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史上最會裝的皇帝,被作為傀儡推上皇位,登基後首道聖旨嚇傻百官 !

史上最會裝的皇帝,被作為傀儡推上皇位,登基後首道聖旨嚇傻百官 !
2021/10/27
2021/10/27

一說起唐朝,你可能會想到那一千多萬平方公里的遼闊疆域,你可能會想到那萬國來朝商貿發達的繁榮景象,你可能會想到貞觀之治、開元盛世的國富兵強,還有太宗被尊稱為「天可汗」,大唐被各國番邦尊為天朝,成了世界目光彙聚的焦點。

但萬物有始有終,月亮有盈有缺。王朝和帝國也自有屬于它的命運。當大唐的雄壯和興盛讓人們變得習以為常,貪圖享樂和驕奢淫逸便會侵蝕摧毀這個帝國強勁的根基,從下坡路直到滅亡。

唐玄宗開啟開元盛世,可沒過多久就開始貪圖安逸了起來,以至于安史之亂爆發,大唐國力大衰。

元氣大傷的大唐,在玄宗之後的幾任君王也都是平庸之主,沒能挽回大唐昔日的榮光。

國無恒弱無恒強,歷史總算沒有拋棄這個昔日強盛的帝國,大唐還是出現了一位志在恢復的明君--唐宣總。他雖然沒有太宗皇帝的雄才大略,但還是讓唐朝重現了短暫的輝煌--「大中暫治」。

史稱:「克復河湟,拓疆三千裡外。告成宗廟,雪恥二百年間,國勢重振」。

一、起步都不容易

唐宣總李忱,是大唐的第十六位皇帝,初名李怡。他自幼生活在高高的宮牆之內,見慣了形形色色前往朝廷這個權力中心的人們。

他的唐憲宗的第十三個兒子,論長相論受寵論智謀,他都不是最出類拔萃的那一個。而人們常說皇城裡子憑母貴,後宮中母憑子顯。

而他的母親只是一個謀反的節度使的侍妾,後來機緣巧合之下進入內宮被唐憲總臨幸。所以,李忱從出生開始,他的命運就是悲涼的,儘管他有著皇子的名位。

後宮深似海,多少幽怨人。李忱的母親出身下賤卑微,無權無勢可以依靠,但卻頂著十三皇子母妃的名號在後宮中逢迎穿梭。如果她輕舉妄動,補刀不會給李忱帶來政治上的利益,甚至還會給他帶來貶黜殺身之禍。所以,她處處留意、步步小心,生怕給李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和困擾。

影視劇中的唐宣宗

長期與母親生活的李忱,在耳濡目染的薰陶下,慢慢的也養成了謹慎穩重的性格,從來不碎嘴言語多生事端,時時刻刻保持著謙恭和虛心。

可人生處事哪有那麼容易,你不想惹麻煩,自有麻煩挑著尋你,李忱就是這樣。儘管他已經學著寡言寡語默不出聲,可暗中的威脅依然沒有打算放過這些頂著皇子名號的孩子們。

一次後宮發生了刺殺事件,震驚之餘的同時,作為皇子和目擊者的李忱似乎是被嚇傻了,整天這個人瘋瘋癲癲的傻笑,朝廷後宮一度流傳著有個皇子傻了的笑話。

與外人們的閒言碎語和嘲諷指摘不同,李忱的母親卻對他的「瘋癲」高興極了。在她看來,因為無論是誰,也不會費盡心力的去謀害一個傻子,用瘋癲換來了性命,雖然有點悲哀卻是十分值得的。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裝傻子固然可以減少人們的注意力保證安全,可如果只是保全了性命卻不思進取沒有知識儲備,那麼李忱即使順利成長,未來也會因為某件事而成為犧牲品。

所以,在無數個萬籟俱寂的黑夜中,或是眾人忙碌的清淨地,李忱都認真努力的學習各種經典文獻,甚至是唐太宗的治國理論和方針政策。

玄宗之後的唐朝是極其不穩定的,國祚消滅和政權更迭如走馬觀花般讓人目不暇接。李忱的父親唐憲宗被篡位罷免,文宗和武宗又踢走了穆宗相繼登場。皇位的不停變化,讓李忱的身份名號也跟著不停地變化。

皇子?皇叔?皇親?皇舅?

無論李忱的名號尊諱是什麼,他在眾人的心目中都只是一個笑柄和傻子。

武帝繼位時,為避免大權旁落,對李忱這個「傻子」動了殺心。可派出去的侍衛不知是被李忱用計感化還是不忍殺害這個看著人畜無害的「傻子」,竟然違背皇命抗旨不遵把李忱偷偷的送到了寺廟藏匿了起來。

二、龍飛于天

古人對于夢境有著近乎癡迷的崇敬。李忱年幼時就曾有過一個夢,他的夢一度讓李忱和他的母親寢食不安茶飯不思。李忱母親甚至逼迫李忱發下誓言,讓人永遠爛在心中,不對任何人提起。李忱夢見了什麼?以至于他們母子如此驚慌失措。

他夢見了龍,夢見自己化身為一條青色的巨龍,自由翱翔在廣袤的藍天之上。龍代表九五之尊,自由飛翔代表他將君臨天下統禦四海。而那時,李忱還只是個為了活命而隱忍的「傻子」。一旦消息洩露出去,他很可能早早就暴斃而亡。

後來,武總駕崩。爭權奪勢的宦官們權貴們為了能繼續把持朝廷永享榮華富貴,決定扶持一個李姓的傀儡皇帝。可李姓子嗣眾多,扶持誰好呢?

正當大家焦慮不安難以抉擇的時候,突然有消息稱憲宗的兒子「傻子」光王李忱還活著。這下大家都高興壞了,扶持一個李姓直系還是一個傻子,這難道不是天意嗎?

本來都打算這輩子隱姓埋名忍氣吞聲的過活算了,誰知道突然被拉去當了皇帝。這下可好,見的人情世故,讀過的治國文章,瞬間被派上了用場。

沒等宦官權貴們享受多久的風花雪月和紙醉金迷,大權在握的唐宣總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這些國家的蛀蟲和敗類都通通清掃入獄。不僅如此,李忱為了殺一儆百樹立權威,在坐上龍椅的第一月就罷免了權勢赫赫的宰相李德裕,為了籠絡士子臣民的人心,替那些在甘露寺事變中被冤殺的大臣平反。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