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外星人來到地球,有人煞費了苦心

茫茫宇宙,人類是否孤獨?以時空之浩瀚,很難讓人相信,智慧的火花,無法在群星間複現。

對于存在外星文明的可能性,人類既憧憬又恐懼。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人類已經走上了「不歸路」。過去幾十年間,大量的信號被發往了星際空間。這些信號中有些是我們無意間洩露的,而有一些是有意和外星人打招呼的。甚至有一些在為外星人指路,將地球的座標扔進時空的汪洋大海裡,任其隨波逐流,期待有朝一日能夠被異星文明拾獲。

但要如何為外星人指路呢?太陽不過是銀河系上千億顆恒星中的一顆,地球更是如同一粒微塵。在銀河系中導航,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時空的尺度一旦呈幾何級增加,在人類眼中永恆的星空,也會呈現出其千變萬化的本質。貌似亙古不變的參考物,都會變得不可靠。

「先鋒」號探測器金屬板上的圖案。

有人通過向遠方發送強大的無線電波來證明自己的存在。這種方法最簡單,也最為直接。

和可見光一樣,無線電波也是電磁輻射的一種。無線電波不但被人類用以廣播,用作星際通訊手段也有其獨特的優點。宇宙中無線電波頻段上的背景雜訊,因能被廣泛存在于星際空間的氫和羥基分子大量吸收而顯得特別「寧靜」。用無線電波在宇宙中進行廣播可能會顯得特別「明顯」。1974年阿雷西博射電望遠鏡向距離地球約21000光年的M13星團發去了DNA分子結構,以及太陽系和人類的模樣。2008年,NASA又通過深空網路向宇宙發送了「甲殼蟲」樂隊的一整首歌曲。

但是無線電波存在一個問題,它過于分散。它更像是水面上的漣漪。抵達遙遠的星系後,它所攜帶的資訊會變得難以辨識。因此也有人提議用鐳射作為載體。偏振化的鐳射可以攜帶資訊,並可以抵達更加遙遠的遠方。但是鐳射又過于集中,我們必須事先知道哪裡有外星人,才能有的放矢。

除了發送電磁波,我們還可以向宇宙投擲「瓶中信」。最著名的星際「瓶中信」莫過于「先鋒」號的金屬板,以及「旅行者」號的金唱片和金盤。1972年升空的「先鋒」10號和11號各帶有一塊刻有一男一女人類形象,以及更多與人類和地球有關資訊的金屬板。今天它們已經飛出了太陽系,飛向了星際空間。不僅如此,人們還在「先鋒」號的金屬板,以及「旅行者」號的金盤上,用一種特殊的天體:脈衝星,為外星人標出了地球的位置。

脈衝星是某些恒星燃料耗盡後殘留下來的內核,它本質上也是旋轉的中子星,能夠通過兩極,向宇宙射出強大的電磁波束。由于自轉,它的波束在掃過特定區域時,看起來就會像燈塔一樣閃爍。不同的脈衝星自旋速度不同,但是脈衝週期卻極為精准。因此脈衝星可以被用來進行計時,以及空間導航。開發中的脈衝星深空導航系統可以用三角定位法,根據不同脈衝星的脈衝到達同一位置時出現的微小時間差,為飛行器提供極為精確的空間座標參數。

在「先鋒」號金屬板上,地球被一系列自旋速度不同的脈衝星包圍在中間,連線指出了它和這些脈衝星的距離。這樣只要外星人能夠在銀河系中找到相對應的脈衝星,就能按圖索驥,找到地球。

「旅行者」號的金盤。

但是脈衝星也不是萬能的。首先脈衝星的脈衝,只有從特定的角度才能看到。因此外星人即使撿到了「先鋒號」的金屬板,知道什麼是脈衝星,也有可能不知道這些脈衝星究竟在哪裡。

其次脈衝星的自轉速度也並非永恆不變。這些宇宙燈塔的閃爍會一點點慢下來,直到最後停止。幸運的是,這一過程十分漫長,理論上比智慧文明能夠撿到金屬板,並聯絡地球所需的時間長得多。當然,也一定要比人類文明能夠維繫的時間長得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