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下座道歉也沒用!安保費每年2.4億日元,為何現場警衛只耍出了「王八拳」

引發軒然大波的7月8日日本前首相、自民黨首領安倍晉三遇刺事件,昨日又被扒出了更多的細節。除了引起熱議的槍手山上徹也的作案動機、以及部分媒體爆出的、頗具陰謀論色彩的「安倍的演講是臨時決定的」,不少媒體的焦點,都集中在了集會現場的安保措施上。

據報,安倍晉三每年的安保費用,「高達2.4億日元」,那麼這個「2.4億日元」的安保,大概是個什麼水平?怎麼花了這麼多錢的安保,卻依然沒有保住警衛目標的安全呢?

遇刺現場安保堪憂

安倍晉三遇刺之后,小編也仔細看了不少現場的影片,看完相關影片之后只能說:安倍晉三遇刺之時的現場警衛,場所控制近乎空氣,人員站位如同漏勺,反應速度緩慢,訓練水平實在堪憂,根本配不上日本這G7級別的國家水平。

先說場所控制好了,事情出來之后,不少人都在抱怨、或者說陰陽怪氣。說安倍晉三演講的時候,居然把演說地點選在大馬路上、而且是在一個人來人往的、附近都是中層建筑、地形異常復雜的十字路口,認為在這種地方演講,「最起碼應該把人都趕走」、「高層建筑都清空」,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這當然算是場所控制的一種,但是,這種控制未免過于極端,且控制成本高得嚇人,畢竟你要把所有的高層建筑人都趕走,而且還要控制十字路口,這得派出多少警力去一一盯防?警衛也是要考慮效率和社會成本的,實際上,幾乎沒有什麼警衛任務,能夠做到這種理想的「把人都趕走」。

遇刺現場的位置

當然,在無法趕人的情況下,警衛工作、包括警衛目標展開的社會活動,都要進行適時地「變招」,以求達到比較好的場所控制效果。還是以安倍晉三和日本首相一級的警衛為例,其實類似于安倍晉三這種卸任后繼續上街演說的日本前首相,在日本政治家里邊為數不少。

比如事發后有人扒出來的,菅直人、野田佳彥等前首相上街開展政治活動、而且還沒幾個聽眾的照片。但是,從這些照片里能夠看到,這些政治家選擇的演說地點,幾乎沒有在四通八達的十字路口演講的。有選擇在一棟窗戶處于關閉狀態的大樓前演講的,有選擇在一堵圍墻下面演講的,還有選擇在捷運站附近演講的。總之在演說人最為脆弱的后背部位,有個依托,這樣主要警衛方向只有一個,不至于出現這次安倍晉三被人背后突襲的情況。

如果是政治家執意要求,或者客觀情況不允許,必須在十字路口等社會情況復雜、警衛方向繁多的地點展開政治活動,那麼,現場警衛的人員站位就非常重要了。

我們以負責美國總統一級警衛的聯邦特勤局為例,在美國總統、副總統等國家高層展開公開活動時,安保一般分為兩到三層:最外層是負責活動現場外圈的外層警衛,主要由活動地點的縣警和聯邦警察組成,負責社會面警戒;中層是負責活動現場內部的中層警衛,主要由聯邦警和特工處組成,負責現場控制;內層則是貼身跟隨警衛目標行動的貼身警衛。

每一層警衛承擔的任務不同,警衛強度和聯絡方式也不同:比如外層警衛要求外松內緊,主要觀察活動外層有無異常情況,比如不合時宜打開的窗戶,停在奇怪位置上的車輛等等;中層警衛主要觀察活動現場內部有無異常情況出現,如神色緊張、遮擋面部、拿著包裹的人等等。

從這里來看就能發現,安倍晉三遇刺時的警衛,不僅在場所控制方面粗疏大意,在人員站位方面更是不合格,別的不說:

一是根本沒有發現安倍的警衛是分層次展開的警戒占位。盡管奈良縣警事后告訴媒體,他們在活動現場外圍派出了一些當地警察本部的縣警,但這些縣警肯定沒發揮出應有的作用,不然不至于讓山上徹也就這麼走到了離安倍這麼近的地方;

二是中層和貼身警衛似乎全程失職。有影片顯示,山上徹也在安倍身后逗留了足足五分鐘以上,不知道是在進行內心的思想斗爭還是在尋找機會,那把土造雙管槍就那麼直接掛在他的腰間,現場所有警衛只要一抬眼就能看見,居然沒人想到上前詢問檢查一下;

三是貼身警衛的占位近乎漏勺,我們還是從G7級別的國家領導人警衛來看,無論是美國,英國還是法國領導人,還有最近如日中天的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貼身警衛最起碼應該確保形成防護弧線,確保多向視野,關鍵時刻能夠立即將警衛目標包夾在中間。

結果,負責警衛安倍晉三的東京警視廳警保課,在安倍晉三身后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警衛空檔,正好給了山上徹也開槍射擊的空間,而且所有貼身警衛的視線居然都盯著前方和側方,這導致山上徹也都開了第二槍,絕大多數警衛還處于徹頭徹尾的一臉懵狀態,在尋找聲音來源,說真的,東京警視廳警保課這警衛水平,簡直是堪比業余。

里根遇刺現場

而從人員反應速度和訓練水平來看,那就更不用說了,還是以G7級別的警衛安保為例說明,比如1981年3月30日美國總統里根遇刺事件,槍手欣克利在2秒之內使用左輪手槍連開六槍,但當槍聲一響,緊跟里根總統的白宮特工處主任帕爾立即撲到里根總統身上掩護。

開到第三槍的時候,特工們已經七手八腳地將里根總統推進了防彈轎車,第六槍剛剛開完,特工們已經控制了槍手欣克利,甚至還有特工從手提箱里取出了一支UZI沖鋒槍展開警戒,避免槍手有同伙殺人滅口。整個過程,包括保護總統、推里根上車、控制欣克利,不超過五秒鐘,在記者拍攝的影片里看就像是同一時間發生的事情一樣。

日本警保上去一頓王八拳伺候

相比之下,保護安倍晉三的日本警保特工們,一個個反應速度猶如慢動作,安倍晉三都中槍倒地了,特工的防彈公文包都沒有完全打開,還能給槍手從容逃跑的機會,追上去擒拿的特工跟山上徹也在大街上上演了全武行。從拍攝的照片來看,擒拿動作猶如王八拳,要知道山上徹也的身體并不強壯,要是換成個壯漢,搞不好警保特工能被揍一頓。

日本警察職業能力太差

總的來看,小編的觀點,負責安倍晉三警衛的警視廳特工,包括「據說」派出了外圍警戒力量的奈良縣警,有一個算一個,直接在皇居外邊土下座算了。但是,這也并不意味著,此次安倍晉三遇刺,在警衛人員這一邊有什麼陰謀論之類的,比如警衛人員得到了「上層」的授意、故意放水,或者警衛人員和槍手互相串通等等陰謀論戲碼。

認錯第一名

畢竟,以小編對日本警察的了解,日本警察業務能力差是聞名世界的,尤其是大名鼎鼎的各區警察本部刑事部搜查課,看起來應該是個精兵強將的單位,但是就連美國聯邦調查局都經常性質疑日本刑事警察的偵查水平。

比如1968年12月10日東京都發生的信托銀行國寺分行3億日元大劫案,趕來的警視廳刑事部搜查官們把現場搞得一塌糊涂,其中一頂據說是嫌疑人戴過的帽子,居然被在現場的日本警察拿來爭相試戴(什麼蜜汁操作),結果微量生物檢材被全部破壞了;又如2009年5月1日發生的名古屋中國留學生林振華殺人案,趕到現場的日本交番警(其實就是派出所)居然分不清楚兇手和被害人,把還在現場逗留的林振華當成了被害人一陣安撫,結果給了林振華趁人不備從容逃脫的機會。

再說,安倍晉三的這2.4億日元的安保費用,看著挺高,其實也不算太高。畢竟,一個日本警察的年均收入,高達700多萬日元,這2.4億日元其實也就夠支付35個日本警察一年的工資。而安保工作可不僅僅是要支付工資,你要保證24小時全天候安保,最起碼要安排三組人馬,還要購置相應的安保設備,為了保障這三組人馬的衣食住行,又要付出一大筆開銷。這還沒有算政治人物要出行,要參與公開活動,需要和當地縣警聯系,由當地縣警進行外圍警戒所需要付出的另外費用等等。

從這個角度來看,安倍晉三這次陰溝里翻船,被刺客開槍打死,在小編看來跟陰謀論沒什麼關系,單純是警衛資源不足,日本警察水平堪憂綜合導致的結果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