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上藏在死人堆里豈不是更安全?戰場老兵說出真相:不沖鋒就是在等死!

敵人的機槍掃射越來越近,炮火越來越猛,陣地守不住了。這里也待不住了,抓緊時間逃跑吧。子彈炮火密集不長眼,跑是跑不掉。藏吧!無處可藏。怎麼辦?戰場這麼大,尸體又這麼多,穿著同樣的衣服,誰知道哪具是死是活,隨便扒拉一個蓋在自己身上,臉上再抹點戰友的血,混水摸魚裝死吧,興許能混過去!

上面這一幕是現代電影中經常出現的畫面,也是大多數軍迷們一直認為在這種情況下裝死是保命的最佳辦法。

▲向前沖比躺下躲存活的可能性要大

戰場上裝死真的會有效嗎?查閱古今中外,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戰前訓練教裝死這一招,最多像美軍那樣允許被包圍的士兵投降,盡最大可能保護生命。二戰期間美軍和巴頓齊名的駐菲律賓總司令溫萊特,在彈盡糧絕之后為了所有士兵的生命,帶領1.1萬人集體投降。之后長期被關押集中營中,餓成了皮包骨。日本投降時被美軍安排溫萊特在密蘇里號戰艦上見證了日本的投降。

▲日本投降儀式,溫萊特(左一)

貪生怕死就裝死,裝吧!恐怕躺在那里等來的是無盡的痛苦和悲慘的命運,存活的幾率幾乎為零。

大家都知道,戰場上雙方對陣,有兩種結果,要麼贏,要麼輸,和解的可能性不大,因為雙方都殺紅了眼,想在這時踩急剎車,讓亢奮的荷爾蒙降溫,即使通過大喇叭宣布和解根本沒有用。

▲電影《兵臨城下之決戰要塞》

如果戰場上打贏了。裝死者在發起沖鋒時或在戰斗中「嘎嘣」一下倒地上了,會被一起上陣的戰友發現,要麼當時會誤以為受傷派人來救,要麼事后按死亡統計。因為你們贏了,戰場的主動權在你們這里,戰友們會尋找你的尸體作為撫恤的依據。

當找到你時發現是個活的,腦袋既沒被戰馬踢了,又沒被炮彈皮蹭了,還沒掛彩,相當幸運地活了下來,東窗事發后照樣會被送上軍事法庭。這叫臨陣脫逃,逃兵軍中大忌,是很丟人的事。真正戰死的算烈士,家人有補助,個人有名分,還有后人敬仰。逃兵被斃了那就是死有余辜,死了都被人看不起,更何況裝死。

如果戰場上打輸了,就出現了開篇的場景,裝死就成了別人案板上的一塊肉,隨時都有被剁的可能,下場還不如投降。

▲戰爭勝利打掃戰場

假如在戰爭焦灼階段裝死,一動不動或趴或躺,失去了躲得能力,其實內心是很恐懼的。在古代不被進攻的士兵踩死,就被亂馬踏死。在現代戰爭中,你若是在前線躺著裝死,會被敵方反復補射,以確定喪失戰斗能力,又或是遭到炮彈洗地。

裝死,然后想辦法離開戰場。想法是好的,但是,往往到最后變成了真死。要是戰爭持續幾天,中間有打有停,裝死的夾在中間碰到極寒或極熱環境,不被熱死就會被凍死,還有可能被餓死。這種情況下雙方會搶運各自戰友的尸體,照樣會被發現。如果此時趁著夜色逃跑,那真的成了雙方的活靶子,比逃兵的下場還嚴重。

等到戰火消停了,陣地的主動權完全被戰勝方掌握,那就要接受戰勝方的清理戰場。多國部隊都有打掃戰場的習慣,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繳獲戰利品,裝死偽裝可能會被識破,一旦被發現,痛快點的直接給「幾刀」,心狠的當成俘虜回去慢慢地折磨。

在古代秦朝的時候,士兵們除了收集戰利品,還用割鼻子、剁耳朵或割頭的方式來統計對方的戰死人數回營地論功請賞,如果這時對一個活人下手,場面可想而知會有多慘。

▲美軍在沖繩島作戰

有的軍隊為了方便,統統不留活口,為泄私憤采取「補刀」的做法,一具一具尸體瘋狂的再逐一檢查,最兇殘的便是日軍。二戰時期,美軍在太平洋戰爭中狠揍日軍時,日軍打不過起初學著裝死,等美軍從尸體跨過后,他們又詐尸似的從后面放黑槍。吃了虧的美軍也學聰明了,不管前方是死是傷,都會用機槍掃射。

▲美軍換防時,新部隊為保證陣地安全

會對陣地上的敵方尸體進行補槍

久而久之尸體上會出現一個窟窿

不過,也有說裝死有存活的。說的沒錯,只能說他命大。二戰時,美國一個叫約翰斯蒂爾的傘兵,降落時被掛在了教堂上,德軍發現后,給了一梭子子彈,腿部受傷裝死,幸運的躲過了一劫。后來他裝死的事跡被廣泛流傳,還獲得了表彰。

▲掛在圣-梅爾-艾格里斯中心的教堂頂端

裝死傘兵斯蒂爾人偶

裝死這種有損軍人職業道德的事,很多國家從組建以來一直反對,都在鼓勵士兵英勇無畏一往無前奮勇殺敵,直到戰死最后一名也不投降。

綜上所述,裝死將面對的是前有敵軍,后有督戰隊,中間有炮火的轟炸,士兵的踩踏,坦克的碾壓,無論怎樣裝,都不會逃脫己方和敵方的懲罰,在混亂情況下,最安全的方式不是靜止,而是不斷的移動,躲避危險,殺死擋路的敵人,反應靈敏,戰術靈活,更容易活下來,還能有立功的機會,與其裝死還不如不如一鼓作氣奮勇殺敵,這樣不僅有應變的能力還有集體的力量,存活的幾率自然會很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