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淵被逼退位,想出一計報復李世民,著實讓李世民頭疼

說起「盛唐」,多數人會認為李世民就是唐朝的開國皇帝,其實不然,唐朝的開國皇帝是李世民的父親,也就是被稱為史上最沒有存在感的開國君主,即「李淵」!

李淵,出身名門望族,年幼喪父,很早就世襲了其父的爵位,即「唐國公」。

要說隋朝時期,身為皇室的楊家對李家還是不錯的,李家在楊家的庇護下也是高官厚祿,可以說是賺的盆滿缽滿。

隋朝后期由于楊廣的統治,全國上下鬧起了農民起義,起義的火燒遍了全國。李淵在此時也想分一杯羹,于是就帶著兒子們起兵了,這也就有了 「太原起兵」的故事。

在歷史上,有人說李淵此舉不仗義,李淵和楊廣本是表兄弟,其外公都是獨孤信,李淵在此時起兵多少就有些不講究了。

可話說回來,隋朝拿的天下也沒干凈哪去。李淵如果不起兵,到最后恐怕要給楊廣陪葬了。那時候想吃肉得趁早,畢竟當皇帝的事情,誰都想!在利益面前,親情多少有些蒼白了!

李淵起兵的時候,自己的兒子都不小了,其中最能干的就是李淵家的二小子,也就是我們都知道的唐太宗李世民!

兒子能干,老子就能享福,所以李淵在起兵之后,大部分時間都是享福的,帶兵打仗的事自己一般不摻和,都交給李世民了!

李世民的能干是有目共睹的,在李淵起兵之后,李世民為了家族大業可謂是一馬當先,整個集團的軍權都掌握在李世民的手里。有了軍權之后的李世民,不是在打仗,就是在去打仗的路上。

自打李淵起兵以后,李世民先是擊敗了隴西的李軌集團,然后就是拿下了西秦的薛舉父子,打薛舉多少有些費力,但好在是拿下了。

在那之后,又擊退了宋金剛和劉武周的聯軍,活捉了竇建德,打敗了王世充。可以說,李世民為整個唐朝的建立打下了扎實的基礎。這讓人不禁感嘆「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但封賞不一定是最大!

按理說,李世民如此的戰績,當皇帝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吧!但故事往往就是不如人意的。

李淵是一個偏心眼,最喜歡的還是大兒子李建成。一心想把皇位交給李建成,李建成也順理成章當了太子。這也就有了之后的事,也就是「玄武門之變」!

「玄武門之變」父子反目,「李淵」被逼「退位」自古無情多是帝王家!

自古有云:「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帝王心術對有功的人往往都是這般待遇,只是沒想到對自己的兒子也這般。

想想也是,以前創業的時候大家是父子兄弟,現在創業成功了,大家變成了君臣關系。這多少有些現實,但又是事實!

多年的戎馬,造就了李世民的聲望,軍隊的將帥也多出自李世民的調校,畢竟這些人都是跟著李世民出生入死的。

李世民在軍隊的勢力讓李淵有些忌憚,加上太子和齊王的挑唆,李淵開始有意排擠自己的好兒子,其目的就是架空李世民,讓其遠離軍權!

唐朝開國以后,到倫功請賞的時候,李世民只得到了一個「秦王」和「太子」二字失之交臂。

雖然李世民忍了,但是跟隨他的那些位將帥沒一個忍得了的,他們都在等,等一個機會,把自己的主子送上皇位!

唐武德九年,突厥的大軍再一次踏進了唐朝的國門。面對大兵壓境,李淵沒有讓李世民掛帥出征,而是選用了裴寂作為此次戰役的主帥。

從這次主帥的任用,就可以看出,李淵對李世民的排擠,說什麼也不愿意把兵權交給李世民。

裴寂的能力屬實有限,此次戰役打的一塌糊涂,最終釀成了敗局。面對這樣的場面,李淵不得已再一次啟用了李世民。而這一次,也讓李世民重新拿回了兵權。

李世民重握兵權,讓太子集團多少有些忌憚。李建成向李淵推薦自己的好弟弟齊王接替李世民統帥三軍征戰突厥。

此時,這一些都是太子集團的陰謀,他們想拉攏李世民的親信,在滇池將李世民斬殺。只是沒想到李世民先他們一步來到了玄武門!

李世民的密探向其告知了太子的計劃,這讓李世民起了殺心,此時李世民的船上也不再是他自己,那些凌煙閣的功臣們早已是虎視眈眈,大有你不上,我們就把你架上去的意思。

玄武門,守將常和,本是太子一手提拔上來的,只是這一次他選擇了李世民,李世民在長孫無忌、房玄齡等人的密謀下,決定在這里斬殺太子與齊王。

公元626年7月2日,李世民帶著長孫無忌、尉遲恭等人入朝,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也來到了臨湖殿,太子只是覺得不對,也說不出哪里不對,或許這就是死亡的預兆吧!太子叫上齊王掉轉馬頭欲返回東宮。

此時的李元吉隱約聽見后面有人在叫喊,轉頭一看是二哥李世民。李元吉起了殺心,但多少有些緊張,畢竟對親兄弟下手,誰都不會那麼從容。

李元吉張弓搭箭準備射死李世民,可是太緊張了,手抖的很,射了幾次都沒有射中。久經沙場的李世民多少有些冷靜,拿起弓箭,一箭就射死了太子!就這樣李建成還沒反應過來,就見了閻王!

看著死去的太子,李元吉有些慌了神。眼瞅著,尉遲恭又帶著人馬趕到,李元吉才明白,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是李世民的陰謀!

李元吉知道這次活著很難,只是他想試一試,但是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還是久經沙場的尉遲恭!沒有一炷香的功夫,李元吉就身中數箭,一個踉蹌摔下了馬!

此時的李世民因為馬驚摔倒在地,李元吉和李世民距離很近,準備用弓勒死李世民,只是眼看著尉遲恭就沖了上來,李元吉只能跑,準備跑進皇宮找父親李淵救命,尉遲恭是鐵了心要給李世民扶上皇位的,他馬不停蹄的追趕負了傷的齊王,一箭射死了逃跑的李元吉。就這樣,李世民這個秦王要變成太子了!

那天,風和日麗,李淵在船上和愛妃們嬉戲呢。此時,一身戎裝的尉遲恭來到了船前,告訴李淵要保護他,并聲稱領了秦王的旨意,接替皇宮的警衛工作,并聲稱有人要作亂。

那天,尉遲恭一身是血的樣子,來到了李淵面前,李淵多少有些害怕,怕自己的好兒子連自己一起做了。聽到秦王殺了太子和齊王,李淵多少有些傷心和悔恨,悔不當初直接立李世民當太子多好,只是這一切都晚了。李淵只能留下無盡的悔恨。

李淵被迫退位,說不恨李世民?

太子和齊王相繼被殺之后,李世民也沒有放過他們的子嗣,畢竟這件事只能做絕,要不以后有人報復也難說。

李世民解決了齊王府和東宮一切的隱患后,只身一人來到了李淵面前,他告訴了李淵這一切,李淵表現的很平靜,此時說啥都晚了,搞不好自己都得死!

在群臣的逼迫下,李淵把李世民立為太子,并且還對參加「玄武門之變」的人進行了嘉獎,尤其是尉遲恭。

此時,李淵的兒子還很多,大多都是一些娃娃,這些娃娃對李世民來說沒有什麼競爭力,李世民也不能為了皇位把自己的弟弟全部殺了。只是沒想到這些孩子最后也成了李淵報復李世民的一種手段。

「玄武門之變」后的兩個月,李淵就退位做起了太上皇,此時的他也是對權利沒了欲望,李世民也早已把他架空,面對這等局面,李淵做得還是不錯的。

當了太上皇之后的李淵,整天就是聲色犬馬,四周都是自己兒子的眼線,李淵也只能靠這些事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一直到公元635年才去世。

話說,李淵不恨李世民是不可能的,好端端兩個兒子就這樣死了?好端端的皇帝坐著就被人拉下馬了?好端端的就得看兒子的臉色了?

面對這樣的局面,李淵在之后的日子也沒個說話的地方,于是李淵只能拼命地「造娃」。

沒當皇帝之前的李淵,生孩子的能力還是有限的,當了皇帝之后的李淵,那真是一個「造娃小能手」。在公元618年繼位到「玄武門之變」這中間李淵就生了15個兒子,姑娘肯定也有只是無法考證。

中國有句老話,叫長兄如父。李淵年紀大了一走了之,這可苦了李世民了。

面對父親留下來的這些弟弟妹妹。李世民可是操碎了心。孩子大了沒爹沒娘,當哥哥的不管,誰管。

男孩大了得封王給封地,女孩大了得給找婆家送嫁妝。雖然這些事不能撼動李世民的權利,但多少給李世民添了不少堵,這也算李淵對李世民的懲罰吧!

李淵在當太上皇的時候,也是60多歲的人了,但是就「造娃」這件事也是沒閑著,在628年,就給李世民添了一個好弟弟,取名「李元嬰」,這個弟弟也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滕王」,在以后的日子里可給李世民找了不少麻煩。

李淵的「大報復」,滕王「李元嬰」

如果說李淵給李世民留下的弟弟妹妹是一種報復,那麼「李元嬰」就是整個「報復」計劃里的大炸彈。這個混世魔王,可著實讓李世民頭疼。

作為李淵的第22個兒子,李元嬰的年齡比李治的年齡還要小。作為最小的皇子,李淵對其的管束不得而知。只知道這哥們從小就是個混世魔王。很小的時候,就喜歡用彈弓打人,在唐朝的彈弓可不是惡作劇武器,而是貨真價實的武器,搞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面對李元嬰的胡鬧,李世民一直都是嚴加訓斥,到了李治當皇帝的時候,對這個皇叔也是頭疼得很。

李元嬰成年以后,就被哥哥封了「滕王」。李世民可能是殺了兩個兄弟,多少有些內疚,對自己的其他弟弟都是不錯的,基本上都當了王爺,沒有什麼大事,一般也不會拿他們開刀。

可能李元嬰也心知肚明,所以在自己封地滕州鬧得非常的兇。自打李元嬰到了滕州以后,那里的百姓算是遭了殃。

李元嬰喜歡鳥,四處放鳥網,喜歡打獵,踏著良田追趕獵物,最后百姓把狀都告到李世民那里了。李世民一看沒招了,只能給他調到了「金州」!

也不知道蘭州城外半夜有啥好。要知道那可是軍事重地,半夜開城門等于找死。金州的守將也被這個荒唐王爺搞得大氣不敢喘。只能上報朝廷。

李世民死后,李元嬰這個大炸彈落到了李治的手里,在李世民治喪期間,李元嬰在家里公然開起了舞會,這讓李治和皇家顏面掃地。

沒辦法的李治,只能把他安放到了蘇州,在蘇州的李元嬰荒唐到家了,經常把別人家的小媳婦領回家里。搜刮民脂民膏,弄得當地的百姓是苦不堪言,李治對其也是隱忍,只是嚴加斥責,并沒有其他的舉動。

皇室的縱容,讓李元嬰那是變本加厲的作,李治對其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先后把這個小皇叔調到不同的屬地。

在那之后,李元嬰也絲毫沒有懈怠,開始了迷上了大興土木,他用自己搜刮來的民脂民膏四處修園子!最著名的莫過于「滕王閣」了。也就是著名的《滕王閣序》的滕王閣!

回顧李元嬰的一生,對權利并沒有什麼威脅,但就他所做的荒唐事,絕對是丟盡了皇家的臉面。不得不說,他是李淵給李世民填的最大的一個「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