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支隊覆滅記——大佐帶兵直沖美軍陣地,最后求錘得錘全軍覆沒

1942年8月7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的陸戰一師登陸了瓜達爾卡納爾島,島上雖然有2940名日軍,可實際上絕大多數都是日軍朝鮮半島征調來的勞工,真正能有戰斗力的日軍滿打滿算都不足300人。這群日軍面對人多勢眾的陸戰一師那是連打都不敢打,在美軍于8月8日抵達島嶼北部倫加河平原的機場之前,就丟下機場和大批物資設備逃進了叢林,連自己剛做好的早飯都顧不上吃。

因為這些沒有精神的日本人跑得太快了,所以根本就沒有發出什麼消息,反倒是隔壁圖拉吉島的日軍在遭到美軍攻擊前發出了電報。

但是日本第17軍司令百武晴吉中將認為這不過是美軍的騷擾,所以沒有派出主力部隊前往增援瓜達爾卡納爾島,日本海軍中將三川軍一只能派了一支500多人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官兵乘坐兩艘運輸船在一支小型艦隊的護航下前往瓜達爾卡納爾島。 要不是三川軍一中將及時得到了偵察機的報告而命令其返航,恐怕其就要被美國海軍艦隊擊沉 。

瓜達爾卡納爾島如今已經易手,三川軍一只能帶領自己的第八艦隊前往迎戰美國海軍,在經過了一場薩沃島海戰之后,三川軍一擊沉美軍四艘巡洋艦和一艘驅逐艦,另重創一艘巡洋艦和兩艘驅逐艦,成功逼迫美國海軍艦隊返航澳大利亞,只留下陸戰一師約1.1萬人守在瓜達爾卡納爾島上。

對于日軍而言,這絕對是一個奪回島嶼的好機會,畢竟他們現在掌握著制海權和制空權,只要抽調足夠的兵力組成攻擊部隊,那麼陸戰一師的失敗只是個時間問題罷了。

但是此時日本陸軍的確掉了鏈子,百武晴吉私下看了半圈發現自己竟然是無兵可調的狀態。第17軍的主力目前都在新幾內亞和美澳聯軍廝殺,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將其抽調回來,更別提什麼要將部隊送往瓜達爾卡納爾島了。

在把自己的第17軍作戰序列看了一遍又一遍之后,百武晴吉悲觀地發現自己現在竟然只剩下第35步兵旅團和第4步兵聯隊可供使用,充其量還剩下一個一木支隊。

第35步兵旅團和第4步兵聯隊的兵力較多,日軍在拉包爾一帶又沒有足夠的運輸船只,想要在短時間內迅速將其調往瓜達爾卡納爾島是不現實的,能夠被快速調動的只有一木支隊而已。

考慮到目前戰事的緊張,百武晴吉也顧不得一木支隊只有3800多人的兵力,急令一木清直火速將部隊集結裝船,然后率領部隊前往瓜達爾卡納爾島進行部署,就算不能擊退美軍也要在瓜達爾卡納爾島上構筑可供后續部隊登陸使用的橋頭堡。

不得不說,百武晴吉的命令本身還是很正確的,雖然說他錯誤判斷了島上美軍的人數,卻還是做出了十分合理的安排。但是百武晴吉顯然對自己的部下不夠了解,他不知道一木支隊的指揮官陸軍大佐一木清直是何許人也。

曾經挑起七七事變的一木清直就和許多日本昭和馬鹿一樣,滿腦子都是侵略擴張的邪惡念頭,更狂熱地信奉武士道精神。這麼一個腦子有恙的家伙,百武晴吉指望他能夠按照命令行事,那實在是想得太多了。

一木清直這個人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當將軍,此前他曾認為自己的一木支隊有望在中途島戰役里建功立業,并能憑此功勞讓自己晉升為一名將軍,可中途島戰役的失敗打破了他的幻想,這不免讓他心生不滿和垂頭喪氣。

而如今百武晴吉命令他率軍前往瓜達爾卡納爾島,一木清直頓時就來了精神—— 一木清直認為島上的美軍必然是人數不多,最多也就兩三千人罷了,而他一木清直自認麾下的士兵個個都是日本的精銳之士,別說他帶足3800人,就算只帶1000人他也能擊敗美軍。

這一木清直可不是說說而已,而是實打實的打算帶小股部隊先行登陸瓜達爾卡納爾島,并立刻針對美國海軍陸戰隊展開攻擊。 而這一木清直為了能夠盡快趕往瓜達爾卡納爾島,僅僅攜帶了由917名士兵組成的先遣部隊分乘數艘驅逐艦趕往瓜達爾卡納爾島。

就這樣還不算完,或許是一木清直為了多騰點地方裝幾個士兵上去,因此他把自己的重武器和補給統統扔到了拉包爾,整個先遣部隊攜帶的糧秣彈藥僅夠7天之用。

得說這一木清直絕對是腦袋不正常,就算島上的美軍只有幾千人,那也不是他先遣部隊917人所能對付的,更別提他還把重兵器和武器都扔掉了,這還和美軍打個屁了?

可是一木清直不這麼想,他認為自己是「天下無敵」的戰神,手底下的士兵也都是身經百戰的勇士。不就是區區一個陸戰一師嗎?沒說得,上!

最終一木清直親率先遣部隊于8月18日在倫加河平原以東登陸,接著這一木清直就盤算起怎麼攻打陸戰一師的事情。

一木清直選的攻擊方向也是「別出心裁」——他計劃率領部隊橫穿叢林,在泰納魯河方向對美軍發起攻擊。用917人去攻擊美國陸戰一師1.1萬人,這一木清直看起來是病得不輕啊,當真是明白了「猶豫就會敗北」。

在8月20日晚上,一木清直就親率部隊向泰納魯河方向開始進軍,并在8月21日凌晨抵達了泰納魯河一帶,而他的對面就是由陸戰一師第1團守衛的倫加防御圈以東的防御陣地。

此時的一木清直算是騎虎難下,河對面的美軍陣地前到處都是鐵絲網和壕溝,后面還有大量的塹壕和火力點,如果強行進攻必然會損失慘重。

但是一木清直這個人腦袋比較憨憨,他相信日本的武士道精神能戰勝機槍大炮,遂命令部隊開始渡河作戰,力求能夠一舉擊潰美軍。

顯然,這個一木清直是不知道另外一句話——「果斷就會白給」,他這麼大大咧咧的進攻不遭到慘痛損失才有鬼呢。

看過美國連續劇《太平洋戰爭》的朋友們估計有印象,當時守在陣地上的都是劇中的主角團,什麼羅伯特·萊基、韋伯·康利、希德菲·力浦可都在這里呢,那可都是陸戰一師未來的狠人。

如今這些人正架著長槍短炮嚴陣以待,一木清直帶著自己那點可憐的兵力硬沖這群狠人的防線?嗯,雖然不能說是死定了,但也相差不遠了。其結果就是他剛發動攻擊,對面的狠人們就發現了他們,然后長槍短炮都招呼過來了。

這場戰役在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戰史里被稱作「泰納魯河之戰」,一木清直率領的先遣部隊是迎面撞上了美軍防御最堅固的位置,還沒等渡河成功就被密集的彈雨籠罩了。

美軍陸戰隊員們抄起步槍、沖鋒槍和機槍火力橫掃了他們不說,美軍的75毫米榴彈炮和105毫米榴彈炮也對準他們瘋狂開火。

可憐的日軍士兵竟然沒有幾個能沖過河去的,絕大多數都倒斃在了河水之中,戰況已經不能用慘烈來形容,而應該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一木清直這次可算明白了美軍是什麼戰斗風格,無有其他,唯火力充足。一木清直率領的先遣支隊被殲滅了個七七八八,逃入叢林者不足百人。 至于一木清直本人的命運則相互沖突,有說他在沖鋒時被打成篩子的,也有說他是負傷逃離后自覺羞愧而切腹自盡的,反正陸戰一師在第二天打掃戰場的時候沒找到他的尸體,就找到了一把不錯的軍刀,估計是一木清直留下的。

只能說一木清直應該改名為「一木白給」,畢竟這一波操作只能算作是千里送人頭,其余什麼評價都不會留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