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在破冰船漂流389天后宣佈噩耗:北極正在「消亡」

南北極作為地球的兩端, 上千年的冰凍也給人們帶來了一筆寶貴的財富——化石。我們知道要想研究生命的起源以及生命的進化歷程,最直觀的證據就是化石,由于人類活動的影響,人類常居住的地帶,化石的完整性極容易被人類活動以及其他因素影響。

但是在過去的200年時間, 人類一共在南極大陸相繼發現了上萬塊隕石以及化石。並且這些化石當中有很多都是生活在熱帶的植物的化石,還有一部分恐龍化石。

滄海桑田過去,我們也不知道是否曾經的南北極也像熱帶一樣繁華,甚至也曾經有食物鏈的頂端恐龍在這裡生存過,那也說明瞭這裡曾經也演變過較為完整的食物鏈。

人類在南極發現的恐龍化石

而這些僅僅是南北極給我們人類提供的科研價值。除此以外, 南北極作為地球上最特別的兩個地方,人們對這兩個地方的神秘充滿了嚮往。所以不斷有國家成立南北極科考隊,為的就是在減少對當地的生態的影響之下,更好地探究這兩個「純白之地」的奧秘。在不斷地探究當中,科學家們也發現了許多從前不知道的有趣的現象。

比如說 南極洲的下面是一片冰封的大陸,但是北極洲則是一片大海。並且 至今踏足南極的科研人員也很少,南極洲的發現大概是在200年以前等等。

南極科考船工作中

雖然南北極洲都是氣溫非常寒冷的地方,但是相對而言 南極洲的氣溫比北極的氣溫要低很多。比如說南極的平均氣溫在零下50度左右,但是北極洲的平均氣溫卻在零下18度左右。

並且 南極大陸的整個陸地上有百分之九十七的面積都被冰雪所籠罩。但是近年來科學家們卻發現, 覆蓋南北極的冰蓋已經在開始融化了,並非融化的速度非常快。所以為了改變這種趨勢,數百名科學家結隊親自探訪北極,卻得出了一個令人心驚肉跳的結論—— 北極已經在慢慢地「死去」了。

科學家們乘船探索極地

各國科學家收到了同一個科研任務

為了更好地研究該如何保護地球的生態環境,在 2019年的時候,就有 多個國家的科研人員共同對北極發起了一次科考行動。

此次科考行動的參與國家有十九個,包括中國、俄羅斯、美國以及英國等等國家。 破冰船「Polarstern號」之上共乘坐了四百多名來自世界各國的科研人員。

這些科研人員此次的研究命題就是—— 觀察氣候變化是如何重塑北極的。科研人員通過船隻的航行來判斷北極冰層的狀況,他們從挪威開始航行,沿途精確地觀察並記錄北極的現況。船隻被「封凍」在北極的冰層當中,隨著北極冰層的變化而向前漂流前進。 在經過389天的漂流之後,科研人員最終順利返回目的地。

對于大部分船隻來說,被困在冰層當中也就意味著船隻的壽命終結,只能困在原地等待救援船隻的到來。但是 Polarstern號卻自困于解凍的冰層當中,為的就是幫助科研人員更好地觀察氣候給北極帶來的影響。此次科研與其他科研考察的方式有著很大的不同。 科研人員必須要考察整個北極的凍融週期,從海面解凍一直觀測到海冰破裂。

船隻的設計者也給船隻設計了充分的「自救措施」。極大地保證了科研人員的生命安全。

「Polarstern號」

為什麼說北極正在慢慢死去

地球的氣候變化對北極的環境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現如今每年的九月份,北極海冰的最小涵蓋面積只有30年前的一半。科研人員深知,北極早已經不是人類之前認識的北極了。通過衛星圖像我們清晰地了解到了 北極的冰蓋涵蓋面積越來越小,並且有越來越多的冰山與整個冰川脫離,慢慢的漂流到海水溫暖的地區並融化。

此次科研當中,探險考察隊還了解了北極雲的形成,大氣和冰之間的熱量傳遞等等現象。

奇怪的是在科研人員的預估之下, 船隻應當運行兩年左右才能抵達終點,但是實際上船隻的漂流只用了389天。

地球北極的俯視圖

這是因為北極的冰層融化速度已經越來越快了。原本整個北冰洋的很多水面都是處于冰凍的狀態,但 由于冰川融化,船隻在將近400天的漂流當中前進了數千公里。在最終漂流結束之後,數百名科學家們憂心忡忡地向大家宣佈了一個噩耗——北極正在默默地「死去」!

其實從近些年來海平線的變化,我們也足以看出人類活動對地球環境的巨大影響。近年來各國的海平線都在逐漸地上升,甚至有些太平洋之上的島國已經在被慢慢地蠶食,島民們不得已只能尋找新的家園。

北極冰川融化嚴重

除了南北極的冰川,就連大陸的高原冰川也深受影響,近年來,不管是我們國家的青藏高原地區突發洪水,還是印度的核電站被衝垮,都是因為高原冰川冰塊融化導致的突發性洪水。

突發性洪水不僅給沿岸的居民帶來很大的生命危機,當地的動植物也難以倖免于難。

由于全球變暖導致的全世界范圍內極端天氣的發生率越來越高,洪澇災害給當地的經濟作物以及農作物等等都帶來了非常大的影響。這也給人們帶來了一個噩耗: 很有可能在未來十年之內,人類賴以生存的糧食作物常年顆粒無收,會導致人類口糧減產。但是人類的總數卻在不斷地增長。

高原冰川冰塊融化會導致突發性洪水

除此以外, 北極圈之內的俄羅斯小鎮維爾霍揚斯克在六月份的時候測得了38度的高溫,這也打破了北極圈以內歷年來的高溫紀錄。再加上 北極圈內西伯利亞火災頻發也印證了科學家的觀點。

雖然說這個時節正處于北極圈的火災季,但是火災次數的增多同樣值得人們深思。南北極冰層的融化也非常有可能會帶來冰封于遠古時期的超級病毒,屆時人類將面臨什麼我們不得而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