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臣:請假六天,朱元璋:准!第七天大臣回來了,朱元璋:除掉他

我們都知道,明太祖朱元璋是在家鄉的濠州起義,從當年的一代貧民乞丐朱重八,經過了無數的血戰磨練,最終爬到權利頂峰,成為明朝的開國皇帝,但正因為這不同尋常的出身,導致朱元璋疑心深重。

在明朝官場上,曾經流傳過這樣一則笑話,說明朝官員上朝之前,要先哭著和老婆孩子老媽告別,順便把自己的私房錢藏在哪兒告訴家裡人,這樣一旦自己今天上朝被斬了,回不來,至少家裡人還能動用家中的財產。也因此, 在那時候當官,就成為了一件特別危險的事情

在明朝就還有這樣一件事情,有一個大臣:向朱元璋請假六天,被批了假,最後卻因為遲到了一天,也就是第七天回來這件事而被朱元璋除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洪武十三多挫折,胡惟庸反朝堂清

在洪武十三年的時候,宰相胡惟庸隨著權勢的逐漸加大,行事開始日益驕橫起來,在本職工作上也開始懈怠,朱元璋逐漸對其不滿起來 。隨著兩人矛盾的逐漸加深,宰相胡惟庸被人舉報謀反,朱元璋派人去查,卻發現宰相家中藏了許多私兵、兵器與馬匹。于是認為胡惟庸確實是有謀反之心,最終被朱元璋除以死刑。

然而因為胡惟庸人脈關係網絡龐大,牽扯者眾多,連帶著影響了好大一批其黨羽。許多官員都因為牽連其中而被處決,流放或者貶謫。因此當上朝的時候,整個朝堂竟然顯得空曠無比。

但是朝堂中沒有人辦事情也是不行的,所以朱元璋再次廣開科舉,希望進行人才的選拔,以填補朝中官員的空缺。並且最好選一批身世清白,才華出眾的官員出來。

而這時,出生江南,科舉成績矚目,卻又沒有與朝堂官員勾結,家事清白的周衡就入了朱元璋的眼,朱元璋因此特意將其提拔為右正言,並且表示非常看好他。

周衡因而覺得得到聖賢的賞識,決心一定要忠心報國,好好施展自己的才華與抱負。

但是周衡的官職是諫官,諫官也就是給皇帝提意見的人。換句話說,就是找茬的人。這個職位風險性相當高的,特別是朱元璋這樣掌控欲望極強的開國皇帝。

右正言提諫言,江南案起風波

有一次,在對于江南地區的賦稅上面,兩人就起了矛盾,原來朱元璋之前因為江南賦稅過重,于是下旨,減輕了江南的賦稅。但是之後不久,朱元璋就發現,那免除的賦稅的聖旨,卻並沒有減輕江南人民真正的負擔,反倒是被當地的官員豪紳,盡數中飽私囊,而百姓依舊承擔著高昂的賦稅。

于是朱元璋決定收回之前的命令,重新調高江南的賦稅。而江南的百姓賦稅減輕可以通過其他形式進行補償。于是朱元璋在上朝的時候,提出了自己想要收回成命,重新提高江南賦稅的想法。

但是周衡作為右正言,非常清楚,皇帝此舉並不妥當,因為皇帝是天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之前才許諾減輕江南賦稅沒有多久,此時就重新加稅,那麼天下百姓會作何感想呢?

于是周衡思慮左右,仍然決定站出來,反駁朱元璋的意見,只是可惜,他並不知道朱元璋此時內心的思考。

朱元璋也因為被下屬在朝堂上如此反駁非常懊惱,但是也承認此舉確實不妥,于是暫時收回了加稅的成命。但是在內心,朱元璋卻想起了曾經的經歷,之前的宰相胡惟庸,曾經也多次做過這樣當眾反駁他的事情,而最後,宰相在家中豢養私兵,意圖造反。

自古君相權利爭,無辜捲入周衡亡

這樣的觀念只要一起來,就再也壓不下去了。也就是在此刻,朱元璋對于周衡的印象, 從曾經家室青白,可以重用的能臣,變成了和胡惟庸一樣,以下犯上,欲處之而後快的對象

但是就算朱元璋是皇帝,想要動一個人也絕對不是直接讓人拖出去除掉就可以的。必須得官員真正犯了錯,他才能有理由去懲罰對方,而這個機會很快就來了。

在江南賦稅這件事情發生不久,周衡就因為需要回鄉祭祖和掃墳,向朱元璋申請休假,休假時間為六天,朱元璋很痛快的就批復了,但是因為路途艱險,外加有事情耽擱,所以周衡直到第七天才回朝,延期了一天。

按照《大明律》,對于官員的休假延期的處罰,往往只是罰些俸祿,決計不至于掉腦袋的。

但是,朱元璋怎麼可能放棄這個機會呢? 他將曾經周衡在朝堂上對他說的話,又轉述給周衡,然後就命人將他拖下去,午門處決了。

在古代歷史上, 皇權與相權的鬥爭,從來沒有停止過。如果皇帝能幹強勢,那麼往往可以在宰相手中收攏權利,為己所用,但是如果皇帝昏庸無能,那麼往往宰相的權利,就會過度膨脹,例如當年的曹孟德,甚至達到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地步。

朱元璋卻窮盡一切,打破了這場鬥爭,他自 胡惟庸案件以後,他廢除了中書省,且不再設立丞相這個職位,將宰相的權利收歸皇權之下。

結語

但是權利與責任是對等的,掌握了極大權利的朱元璋一生都兢兢業業,極少給自己放假,無論寒暑,都常常在書房批閱奏摺,不可謂不勤勉。

而周衡只不過是一個無權的小人物,他的離開,是因為意外捲入皇權與相權的爭奪,但是從他的人品和行為來看,都無愧于自己諫官的本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