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鏢師三種暗器:飛鏢、飛蝗石、緊背花裝弩,都跟想象的不一樣

清末第一鏢師李堯臣回憶:「飛鏢不過是一種武器罷了,但鏢行的人未見得人人能使飛鏢。飛鏢也叫斤鏢,因為一個鏢足有一斤重,斤鏢比較笨重,身上不能多帶,常用的暗器,還有緊背花裝弩、飛蝗石子。」

筆者上學的時候,總是偷偷地把武俠小說換上課本封皮偷著看,但是一直不知道清朝鏢師常用的這三種暗器形制如何,假期仿造了飛鏢,但總是鏢尾上靶,而緊背花裝弩根本就仿不成——不知道那東西長啥樣!

後來有了條件可以買一些古代典籍來看,這才發現自己對鏢師這三種常用暗器的理解,完全錯了:飛鏢有多種形制,飛蝗石也不是我認為的像蝗蟲一樣亂飛的石頭子。

有人說梁山好漢沒羽箭張清的石子就是飛蝗石,直到看了清光緒年間兵器研究專家周緯所著《中國兵器史稿》,這才知道自己是猴吃麻花——滿擰。

周緯雖然是國際法學專家,但卻窮盡畢生精力鑽研中國和亞洲古兵器,先後著述《中國兵器史稿》、《亞洲各民族兵器考》、《亞洲古兵器考略》,形成了亞洲古兵器研究的完整體系,堪稱冷兵器研究古往今來第一人。

周緯在《中國古兵器史稿》中,詳細介紹了標槍、金錢鏢、脫手鏢、擲箭、飛叉、飛鐃、飛刺、飛劍、飛刀、飛蝗石、鵝卵石、鐵橄欖、如意珠、乾坤圈等手擲暗器和繩鏢、流星錘、狼牙錘、龍鬚鉤、飛爪、鐵蓮花等索系暗器,當然還有袖箭、彈弓、緊背花裝弩等機射暗器。

在清朝中期和後期,隨著鏢行的發展,這些暗器被大面積推廣使用,清末第一鏢師李堯臣慣用的暗器,就是一斤重的脫手鏢:「 有三棱五棱及圓筒等形式,能于四十步以外中敵,即清代鏢客所用鐵鏢也。(本文黑體字均出自周緯《中國古兵器史稿》)」

李堯臣所用一斤重的飛鏢,屬于超重形制,臂力腕力腰力不強者,根本就玩兒不動,普通鏢師用的,也就是不到半斤 :「其最通行者,長清尺三寸六分,重六兩至七兩,可分為三種:一為帶衣鏢,即于鏢之末端紮紅綠綢二寸許,用以估分乘勢,如箭之有羽,紅綠綢為鏢衣;二為光杆鏢,不帶鏢衣;三為毒藥鏢。」

毒藥鏢的形制,這裡就不多介紹了,因為那是很難掌握的技術,弄不好會傷到自己——大家可能看到過這樣的橋段:拿著毒刀準備打架,很酷帥地舔了刀面一口,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讀者諸君請主意,周緯說的「三寸六分」,用的是「清尺」,清朝營造尺是三十二公分,裁衣尺是三十五點五公分。筆者說六七兩不到半斤,也沒有說錯,因為清朝一斤十六兩,將近六百克(597克)。李堯臣那六百克的鐵鏢打在人身上,就是橫著拍,也能把人砸暈。

按照周緯先生的考證,清朝鏢師們用的鐵鏢,以十二把或九把為一套,其中有一把比別的都重一些,被稱為「絕手鏢」,長度超過四寸,重量超過七兩。

因為「斤鏢」和「七兩鏢」攜帶不方便,所以鏢師們更喜歡用「金錢鏢」: 「為清代暗器中之最便利而有能大量攜帶者,即用大錢銼磨其圓邊成刃飛擲以傷人也。此器專傷人面目眼目及手腕,練習頗非易事。」

飛鏢並不是很容易製造,所以一般的鏢師只能用飛蝗石: 「此為暗器中之最便利節省者,以青石為上,麻石次之,黃石最下。石體宜細長,上銳下豐,邊形無限定,錐形方形六角形皆可。名為飛蝗,言其外狀如蝗蟲也。」

城市裡的讀者可能很少見到蝗蟲,所以這裡有必要做一張對比圖,大家就可以直觀感受了。

梁山好漢沒羽箭張清用的,如果真是圓溜溜的石子,那就不是重六七兩的飛蝗石,而是重達十二兩的鵝卵石: 「此種石異于飛蝗石之處,在其體完全為一光滑之石卵,大如鵝卵,以重量及實力傷人。」

十二兩的石頭蛋子在在後背上,應該是可以造成內傷的,錦毛虎燕順被打中護心鏡,內臟受震,只能伏鞍而逃,青面獸楊志被打中頭盔,也是頭昏眼花失去戰鬥力,劉唐雷橫沒有盔甲保護,而且是打在了臉上,就直接被放倒了,魯智深抗擊打能力夠強,但光頭上挨了一鵝卵石,也是「鮮血迸流,望後便倒」。

類似飛蝗石的,還有鐵橄欖和如意珠,因為篇幅所限,這裡就不詳細介紹了,有時間咱們單開一篇來聊。

飛蝗石和鵝卵石都比較容易得到,而緊背花裝弩,筆者相當長一段時間,都以為那是傳說中的神器,也就沒動過仿製的念頭——白眉大俠徐良的拿手暗器,豈是其實我們凡夫俗子所能擁有的?

看了周緯的《中國兵器史稿》,才知道徐良用緊背低頭花裝弩並不稀奇,那是宋軍的制式裝備: 「花裝弩實為宋代軍中弩團所用之器,又名緊背低頭花裝弩,亦稱背弩。其構造完全與手用之弩箭相同,但形式較小,且多繩索三條,二索分左右,系于兩弓淵之上,結成圓形,其另一索則系于弩機之上。」

這裡要對讀者諸君說一聲抱歉:緊背低頭花裝弩的實物圖片實在找不到,就只好用似是而非的霸王弩來代替,雖然有很大區別,但基本用法還是一樣的: 「其用法,系縛弩使平貼背上,左右二繩圈套于兩肩,其系于弩機之繩,一端則系于腰帶之上。弩臂之出口處則向上,靠于封口穴,用時貫矢于臂,扣弦于弩機之上,人但將上身向前一躬,則系于腰間之一繩,必因腰背兩部之震動而向下拉引,觸撥弩機,弩弦離線,激箭發射。」

緊背低頭花裝弩並不像圖片中的霸王弩那樣大,弩弓和弩臂的長度都只有八寸,箭頭也只有六寸。學過物理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這樣小的弩箭,是積蓄不了太大彈性勢能的,所以緊背低頭花裝弩只能用于幾米之內的偷襲,根本就不能用在兩軍陣前的廝殺之中,所以緊背低頭花裝弩雖然陰毒,但卻不在朝廷禁用兵器之列。

飛鏢、飛蝗石、緊背低頭花裝弩,這是清朝鏢師常用的三種暗器,除此之外,還有跟我們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彈弓、袖箭、鐵蓮花等暗器,這些東西,咱們往後有時間再聊。

看了兵器譜上的這三種暗器,我們也知道了在清朝當鏢師有多難:軍隊制式兵器不讓用,只能扔飛鏢拋石子,這在罔顧法紀背弓帶箭的山賊土匪,一般都不能靠武功硬拼,而是要攀交情講面子:「鏢行和賊,就是互相利用,正因為有賊,而且賊講江湖義氣,鏢局才能站得住、吃得開。(李堯臣回憶錄《保鏢生活》)」

李堯臣保鏢生涯有多艱難,時過境遷不提也罷,還是跟讀者諸君聊一點有趣兒的事情吧:筆者小的時候,有自己的飛鏢和繩鏢,還有七節鞭和手鋸改成的刀劍(東北的手鋸,鋼口較差但彈性很好),就是不會做緊背低頭花裝弩。至于彈弓,同學們幾乎人手一把,卻只敢打紙團和泥丸——誰都知道鋼珠和玻璃球準頭好,卻沒有幾人用得起。

篇幅所限,只能聊到這裡,最後還要請問讀者諸君:每個少年都有一個武俠夢,本文所列的諸多暗器,您小時候玩過哪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