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莫洛托夫雞尾酒」80多年發展歷程 士兵肉搏坦克的祖傳法寶

「莫洛托夫雞尾酒」并非什麼酒精飲料,而是自制燃燒瓶的別稱。

不過,投擲燃燒瓶進行反坦克作戰,本身就是一種絕望的自盡式攻擊。不過,由于制造簡單,使用方便,「莫洛托夫雞尾酒」在80多年間成為很多軍隊和武裝組織的常備武器。廣泛出現在熱點地區,甚至是民眾與警方的暴力沖突中。本文將介紹這種特殊燃燒瓶的發展歷史。

本文是「兵工廠生活(ArmoryLife)」網站發布的介紹文章,作者Tom Laemlein,本人翻譯并編輯給大家分享。

名稱的由來

「莫洛托夫雞尾酒」一詞源于1939年末,蘇軍入侵波蘭的「冬季戰爭」(1939年11月30日~1940年3月12日)。為了配合蘇軍的攻勢,蘇聯空軍轟炸機開始對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平民目標進行轟炸。

芬蘭士兵演示投擲燃燒瓶的正確方法。

時任蘇聯外交部長維亞切斯拉夫·米哈伊洛維奇·莫洛托夫將空襲時投下的炸彈,謊稱是為物資緊缺的赫爾辛基市民提供面包。之后,芬蘭軍民將蘇聯的集束炸彈稱為「莫洛托夫面包籃」。

芬蘭軍隊在冬季戰爭期間,創造了「莫洛托夫雞尾酒」這個名稱。

不久之后,當芬蘭軍隊拼死抵抗蘇軍裝甲部隊的進攻時,將燃燒瓶稱為「莫洛托夫雞尾酒」,顯然,這是一種與「莫洛托夫面包籃」具有相同意味的諷刺稱呼,只不過它是一種投向蘇軍坦克的武器。80多年后的今天,同樣的燃燒瓶再次成為俄軍不得不面對的武器。

肉搏坦克當坦克出現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場上時,沒有專門的武器和戰術可以對付這樣的鋼鐵怪物。面對這些身披鋼甲,行動緩慢的怪物,德軍起初都驚慌失措,不得不放棄陣地逃命。

1916年,英國Mark I坦克。注意車頂上的反手榴彈鐵絲網。

不過,1916年夏末首次投入到索姆河戰役的英國Mark I坦克,不僅行駛速度緩慢,可靠性也很差。并且由于簡陋的艙口和觀察縫,讓車組成員很難觀看到外界的情況。德軍通過分析繳獲的英國坦克,研究如何與這種新式武器的作戰方法。德國軍工廠迅速為此研制專用的反坦克武器,與此同時,德軍步兵也接受反坦克培訓,在近距離攻擊這種新式武器。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德軍反坦克小組經常使用煙霧彈迷盲坦克,然后將幾枚手榴彈捆綁到一起的集束手榴彈,投擲到坦克頂部,巨大的爆炸足以讓坦克頂部坍塌,讓坦克車組受傷或炸毀發動機。或者投擲到履帶下方,也能夠通過炸毀履帶的方式,讓坦克失去行動能力。

1918年,一個美軍士兵拿著七枚手榴彈組成的德國集束手榴彈。

有德軍士兵接近英國坦克,用手槍從觀察縫向坦克內部射擊,并且試圖將坦克的機槍從槍座上拉出。火焰噴射器也曾經多次被用于反坦克作戰,但是,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大多數德國反坦克武器都是在較遠距離射擊的火炮。

西班牙內戰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后,歐洲并沒有得到幾年的和平時光。一些國家和地區的武裝沖突,很快成為二戰武器和技術的試驗場。其中,以西班牙內戰最為明顯,當時蘇聯向西班牙共和國軍隊提供了T-26輕型坦克和BT-5快速坦克。它們與意大利干涉軍的L3/35雙人坦克,以及德國「禿鷹軍團」I號輕型坦克作戰。

弗朗哥軍隊正在查看一輛剛剛繳獲的蘇聯T-26坦克,實戰表明,燃燒瓶可以有效對付這種早期的坦克。

西班牙內戰初期,雙方很少裝備專門設計制造的反坦克武器,這讓坦克和裝甲車一度在戰場上所向披靡。然而,大多數戰斗都是在近距離進行的,參戰雙方的部隊很快就了解到廉價且易于制造的汽油燃燒瓶,可以有效對付坦克。

T-26就是英國維克斯6噸坦克的蘇聯仿制型。

約翰·威克斯(John Weeks)的優秀著作《反坦克手,反坦克戰歷史(Men Against Tanks, A History of Anti-Tank Warfare)》(Mason/Charter 1975)中,他描述了「莫洛托夫雞尾酒」的首次大規模使用,當然,那時它還沒有得到這個名字:

西班牙參戰雙方都沒有裝備有效的反坦克武器,無奈之下,他們只好與坦克進行肉搏。士兵躺在戰壕里,直到坦克快要撞上他們時,再一躍而起爬到坦克的頂部,向觀察口[內.射]擊,或者將撬棍[插·入]艙蓋和火炮防盾,將汽油倒入發動機艙并點燃。

這輛繳獲的T-34坦克成為芬蘭反坦克小組近距離作戰的訓練目標,可以看到「莫洛托夫雞尾酒」燃燒時產生的濃煙。

「莫洛托夫雞尾酒」是汽油或苯、水和磷的混合物,再加上一塊橡膠,這樣就構成了一種果凍狀黏稠物體。投擲前,士兵需要將瓶子內的混合物劇烈搖晃。當瓶子砸中坦克破碎后,磷遇空氣自燃燒,進而點燃苯或汽油。如此少量的燃燒物其實并不會對坦克產生太大的威脅,但燃燒時產生的濃煙進入坦克內部后,會迫使坦克車組棄車逃生。

不過,當時的坦克都配備的是汽油發動機,如果較多的燃燒瓶擊中這輛坦克,油箱很可能被點燃。「莫洛托夫雞尾酒」攜帶和使用都非常危險,但另一種單兵反坦克武器更加危險。這就是西班牙北部阿斯圖里亞斯礦工發明的炸藥挎包,就是一個裝滿炸藥的布口袋,安裝了一個很短的導火索和一個拉發引信。

佛朗哥軍隊裝備了繳獲的蘇聯BT-5快速坦克。

當時的坦克比我們今天看到的要小得多,如果敵方士兵能夠靠得足夠近,就可以使用燃燒瓶攻擊它們。西班牙內戰中,還使用過浸透汽油的地毯、撬棍、鋼管,甚至是將鐵路枕木塞入履帶,阻止坦克行駛。機動靈活的反坦克小組對于坦克而言,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對手。可以說,「莫洛托夫雞尾酒」和炸藥挎包這兩個誕生了近90年的武器,至今仍發揮著應有的作用。

蘇芬戰爭

這張芬蘭繪畫作品描繪了一個反坦克小組,攜帶炸藥和「莫洛托夫雞尾酒」接近蘇聯坦克的情景。

1939年,蘇軍進攻芬蘭時,全世界都知道了「莫洛托夫雞尾酒」這個詞,由此它也成為燃燒瓶的別稱。大批蘇聯坦克和卡車涌入芬蘭森林內的狹窄道路,芬蘭軍隊在防御作戰中展現了極大的勇氣,燃燒瓶和炸藥包成為他們最早的反坦克武器。

1942年,芬蘭士兵進行燃燒瓶投擲訓練。

蘇芬戰爭爆發時,芬蘭幾乎沒有一種彈藥可以保障60天的作戰需要,因此燃燒瓶既是經濟承受力的必需品,也是戰術層面的必需品。1940年3月,當蘇芬戰爭結束時,蘇軍損失了3000多輛坦克,其中許多坦克是因為懼怕芬蘭反坦克小組,而被車組遺棄。

芬蘭軍隊裝備的簡易反坦克武器,燃燒瓶和安裝木柄手榴彈引信的簡易爆炸裝置。

即使蘇聯坦克的外形、火力、防護力都不斷提升,「莫洛托夫雞尾酒」仍是芬蘭武器庫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直至1941年6月25日~1944年9月19日的繼續戰爭,芬蘭軍隊依舊裝備了大量的燃燒瓶。

英國國土防衛軍

1940年春,納粹德軍發動「閃電戰」在西歐取得一系列勝利之后,英國發現自己需要獨自繼續戰斗。當時英國非常懼怕德軍會登陸英倫三島,而從當時的情況來看,這種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進行作戰演習的英國國土防衛軍,可以看到柳條筐中的燃燒瓶。

當德軍裝甲部隊穿越比利時和法國之后,他們已經成為整個英國的噩夢。當英國遠征軍丟棄了所有的重武器,從敦刻爾克倉皇撤退到本土后,他們已經很難繼續作戰。臨時組建的英國國土防衛軍(Home Guard)此時只能準備在街頭迎戰登陸的德軍裝甲部隊,可以快速生產的燃燒瓶此時成為必然的選擇。

約翰·威克斯在《反坦克手》一書中,詳細介紹了國土防衛軍作戰手冊里提供了一種相當樂觀的反坦克方法,他指出當時英國「有很多關于戰勝坦克一廂情愿的誤導性建議」:

還有另一種方法可以讓勇敢的人戰勝坦克。如果德軍坦克行駛在狹窄的鄉村街道上,隱蔽在路邊的你可以用撬棍、輕型鋼軌或類似的金屬材料伏擊它們。最好的方式是從敞開大門的房屋里,對著一輛行駛緩慢,且非常靠近房屋的坦克,投出長條狀金屬材料。金屬棒必須扔到履帶和負重輪之間,如果坦克速度太快,那麼金屬棒可能被彈開。但是,如果你能將金屬棒投到正確的位置,那麼坦克就會停止前進,繼而阻擋后續坦克的前進道路。對于較小的輕型坦克,將鐵鎬[插·入]到履帶側面有時就可以讓它停下。

一些英國領導人指出,「莫洛托夫雞尾酒」對于使用者和敵人一樣危險。一些資料稱,10%的士兵在使用燃燒瓶時,遭到嚴重燒傷。即便是現在,這個數字似乎依舊有效,特別是對于非正規部隊或民兵組織而言。

德軍反坦克小組

德軍拍攝的教學影片,使用燃燒瓶偷襲坦克。

1941年6月22日,納粹德軍入侵蘇聯時,德軍遭遇了他們在西班牙遇到的T-26和BT坦克。然而令他們失望的是,他們還發現了蘇聯的新一代中型坦克——T-34,以及裝甲厚重的KV系列重型坦克。

德軍拍攝的教學影片,將5加侖汽油桶扔到T-34坦克發動機艙頂部,通過一枚M24手榴彈引爆。

這時,德軍步兵絕望地發現他們的主要反坦克武器——Pak 36型37mm反坦克炮無法擊穿T-34的裝甲。因此,德軍不得不臨時抱佛腳,訓練步兵反坦克戰術,讓燃燒瓶成為反坦克武器。德軍使用標準的M24木柄手榴彈引燃5加侖汽油桶,這就是德軍加強版的「莫洛托夫雞尾酒」。

德國戰時訓練手冊插圖,用撬棍砸彎T-34坦克的槍管。

德軍步兵反坦克手冊和培訓材料中,充斥了各種奇怪的戰術,用匪夷所思的方式與坦克進行肉搏:用撬棍敲擊暴露的前列機槍槍管。將手榴彈[插·入]炮管,用斧子砍斷通風口格柵,然后將汽油倒入發動機艙并點燃。這些方法可能都能成功那麼一兩次,但需要士兵抱有必死的決心,并正確使用戰術。

瘋狂的日軍

日本第一次使用反坦克戰術是諾門坎戰役(1939年5月11日~1939年9月16日),日軍用燃燒彈當作臨時的反坦克武器。

太平洋戰場,日軍士兵使用刺雷襲擊美軍謝爾曼坦克。1944年3月,美國情報通告中介紹了一種日本「莫洛托夫雞尾酒」:

日軍裝備了一種燃燒瓶,與其他類似武器相比,它有兩個特點:1. 配備了一個引信,2. 在地面或堅硬物體上打碎時,會自動起火。該武器由一個350毫升的玻璃啤酒瓶(高240mm,底部直徑60mm,頂部直徑25mm)制造,內部裝填易燃混合液體,并配備引信。

引信可以在燃燒瓶撞擊到任何物體上時引爆,因此它可以被稱為「全向引信」。引信安裝在一個單獨的圓柱形金屬容器中,該容器長62mm,直徑36mm,用膠紙密封。引信通過螺紋擰入安裝在瓶頸內的金屬螺口,引信上的橡膠圈可以密封瓶內的液體。引信還有一個帶有繩索的保險銷,外面還有一個保險蓋,投擲之前需要拔出保險銷。

日本人在這種武器中至少使用了三種易燃易爆物質,比如91辛烷值的汽油,還有75%汽油和25%重油的混合物。日軍從未將這種燃燒瓶制式化,因此瓶內裝填的物質有很多類型。

二戰時期,日軍裝備的燃燒瓶。

作戰前,首先在瓶內填充易燃化合物,然后取出引信,將引信擰緊在瓶口上。作戰之前,取下引信上的保險蓋。當距離目標約10米時,拔出引信上的保險銷,將燃燒瓶扔向坦克發動機艙的頂部。通常,連續扔兩三個燃燒瓶的效果會更好。

拔出保險銷之后,請勿將瓶子掉落或撞擊堅硬表面。如果拔出保險銷之后,沒有使用,要將燃燒瓶向盡可能遠的地方投擲,或采取其他安全方式進行處置。

散兵坑內的一名日軍士兵,等待美軍坦克碾過來,他會引爆懷中的50千克航空炸彈實施自盡式攻擊。

隨著二戰的進行,日軍的反坦克武器已經很難擊毀M4「謝爾曼」中型坦克。1945年,絕望的日軍采取了許多自盡式反坦克手段,包括攜帶炸藥包的自盡式人肉炸彈。這些日軍士兵會鉆進美軍坦克的底部,引爆炸藥將美軍坦克炸毀。

美軍也瘋狂

在二戰時期的正規訓練中,美軍同樣要接觸制造和使用「莫洛托夫雞尾酒」的方法,這個項目由弗吉尼亞州貝爾沃堡的化學戰訓練中心負責。然而,筆者從未找到任何關于美軍在二戰中使用燃燒瓶的詳細報告。

1942年,美軍士兵在化學戰訓練中心使用燃燒瓶。

在撰寫本文時,筆者想起史蒂文·斯皮爾伯格(Steven Spielberg)執導的電影《拯救大兵瑞恩》(1998 年)中的一個場景:美軍傘兵將「莫洛托夫雞尾酒」扔進一輛敞篷的「黃鼠狼」坦克殲擊車,燃燒瓶在這輛坦克殲擊車狹窄的戰斗艙內爆炸和燃燒的效果非常逼真。筆者曾經詢問這部電影的軍事顧問,美國海軍陸戰隊軍官戴爾·戴伊(Dale Dye),他從什麼歷史時間中獲得了這樣精彩的靈感。

戴爾·戴伊表示:「這真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在設計《拯救大兵瑞恩》的最后一戰時,我確實參考了關于手投60mm迫擊炮的實戰報告,這些報告都來自1943年意大利戰場。」

1942年9月,美軍士兵在弗吉尼亞州貝爾沃堡的化學戰中心使用燃燒瓶進行訓練。

「至于燃燒瓶,我記得導演史蒂文·斯皮爾伯格讓我策劃了這場戰斗,因為我在現實中經歷過這樣的巷戰。于是,我告訴他,如果我是那個地方的指揮官,我會怎麼做。鑒于堅守城鎮的游騎兵和傘兵缺乏可用的反坦克武器,我想他們會利用手頭的任何爆炸物。」

「‘黏性炸彈’在羅杰·羅達特(Roger Rodat)的劇本中,使用C-2炸藥、襪子和黏性物質組裝而成。其實,作者已經描繪了這種類型的臨時武器,但沒有提供細節,所以我研究了它們的構造,并設計了用酒精、油料和導火索制造的燃燒瓶,這樣可以對付輕型裝甲目標。」

1943年,美國坦克殲擊車乘員使用黏性反坦克手榴彈進行訓練。

「盡管這不是劇本中提到的內容,但斯皮爾伯格喜歡它,所以我們最終在電影中使用了燃燒瓶。我不記得有任何關于‘莫洛托夫雞尾酒’的實戰資料,但這似乎是絕望的軍人在前線可能會采取的行動。」

結語

顯然,戴伊是對的。戰史中很少記錄絕望的軍人和平民在殘酷戰場上,進行的殊死搏斗。然而,歷史一次又一次重演,燃燒瓶總是成為反坦克武器。無論是誰,拿著「莫洛托夫雞尾酒」面對坦克時,都需要巨大的勇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