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軍老帥預見未來,卻被無情冷落,10年后蘇聯頓悟:蘇軍確實落后

1991年1月16晚,在中東地區的波斯灣,美國航母艦隊蓄勢待發,航母甲板上的幾百架飛機加滿油掛好彈,隨時準備出發。

次日凌晨1點,距離北約的空襲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在蘇聯首都莫斯科,戈爾巴喬夫正在緊張地打電話到巴格達。

戈爾巴喬夫要駐伊大使最后再找找薩達姆,無論如何要讓薩達姆抓住最后的機會撤軍,否則玉石俱焚。

但薩達姆得到戈爾巴喬夫的消息后,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把蘇聯最高領袖晾在一邊。

戈爾巴喬夫拉下面子,親自打電話讓手下求人,足以看出他對伊拉克局勢的關心。

但千萬別以為戈爾巴喬夫真的心疼伊拉克和薩達姆,他自己也知道薩達姆是戰爭瘋子,遲早會被收拾。

戈爾巴喬夫真正擔心的是這場戰爭本身,美軍的信息化戰爭改革已經完成,一旦美國開始這場大秀,展示超越時代的軍事實力,在危機中掙扎的蘇聯各階層可能會失去信心。

果然如戈氏預料的,海灣戰爭不到一年,蘇聯就轟然倒塌。

后來國際上普遍認為:海灣戰爭這場局部沖突不僅打垮了伊拉克,也間接促成了蘇聯的解體。

美國的信息化戰爭打法震驚世界,在海灣地區的世界各國觀察員們看得目瞪口呆,當年在前線的蘇聯觀察員直接判定: 「蘇軍已經落后美軍20年。」

那麼在30年前的海灣,美軍為什麼能震撼蘇聯大軍?蘇聯政府在戰爭時作何反應,蘇聯紅軍又有什麼舉動?

當時的蘇軍真的不懂「信息化戰爭」,還在用二戰打法嗎?

一、「從天而降的掌法」,消滅了鋼鐵洪流

要明白海灣戰爭為什麼對蘇聯如此震撼,就需要先了解美蘇軍隊的體系和戰術特點,而這些東西都來源于第二次世界大戰。

當時,二戰已經過去了幾十年,但是它對世界的影響仍未結束。尤其是對二戰最大的兩個勝利者——美國、蘇聯而言,二戰就是美蘇爭霸的開始,也是美軍、蘇軍各自特點的成型期。

而在二戰后,隨著美國和蘇聯劃定了勢力界限,也確定了自己軍隊的主要戰爭方式。

二戰的蘇聯在陸戰里硬抗德國法西斯,蘇聯陸軍體量世界第一,機械化大軍團作戰爐火純青,裝甲力量,炮兵力量世界第一。

而美國二戰里主要時間都在打日本,戰場在太平洋,海軍和空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所以美軍戰斗機性能、轟炸機載重、防空武器精度是世界第一。

美蘇兩國的軍隊在二戰中的這種偏重,決定了兩國在冷戰時期的戰術和軍力配置。

冷戰時期,蘇聯仍然在準備歐洲和東亞的大平原決戰,大集團軍群突擊,空軍飽和轟炸,最后鋼鐵洪流洗地是夢幻戰術。

美國則依然統治著海洋,十幾個航母艦隊遍布全球,性能優異的戰艦,先進的戰斗機、轟炸機、偵察機是主要武器。

于是,在冷戰的幾十年里,美蘇各有長短,彼此劃定軍事界限。

蘇聯在歐洲的強勢無人能敵,只要克里姆林宮一聲令下,蘇聯陸軍一周之內就能解放歐洲。

而美國也有充足的自信,在常規戰爭里,美國海軍不會喪失制海權,強大的空軍也能保證一些沿海地區的制空權,不讓蘇聯人為所欲為。

正是這種互相角力的態勢,維持了美蘇之間的平衡,但是在海灣戰爭里,美國的信息戰打破了這一平衡。

在戰爭中,美國的海軍和空軍在計算機系統加持下,對傳統機械化陸軍有了碾壓級的毀滅能力,精確制導武器能「滅敵于千里之外」,電子戰飛機和預警機控制空域,己方的戰斗機能幾乎無傷地打贏空戰。

但要知道,90年代的伊拉克可不是路人甲。

這個國家有中東最大的蘇式機械化陸軍,軍隊總人數超過100萬,有蘇式坦克和裝甲車上萬輛。

此外,還有法國、荷蘭、蘇聯的先進火炮3000多門,大量MIG23、25、29以及SU27等蘇式戰機,地面防空系統和蘇聯防空飛彈為主,活脫脫是個中東小蘇軍。

蘇聯自己都承認,伊拉克軍隊約等于一個蘇聯大軍區。

但就是這麼一個中東第一軍事強國,在北約聯軍狂轟亂炸下卻毫無抵抗之力。

7天內,伊拉克國防系統癱瘓,包括最高指揮中樞在內的全國軍事設施無一幸免,科威特前線的50萬大軍不到一個月就被消滅50%。

美國一套「從天而降的掌法」消滅了蘇式的鋼鐵洪流,戰斧飛彈和制導炸彈、空地飛彈毀滅了一切頑抗之敵。伊拉克軍隊不得不躲入地下隱藏實力,最后在聯軍地面掃蕩中被各個擊破。

蘇式武器、蘇式機械化戰術被美國碾壓,蘇軍的「鋼鐵洪流」失去意義。冷戰的軍力平衡被打破,全世界都被震撼了,蘇聯人也不例外,人類的戰爭模式已經迭代!

但當時的蘇聯已經自身難保,只能眼睜睜看著海灣的余波沖向自己。

二、蘇聯搖搖欲墜,蘇軍回天乏術

美國和伊拉克的這場沖突結束后,蘇聯政府和軍隊都有不同的意見。

蘇軍一些高層將領拿出了戰爭的研究報告,指出兩國的差距,建議政府改革軍隊,而且是刻不容緩的大力改革。

但蘇聯政府完全聽不進去,因為政界把精力全花在了阻止戰爭上,美國、伊拉克、歐洲卻都不聽。

當戰爭結束后,蘇共已經選擇躺平,外界如何都不重要了,國內的事務就足以摧毀蘇聯政府。

1990年末到1991年初,這是蘇聯最為掙扎的歲月,蘇共正在為國內的經濟情況焦頭爛額。從1979年到1989年的10年阿富汗戰爭里,蘇聯也耗盡了最后的國力。

在國際社會的封鎖和國內的軍力消耗下,80年代后期,作為堂堂的世界超級大國,蘇聯居然連駐阿蘇軍10萬人的后勤都難以保障,簡直回到了蘇德戰爭時期。

1990年初,蘇聯政府很多官員出行都不坐車了,不坐車不是因為沒油,而是怕被老百姓砸車窗。

因為當時蘇聯正在「鬧饑荒」,城市大量缺乏必要的生活物資,人民排的長隊經常超過百米,阻斷道路。蘇聯官員時常坐車穿行隊伍,有的地方鬧出了沖突事件,百姓怨聲很大。

在1991年,蘇聯的GDP下降15%,財政虧空幾千億盧布,還有借的外債1000多億美金在催款,國家已經基本無法運轉。

戈爾巴喬夫在當時是歐洲著名的「伸手黨」,每次出訪某個國家,絕對會伸手要錢。整個歐洲這里掏5億美金,那里掏10億美金貸款給蘇聯,蘇聯用這些東西采買物資運回國內,其凄慘的狀態令人嘆息。

蘇聯政府這麼慘,蘇聯紅軍也跟著受罪。

蘇軍在90年代也遇到了很多問題,包括軍隊訓練松懈,裝備陳舊,指揮層僵化等問題。

但是在蘇軍高層,參謀部的大將和元帥們沒有放棄聯盟和紅軍,他們仍然在研究海灣戰爭,寫報告,做對策。

蘇軍研究認為:伊拉克軍隊裝備水平等于蘇聯后方二線部隊,只有共和國衛隊有歐洲蘇軍的實力。而伊拉克軍隊的潰敗,有很大一部分是伊拉克自身的原因,不代表蘇式軍事體系的垮塌,只要銳意改革,紅軍還是世界頂級的。

伊拉克軍隊對于這種以制導武器為主的作戰方式非常生疏,這不怪他們,因為全世界都沒有這方面的一手經驗。

而根據蘇軍統計,伊拉克軍隊前期被轟炸消滅的部分只有8%,大部分傷亡出現在撤退重整戰線時期,這時候很多士兵逃離作戰崗位,讓美軍追殺。

因此,蘇軍高層認為,面對美軍的信息化空地一體戰,蘇聯原有的戰術太過落后,要精簡軍隊的指揮架構,增加空軍的制導武器比例,增加前線部隊空軍和陸軍的信息互通。

在這些蘇聯軍事家們看來,美蘇之間差距不小,但是這個差距還沒大到不可挽回。

然而,當蘇軍的報告送到了克里姆林宮,戈爾巴喬夫看到「改革」兩個字,立刻就把這份報告丟在了腦后。

畢竟,「改革」這兩個字對1991年的蘇聯太過沉重了,政界已經失去了對國家的控制,蘇聯要解散了。

三、被認為落后的蘇軍,其實最早提出「信息化戰爭」

在1991年蘇軍參謀部開會時,各位帥應該會嘆息,當年蘇聯本來走在信息化作戰的前列,但是因為內部的阻撓,讓這個信息化改革胎死腹中。

當年要求蘇聯軍隊向「信息化」邁進的人,就是前蘇聯紅軍參謀長奧加爾科夫元帥。

奧加爾科夫元帥是工兵出身,后來在進入蘇軍領導層后,一直致力于對武器裝備的研究和戰術的改進。

鑒于在20世紀70年代,美軍在越南戰爭里率先使用制導武器,其作戰效率是以往無制導武器的幾百倍,曾出現過10顆制導炸彈頂10000噸常規炸彈的戰例。

奧加爾科夫就在70年代末組織了「蘇聯未來戰爭研究組」,深入分析了越南戰爭的情況,認識到以制導炸彈、巡航飛彈為代表,未來計算機會在武器裝備里發揮重要作用。

他指出必須以此為核心,為軍隊進行信息化改革,打破蘇聯軍事思想求量的傳統。

同時,他還倡導蘇軍縮小部隊的體量,較少武器的產量,但提高武器的精度,讓單位作戰部隊戰斗力更高。

這樣不僅能減少國防預算,還能強大蘇軍。

奧加爾科夫在1982年向蘇共的報告里就說:「在核武器時代來臨之后,世界軍事界還未有如此劇烈的革命,這次革命以定位系統和探測裝置為表,以計算機技術為里,能讓常規戰爭爆發出核戰一般的威力。」

奧加爾科夫元帥的改革在當時看來具有前瞻性,甚至比美國還要先進10年。但可惜的是,80年代的蘇聯有兩個問題:

第一是因為阿富汗戰爭而財政枯竭,沒有財力去推進改革;

第二則是蘇軍內的既得利益者們阻撓改革。

蘇聯社會的流動性較差,軍隊養育著一個龐大的社會特權階層——軍屬。

一旦為軍隊消腫,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人就會丟掉特權,落入平民階層。因此,當看到改革涉及了自己的利益時,蘇聯軍隊內部的聲音就出奇地一致:反對。

最后,奧加爾科夫改革只做了一些「合成軍」的試點,沒能徹底推行,他本人甚至被排擠出了蘇軍高層,發放到了地方軍區做司令。

此后蘇軍因循守舊,還是像勃列日涅夫時代一樣,造潛艇,造轟炸機,想著打世界大戰。

然而,美國人卻悄悄從蘇聯軍改里吸取經驗,從奧加爾科夫的思想里得到啟示,開始學習「信息化空地一體戰」,最終在海灣戰爭里震撼世界,也間接打碎了蘇軍的信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