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異族的榮耀——衛國戰爭中鮮為人知的「蘇聯英雄」

偉大的衛國戰爭中,榮獲「蘇聯英雄」稱號者共11635名。從民族成分上看,以俄羅斯人最多,共8182名;其次是烏克蘭人,共2072名。蘇聯境內各民族基本都有榮獲「蘇聯英雄」者,較少的如韃靼人有161名,猶太人108名。甚至連遠東的雅庫特人、布里亞特人都有自己的「蘇聯英雄」。對于入侵者來說,他們都是一群令人膽寒的東方異族……

遙遠的蘇聯遠東地區,常年冰雪覆蓋。那里的居民生來就要與嚴酷的自然環境搏斗,人人都有一手打獵的好槍法。有這樣一個雅庫特獵人,名叫費奧多爾·奧赫洛普科夫(Fyodor Ohlopkov),1908年出生于雅庫特社會主義蘇維埃共和國。1941年9月,衛國戰爭爆發后,他和弟弟瓦西里應征入伍。兩兄弟離開家鄉的集體農莊,走了將近一個星期才到最近的火車站報到。隨后,他們被分配到第234步兵團服役。剛剛坐軍列抵達莫斯科,兄弟兩人馬上被派往前線。

費奧多爾·奧赫洛普科夫

兩人在前線經歷了多場殘酷的戰斗,費奧多爾的弟弟倒在了德軍狙擊手的槍口下,死在了哥哥懷中。費奧多爾發誓為弟弟報仇,也拿起了狙擊步槍。戰前他就是一名富有經驗的獵手,根本不需要訓練。到1943年3月14日,他的狙殺紀錄已經達到147人。

奧赫洛普科夫中士經常奉命執行定點清除德軍狙擊手的任務。這是生死一線的危險游戲,需要耐心、機警、快速的反應和鋼鐵般的神經。在游戲中落敗,獎品只能是一枚子彈和當場死亡。幸運的是,這位雅庫特狙擊手每次都是游戲的贏家。1943年10月的最后一周,他宣稱干掉27個德國人。1944年1月13日,他的宣稱狙殺紀錄達到309人。死在他槍下的德軍數量還在不斷攀升,蘇聯紅軍的報紙用醒目篇幅對他的顯赫功績進行了報道。不同于其他狙擊手習慣打身體軀干和胸部,狙擊手雅庫特專門瞄準德國人的腦袋。有人好奇地問他為什麼,他說:從前在老家打松鼠習慣了——它的大小和人腦袋差不多!

畫家筆下的雅庫特狙擊手費奧多爾·奧赫洛普科夫

由于極富獵人的敏銳直覺,奧赫洛普科夫還受命指導年輕的狙擊手。他一般每次帶一個新狙擊手一次行動,言傳身教這門殺人的藝術。他常常告誡新狙擊手:要形成一套自己的技巧,不要刻意模仿他人,一定要掌握偽裝的技術,在摸清地形和做好撤退預案之前千萬不要貿然進入不熟悉的區域活動等等。

1944年6月23日,奧赫洛普科夫中士參加了解放維捷布斯克的戰斗。戰斗中他胸部中彈,又從鬼門關走了一遭。這是他第十二次負傷,讓他的狙擊手生涯畫上了句號。他長期在醫院中接受治療,于戰爭結束后退役。

按照官方檔案中確認的戰果,費奧多爾·奧赫洛普科夫中士在衛國戰爭中的宣稱狙殺紀錄為429人。其實,他用機槍也是高手,上級形容這個雅庫特人用機槍成片掃倒德國人就跟農民用鐮刀割草一樣。一直有人認為,奧赫洛普科夫的殺敵紀錄能達到上千人。

作為紅軍中的頂尖狙擊手,蘇維埃的最高榮譽卻三番五次地與他失之交臂。終于,1965年5月6日,奧赫洛普科夫被授予「蘇聯英雄」光榮稱號。三年之后,他于1968年5月28日去世。

1943 年冬天,身穿雪地偽裝服的狙擊手費奧多爾·奧赫洛普科夫

瓦西里·哈里納耶維奇·哈塔耶夫(Vasily Kharinaevich Khantaev)是布里亞特人的驕傲。哈塔耶夫1924年8月出生于東西伯利亞伊爾庫茨克州的一個小村莊,少年時代一邊幫父母干農活一邊上學。畢業之后,他在一家運輸公司當記賬員。衛國戰爭爆發,哈塔耶夫主動參軍。1942年8月,他以炮兵的身份奔赴前線,參加了庫爾斯克戰役。

1943年7月10日,他在前線負傷。給父母的家書中,他寫道:「在偉大的庫爾斯克戰役中,我擦破一點皮。很快我就能恢復如初,重返前線。不用多長時間,我們就可以把法西斯侵略者從我們的土地上趕出去。」傷愈歸隊之后,他相繼又參加了解放烏克蘭和波蘭的戰斗。

哈塔耶夫隨部隊打到了柏林郊區。作為一個76毫米反坦克炮組的指揮員,他的炮組里有布里亞特人、俄羅斯人、烏茲別克人和白俄羅斯人。炮組在柏林郊外初次上陣,從一處開闊陣地上擊毀了兩列德國蒸汽機車,消滅了藏在里面的6名德軍狙擊手。

1945年4月26日,哈塔耶夫炮組摧毀了11處隱藏在住宅和公寓樓里的德軍火力點。在逐屋的巷戰中,為避免誤傷自己人,哈塔耶夫炮組不能再打炮了。哈塔耶夫索性抄起沖鋒槍,高喊「前進!一切為了祖國!」率戰友們沖向了敵人。戰斗中,哈塔耶夫一個人擊斃了9名肩扛「鐵拳」反坦克火箭筒的德國兵,為紅軍坦克和步兵的前進開辟了道路。打到這一步,還遠遠不算完。

當時,蘇聯紅軍部隊要穿過柏林市區一處主要廣場,卻被敵人猛烈的火力擋住了去路。哈塔耶夫炮組奉命去敲掉敵人的火力點。他們的第一發炮彈打掉一輛德國坦克,卻暴露了炮組的位置。德軍用手榴彈回擊,炮組成員除哈塔耶夫外全部犧牲。哈塔耶夫上士頭部負傷,他堅持一個人操作反坦克炮,又打掉一輛德國坦克。這時,第三輛德國坦克繞過街角,打算從背后攻擊哈塔耶夫的反坦克炮位。危機之中,一些紅軍步兵趕來幫忙,將反坦克炮調轉方向。反坦克炮與坦克正面對決,哈塔耶夫搶先開炮,擊毀了第三輛德國坦克。

戰斗一刻不停,兩輛德軍裝甲車沖向哈塔耶夫的炮位,一門德國防空炮也發瘋似地向他射擊。哈塔耶夫獨自裝填開炮,步兵們幫忙搬運傳遞炮彈。他準頭極佳,接連擊毀了敵人的裝甲車和防空炮,掩護紅軍坦克占領了廣場。

晚年的瓦西里·哈塔耶夫,注意胸前的蘇聯英雄勛章

5月1日,哈塔耶夫的反坦克炮在步兵的掩護下殲滅了一支德軍縱隊,擊毀了隊伍里的4輛裝甲人員輸送車、9輛搭載「鐵拳」的汽車以及7輛摩托車。柏林戰役期間,哈塔耶夫共消滅了超過三個連的德軍,單獨俘獲49名德軍,其中還有一個人民沖鋒隊的地區總隊長!第3近衛坦克軍軍長雷巴爾科中將親自推薦這位年輕的布里亞特人上士立功受獎。1945年5月27日,瓦西里·哈塔耶夫被授予「蘇聯英雄」光榮稱號,成為衛國戰爭中5名榮獲金星勛章的布里亞特籍紅軍戰士之一。

戰爭結束后,哈塔耶夫成了一家國營農場的場長,后任蘇聯科學院烏蘭烏德分院總工程師。他于1991年去世。

類似這樣來自不同民族的「蘇聯英雄」稱號獲得者,在衛國戰爭中還有許多許多。比如米哈伊爾·加霍基澤(MikhailGakhokdze),格魯吉亞人,塞瓦斯托波爾保衛戰中蘇聯紅軍第386步兵團下士。1942年6月11日,他率4名戰士去增援一個即將被德軍打垮的排,接應這個排撤退。他擊斃一名德軍,倒轉德軍的MG42輕機槍,沖著蜂擁而來的德軍士兵猛烈射擊。

眾所周知,MG42機槍每分鐘射速可達1500發子彈,承擔了德軍步兵班70%的火力。加霍基澤用這挺MG42機槍射殺了40多名德軍,阻止了德軍的進攻,成功將這個排帶了回來。1942年6月20日,加霍基澤被授予「蘇聯英雄」光榮稱號。他活到了戰爭結束,戰后一直生活在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1972年12月31日去世。

畫家筆下用機槍收割德軍的米哈伊爾·加霍基澤

類似這樣的敵后英豪,衛國戰爭中還有很多。比如迪米特里·尼古拉耶維奇·梅德韋杰夫(Dmitri NikolaevichMedvedev),他是德軍始終抓不到的一條「大魚」。梅德韋杰夫1898年出生于布良斯克州,1920年加入布爾什維克黨,一直從事情報工作。1936-38年他曾駐外兩年,一般認為是參加了西班牙內戰。然而大清洗爆發,梅德韋杰夫被召回國內接受審訊。他僥幸沒在大清洗中被處決,但1939年還是因政治問題和嚴重的背傷而被迫退休。

衛國戰爭爆發后,梅德韋杰夫被召回一線。他組織起18支敵后偵察和破壞分隊,并以自己名字「迪米特里」(Dmitri)的昵稱「米蒂亞」(Mitya)來命名這個游擊隊組織。1941年9月15日,「米蒂亞」游擊隊首次出擊,成功伏擊了一支德軍車隊,擊斃車隊中的德國高級軍官一名。德軍展開報復,處決了數百名當地平民。殊不知,這樣一來激起了當地居民的強烈愛國心,大量青壯年紛紛投靠至梅德韋杰夫麾下,兩周之內「米蒂亞」游擊隊的規模擴大了三倍。在他的努力下,布良斯克、奧廖爾、莫吉廖夫等州相繼組建了游擊隊,德軍的運輸線不斷遭到襲擾,用于指示轟炸目標的情報源源不斷提供給蘇聯紅軍。

迪米特里·梅德韋杰夫

梅德韋杰夫還不滿足于這些工作,他又受命領導敵后更大規模的游擊隊組織「勝利者」。1942年6月,梅德韋杰夫跳傘空降到敵后,結果背傷復發。忍著傷痛,他指揮「勝利者」游擊隊在羅夫諾周邊開展活動。梅德韋杰夫安插進羅夫諾城里德國占領軍乃至駐當地德軍情報機關的眼線達100多人,他每天向莫斯科發送三四次情報。他先后指揮游擊隊向羅夫諾的德軍發動了120多次襲擊,給德軍造成重大損失。1944年11月5日,迪米特里·梅德韋杰夫被授予「蘇聯英雄」光榮稱號。

戰爭結束后,迪米特里的精力轉向社會工作和寫作。1954年12月14日,迪米特里逝世,安葬于莫斯科。時至今日,在莫斯科和布良斯克都有他的紀念碑。

紀念迪米特里·梅德韋杰夫的郵票

而更加為后人所銘記的敵后英雄,當以白俄羅斯游擊隊員馬拉·卡澤伊(Marat Kazei)為代表。卡澤伊1928年10月生于白俄羅斯明斯克地區的斯坦科沃村,戰爭爆發時剛要升入五年級。1942年11月,卡澤伊加入白俄羅斯游擊隊的「十月革命25周年」支隊,擔任偵察員。1944年5月11日,卡澤伊在克羅梅斯科耶村執行偵察任務時,隊伍被敵人發現。經過激戰,游擊隊員們寡不敵眾,全部犧牲。15歲的卡澤伊打光了子彈,奮力扔出了一顆手榴彈,將第二顆手榴彈留給了自己。

畫家筆下的馬拉·卡澤伊

明斯克的馬拉·卡澤伊紀念雕像

由于從事偵察工作,卡澤伊這樣的事跡往往難以被記入檔案。1965年5月8日,衛國戰爭勝利二十周年之際,馬拉·卡澤伊被追授「蘇聯英雄」光榮稱號。明斯克至今立有卡澤伊的紀念雕像,該雕像由白俄羅斯的少先隊員捐資建造。15歲的卡澤伊是歷史上第二年少的「蘇聯英雄」獲得者,僅次于14歲的瓦倫丁·亞歷山德羅維奇·科季克。

同樣壯烈的英雄,還有衛生員安納托利·亞歷山大洛維奇·科科林(Anatoli AlexandrovichKokorin)。他1921年生于諾夫哥羅德地區的波洛維奇村,1940年從醫科學校畢業,參軍從事醫務工作。衛國戰爭爆發后,科科林被分派到蘇聯紅軍北方面軍內務人民委員會部隊第21摩托化步兵師第14步兵團擔任衛生員。

畫家筆下的安納托利·科科林犧牲前的一刻

1941年8月8日,科科林在激戰中奮不顧身搶救了6名傷員。他將傷員一一拖到安全的地方,止血急救,讓戰友們將傷員后送。這時德軍突然發動反擊,科科林中彈負傷。他靠在樹上,眼睜睜看著德軍士兵朝自己走近。科科林從身上拿出手榴彈,藏在醫護包后面。幾個德軍士兵圍過來查看科科林的死活,科科林突然拉響手榴彈,跟幾名德軍同歸于盡。1941年8月26日,安納托利·亞歷山大洛維奇·科科林被追授「蘇聯英雄」光榮稱號。他是衛國戰爭中首批被授予「蘇聯英雄」稱號者之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