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孫女墓出土,專家將遺骨拼在一起,發現武則天並非殺人真凶

古語有雲:「虎毒不食子。」對于古人來說,最重視的,莫過于家人之間的關係。兒女對待父母要孝順,父母對待孩子要慈愛。家庭是組成國家的小單位,只有家庭和睦,國家才能穩定和強大。

然而縱觀歷史,皇室家庭的關係卻不像我們尋常人家那樣溫情脈脈。子女弑殺父母,父母屠殺兒女之事,在歷代皇室之中俯拾皆是。而其誘因,無非就是至高無上的權力。

武則天,是中國唯一一個女皇帝,也是一個傑出的政治家。她上承貞觀之治,下啟開元盛世,是一個具有開創性的皇帝。

作為一個皇帝,武則天是相當合格的。但作為一個母親,一個祖母,武則天卻相當不稱職。在武則天的一生中,為了自己的皇位,她曾多次迫害自己的親生子女,犯下了令人髮指的罪行。

1960年出土的永泰公主墓,更是讓我們對武則天的殘忍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一、殘忍迫害自己親生兒子的武則天

武則天頭胎生出安定公主後,她竟狠心將自己女兒用枕頭悶死,然後嫁禍于前來查探的王皇后。唐高宗李治失察,竟因此疏遠了王皇后。最終,武則天踩在王皇后的頭上登上了皇位。其後,武則天為李治又生了4個兒子和1個女兒。

顯慶元年(656),武則天的長子李弘被立為太子。從歷史記載來看,李弘是個不可多得的仁孝太子。他孝順仁德,從不曾有過失,曾多次博得父親的稱讚。此外,李弘還體恤民情,建議修正不合理的律法,在民間頗有民望。

一開始,李弘與武則天的關係還算和睦。但是隨著李弘在政治上的不斷成熟,東宮勢力的不斷擴大,嗜權如命的武則天逐漸將他視為自己獨攬大權的威脅,母子關係急劇惡化,矛盾叢生。

西元671年的一天,李治和武則天就食于洛陽,李弘在長安擔任監國。在巡視後宮之時,李弘發現自己兩個同父異母的妹妹——義陽公主和宣城公主仍被關押在深宮之中,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生活。她們之所以落得這個下場,無非是因為她們的母親是武則天的情敵兼政敵——蕭淑妃。

看到姐姐們的困境,李弘非常痛心。于是他斗膽向唐高宗請示,希望讓她們出閣嫁人。在李弘的一再請求下,李治終于同意。然而李弘的這一善舉,卻被武則天認為是拆他的台,母子關係更加惡劣。

李弘成年後,唐高宗將司衛少卿楊思儉的女兒,許配給李弘做太子妃。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就在成婚前夜,武則天最寵信的外甥賀蘭敏之竟逼奸了楊氏,導致這場婚禮泡湯。

誰知這件醜事敗露後,死得不是賀蘭敏之,竟是李弘。當年,李弘離奇「病死」。對于他的死,後世一直眾說紛紜。對此,司馬光的《資治通鑒》記載:

「天後方逞其志,太子奏請,數迕旨,由是失愛于天后……天后怒,即日以公主配當上翊衛權毅、王遂古。己亥,太子薨于合璧宮。時人以為天后鴆之也。」

當時人認為,李弘是被武則天毒殺的。武則天擔心李弘當權之後,會針對自己的娘家人,這才下了毒手。

李弘死後,次子李賢成為了太子。當時唐高宗患上了頭暈症,每天頭暈目眩,不能治理政事,因此將所有軍國大事,都交給武則天處理。李賢被立為太子,有監國之權,自然不願成為母后的傀儡。因此在他周圍,圍繞了一股強大的「廢武」勢力。李賢越是積極參與國政,就越容易加深與武則天的矛盾。

由此,母子關係再次失和。西元680年,武則天突然派人闖入太子宮,並在宮內「搜出」數百具鎧甲。在當時,私藏鎧甲是重罪,是意圖謀反的徵兆。因此,唐高宗李治下旨,將李賢看押在深宮之內。

3年後,李賢和妻子一起,被流放到偏遠的巴州。離開長安前,妻兒僕從衣縷單薄,在寒風中瑟瑟發抖。到了巴州,李賢受到了嚴厲地監視。不久後,武則天又搜查李賢在巴州的住所,並派自己的親信丘神績監視李賢。丘神績本就是個有名的酷吏,李賢自知母後容不下自己,因此只好絕望地自盡。在死前,他寫下一首淒涼的詩歌《黃台瓜辭》:

「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絕抱蔓歸。

簡單翻譯來就是:黃台下種著瓜,瓜成熟的季節,瓜蔓上長了很多瓜。摘去一個瓜可使其他瓜生長得更好。再摘一個瓜就看著少了,要是摘了三個,可能還會有瓜,但是把所有的瓜都摘掉,只剩下瓜蔓了。

李賢是以這首詩,控訴母親對子女的迫害和欺淩,哀歎自己的悲慘命運。

雖然李賢死了,但悲劇依然在繼續。唐高宗死後,唐中宗李顯繼位。然而權慾薰心的武則天很快就廢掉了李顯,另立幼子李旦為帝,是為唐睿宗。然而好景不長,武則天最終找了個理由廢掉了李旦,乾脆自己當了皇帝。

至于李顯和李旦,則被趕到了房陵等流放地,完全失去了自由。

在五個兒女之中,武則天唯獨與女兒太平公主保持了良好的關係。畢竟太平公主是女兒身,威脅不到武則天的權力。不僅如此,太平公主還經常向母親進貢美貌英俊的面首。前有薛懷義,後有張昌宗、張易之兄弟。而後兩者,又釀成了新一輪的皇族迫害事件。

二、張氏兄弟之崛起

武則天稱帝之後,幾乎盡殺李氏皇族。為了營造新的核心團體,武則天又將自己娘家人——武氏一族扶植了起來。

然而即便如此,武則天的心中卻依然一直惴惴不安。一方面,她很享受當皇帝的那種一言九鼎的感覺;但在另一方面,她又在擔心自己的身後之事。稱帝之時,武則天已經年過六旬。雖然身體硬朗,但也不得不考慮皇儲的選擇。

在武則天心中,有兩個皇位候選人,一個是兒子李顯,另一個是侄子武三思。傳位給自己的親兒子,還是傳位給自己本家人,武則天陷入了兩難。

對于武則天的煩惱,狄仁傑曾給她講了一個即使農村老太太也懂的道理,《資治通鑒》記載:

「姑侄之與母子孰親?陛下立子,則千秋萬歲後,配食太廟,承繼無窮;立侄,則未聞侄為天子而祔姑于廟者也。」

簡單來說就是,我只聽說兒子祭拜母親,沒有聽過侄子祭拜姑姑的。

在古代,出嫁的女人就像潑出去的水。出嫁的女兒,回娘家便是客。按理說,武則天的身份應當是李家的媳婦。因此若讓武三思當了皇帝,武則天百年之後還能以皇帝或皇后的身份,在皇家祖廟中享受冷豬肉嗎?

對于這一道理,武則天其實也不是不懂。然而貿然將皇位傳給李顯,也有一個很大的問題。雖然武則天知道「兒子比侄子親」,但是她也不可能不顧及自己娘家人的安危。

若貿然復立李氏,李顯、李旦、太平公主等人肯定會對武氏一族反攻倒算。西漢時,呂后剛死,曾經顯赫一時的呂氏宗族就在劉氏和功臣集團的反撲中被屠殺一空。有了前車之鑒,武則天自然不想讓自己的娘家步呂氏的後塵。因此,武則天才會時不時地流露出立武氏為太子的念頭。但是她深知,若武氏當權,自己的兒子、女兒也絕對沒有好下場。

因此,武則天選擇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首先,武則天將李顯從房陵招了回來,並且立為皇嗣。其後,武則天讓武氏與李氏相互聯姻,

太平公主嫁給了武攸暨,李顯之女安樂公主先嫁武崇訓、後嫁武延秀,李旦的女兒——永泰郡主嫁給了武延基,新都郡主嫁給武延暉。

不僅如此,武則天還讓李顯、李旦、太平公主、武攸暨等人在明堂之中向上天發誓,即「李武兩家不得互相戕害」,並將之鐫刻在鐵券之上,藏在史館裡。

然而武則天非常明白,對于李顯、太平公主這樣的政客來說,破一個誓並不比放一個屁更困難。這種形式上的李武聯合,是武則天硬造的,顯然不牢靠。到時候武則天一死,李武兩家還是可能火拼。但無論哪一家滅亡,都是武則天所不能接受的。

而與之相對的,武則天也擔心李武兩家真的聯合了。畢竟此時,武則天還穩坐在皇位上。她可不想自己被架空。

因此武則天想到了自己的男寵——張昌宗和張易之兄弟。張昌宗本是太平公主的男寵。太平公主覺得張宗昌好用,于是將之推薦給了武則天。武則天一見,果然非常喜歡。不久後,張昌宗又向女皇推薦了自己的兄弟——張易之。就這樣,張昌宗和張易之兄弟共同服侍武則天,並因此進入了權力中心。

據《資治通鑒》記載,武則天將張氏兄弟的控鶴府改為奉宸府,專門負責修書。而張易之和張昌宗也因此被晉封為國公。就這樣,張氏兄弟在武則天的默許下,設館攬文人旨在形成新的政治集團。

在武則天的支持下,張氏兄弟將本屬于李氏、武氏的權力奪了過來。年老體衰的武則天,利用李氏兄弟把控住了朝政,牽制了李武集團。

作為政治素人,張氏兄弟闖入了政壇,自然會侵犯到皇族、武氏以及朝中重臣的權力。由此,張氏兄弟便成為了朝堂上的眾矢之的。而年已76歲的武則天,則以張氏兄弟為黑手套,在幕後操控著局勢。

最終,一場針對張氏兄弟的政變爆發了。

三、永泰公主死亡之謎

西元701年,武則天的孫子李重潤、孫女永泰公主以及孫女婿武延基在同一天被抓進監獄,並被殺死。

根據《舊唐書》記載,三人之所以被殺,是因為三人在暗地裡表達了對張氏兄弟的不滿。然而他們的密語,卻被二張的耳目給告發了。

從史書記載來看,李重潤與永泰公主罪不至死。三個年輕人只是抒發不滿,而並非造反:

一、他們根本什麼違法的事也沒幹純屬被張易之等人讒構。二、他們竊言二張何得恣入宮中並專權, 被人告密。三、他們自己互相忿爭不協, 泄之。

武則天以如此微小的罪名賜死了自己的孫子、孫女,怎麼看都不可思議。

事實上,在武則天一朝,二張從來都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當眾鄙視、揶揄他們的人實在太多了。

例如西元704年,張易之的兄弟(不是張昌宗)就曾因貪贓罪下獄。還有一次,張易之家奴在大街上橫行不法,結果被宰相魏元忠下令用杖刑打死。

在武則天面前,狄仁傑曾與張昌宗賭棋,結果贏得了他的紫袍。誰知在眾目睽睽之下,狄仁傑竟將此紫袍送給自己的奴僕。也就是說,狄仁傑公然將張昌宗看成了奴才。雖然張昌宗暴跳如雷,然而武則天卻並沒有將狄仁傑怎麼樣?

因此我們可以說,武則天其實並不將張氏兄弟太當回事。如果張氏兄弟真的神聖不可侵犯,那真不知有多少朝廷重臣要人頭落地。但是問題來了,為啥李重潤、永泰公主和武延基,就是發了幾句牢騷就死于非命呢?要知道,他們可都是武則天的血親啊!

但在筆者看來,這件事壞就壞在三人皇室身份上。

事實上,很少有人知道,張氏兄弟在「武則天還政于李氏」這個問題上是有功勞的。張氏兄弟雖然是讓人看不起的男寵,但並非傻瓜。他們清楚地知道,自己仇家甚多。武則天若死了, 別說是富貴,張氏兄弟就連命都保不住。

于是,張氏兄弟曾向狄仁傑詢問了出路。最後,狄仁傑將計就計,給了他們一條門路,就讓他們給武則天吹枕頭風,讓她把李顯放回來。其後,張氏兄弟果然照做,而武則天也借坡下驢,將李顯放回了神都洛陽。

武則天死前,張氏兄弟在朝堂聲稱自己「于國有大功」,其實並不是什麼虛話。然而這樣一來,若張氏兄弟結恩于李氏,不能保持和李武兩族的矛盾,這個「黑手套」就不好用了,武則天還是可能被架空。

一方面,武則天要加強張氏兄弟與李武兩家的裂痕,因此毫無猶豫地殺死了李重潤等人;另一方面,李重潤、永泰公主質疑張氏兄弟,同時也是質疑武則天自己,也必須得殺。在殺親人方面,武則天從來都是不手軟的。

時間過千年,1960年,專家們掘開了永泰公主的墓穴。從墓穴的規格來看,永泰公主已經被父皇平反了。但從永泰公主留下的遺骨來看,並不是死于外部殺傷。

1961年,陝西省文管會將永泰公主墓出土的骨骼交西安醫學院( 今西安交通大學) 進行鑒定。醫生們將永泰公主的17枚骨頭進行拼接,然後根據本院婦產科和解剖教研室所作的測量與鑒定。發現,永泰公主骨盆各部位較之同齡女性骨盆都顯得狹小。

結合先前發現的永泰公主墓誌銘,專家們得出一個驚人的結論,那就是永泰公主可能是因為難產而死。

墓誌銘中寫明永泰公主的死因:

珠胎毀月, 怨十裡之無香; 瓊萼凋春, 忿雙童之秘藥。

《述異志》說古人以珠為上寶有些地方還稱男孩女孩為珠兒珠娘是珍貴之意。公主之胎雖是貴胎,卻因胎而喪母。很顯然,墓誌銘作者在暗示永泰公主是因難產而喪生。一來,永泰公主太年輕,發育晚,身體還沒發育到能夠順利生孩子的地步。

由于骨盆狹小,導致她難以順產;同時,她的哥哥李重潤和丈夫武延基也死于非命,導致公主心情極度抑鬱。在監獄裡,自然沒有良好的醫療條件。在科技並不昌明的唐代,孕婦生產猶如過鬼門關。沒有良好的救治,永泰公主的死是必然的。

從永泰公主的遭遇我們可以看出,武則天確實如史書中記載得那般殘忍。她是一個權力動物,誰敢干犯她的權力,就算是親兒子、親孫子也殺給你看。

李重潤、永泰公主和武延基的死,讓李武兩族與張氏兄弟不共戴天。與此同時,張氏兄弟的權力熏天,也讓李氏和武氏暫時放下了矛盾,分配了權力,化解了仇恨。

705年,也就是武則天結識張氏兄弟8年後。張柬之等人發動神龍革命,誅殺了張易之和張昌宗,同時將武則天趕下了台,立李顯為皇帝。實際上,張柬之等人之所以能成功,離不開李顯、武三思等人的默許和幫助。

神龍革命之後,張柬之等人決定趁熱打鐵,徹底剷除武氏家族。于是他們不斷提醒李顯:「呂產、呂祿尚在」。然而李顯等人卻像沒聽見一樣,依然讓武氏家族身居高位。此時,李武兩族早就是密不可分的政治團體了,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因此,李顯非但沒有盡殺武氏家族,反而將張柬之等五人陸續流放。

武則天利用張氏兄弟服侍自己,利用他們把持朝政,最後又將他們變成了實現李武聯合的祭品。兩個男寵死了,有什麼可惜?不得不說,她8年的佈局真是棋高一著,不愧為中國唯一的女皇帝。

但在另一方面,武則天屠殺親生子孫,其用心之毒,也讓人膽寒。她的故事時時刻刻地提醒著我們,權力對人的異化是多麼的恐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