祿山結拜,是在告訴安祿山:「你地位雖在楊貴妃之下,但仍與其兄弟姐妹是平輩之交。」實際,是承認了安祿山「准外戚」的地位。

天寶九載,安祿山請入朝,「上命有司先為起第于昭應。祿山至戲水,楊釗兄弟姊妹皆往迎之」以此來看,安祿山的地位甚至在楊家諸人之上。

因此,既然唐玄宗認可安祿山成為楊貴妃的義子,自然也就默許了兩人的親密行為。安祿山入朝,「常與妃子同食,無所不至」。而楊貴妃多次將自己的寶物送給安祿山,還運作安祿山成為大唐宰相。

因此在唐玄宗看來,楊貴妃親自為安祿山洗澡,並不是什麼越軌行為,不過是母親和兒子的正常互動。在他看來,安祿山與楊貴妃越親密,就對自己越忠誠,自己的皇位就越鞏固。

然而唐玄宗和楊貴妃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對安祿山的寵信,卻引起了楊貴妃胞兄——楊國忠的嫉妒和敵視。在他看來,安祿山的存在直接威脅了他的相位。因此他多次向唐玄宗進讒言,說安祿山必反。

由于唐玄宗年事已高,太子遲遲不廢,而楊國忠在朝中不斷說自己的壞話。無論是太子得勢,還是楊國忠得勢,自己都將死無葬身之地。再說了,唐玄宗曾一日殺死自己三個兒子,又怎會吝惜一個胡人乾兒子。因此安祿山即使不想反,也不得不反。在安史之亂中,唐玄宗失去了皇位,而楊貴妃也在逃亡蜀地的途中,草草地了結了生命。

購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