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藩王:朱元璋以藩王鞏固帝室的構想,不過是舉國而養一家

聊一聊明代藩王制度,說一說老朱家的兒孫那些事兒。縱覽歷代朝廷更迭,每當新主推翻舊主,總要先狠狠補課,學習一下上一個皇帝是怎麼丟了江山。所以大明朝初立,朱元璋先給兒孫們上課,如是說:

「昔者,元失其馭,群雄並起,四方鼎沸,民遭塗炭。朕躬率師,以靖大難,皇天眷佑,海宇寧謐。然治天下之道,必建藩屏,上衛國家,下安生民。」

朱元璋做過乞丐當過和尚,最後翻身成龍,已非尋常,卻還要附庸風雅為自己找個有頭有臉的祖宗,可見風雅名聲和尊貴體面就是心理奴役的必備道具。回到上面這番話,朱元璋想要表達的是,他認為要想使國家安寧, 就得把朱家的兒孫封王封潘,鎮守國土

這時的朱元璋加封自己兒子一方面是抵禦北方元朝殘留勢力,另一方面是卸磨除驢,鳥盡弓藏,為除掉功臣做準備。群臣莫不叩頭稱拜。俗話說,龍生九子,各有不同。朱元璋生了二十多個兒子,這兒子裡面只要不是傻子就可以稱王,當然總不能都是傻子,其中不乏佼佼者如廣為人知的燕王朱棣。

洪武二十四年,朱元璋冊封九個王子分別守衛北方數千里的邊境線,見證他最初以藩王鞏固帝室的構想。

藩王翻身稱帝

問題來了,朱元璋臨走之前把孫子送上皇位。可是被推上皇位的人,如果不能撐起時代的使命,其實也不叫皇帝,而是犧牲——被利益團體獻祭的牲畜,朱允炆顯然成為了後者。

1.朱允炆的跌落

朱允炆上位之後,面臨的就是藩王叔叔們的虎視眈眈。大多藩王南征北戰,跟隨朱元璋立下汗馬功勞,打下這朱家江山,忽然要叩拜一個沒有戰功的侄兒為皇帝?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朱允炆又是個天性文弱的人, 剛登上皇位就聽從身邊臣子下令削藩。當時朝廷勢力更甚于燕王朱棣,但朱允炆猶猶豫豫,首鼠兩端,全無帝王氣度,敗于燕王之手,最終從皇位跌落。

2.《皇明祖訓》

藩王既然可以鞏固帝室,那麼反手是否也可以推翻帝室?對這個問題,朱元璋花了極大的心思去修訂《皇明祖訓》——花樣教育後代聽祖宗的話。

「凡古王侯,妄窺大位者,無不自取滅亡。」

事實證明,朱元璋在的時候,根本不需要《皇明祖訓》來約束藩王兒子們相親相愛守衛皇帝,等朱元璋沒了,這《皇明祖訓》就是個笑話。人走茶涼,皇帝走了茶也涼。

朱棣前後藩王制度變化——‘契約情人’的由來

建文帝朱允炆在位4年,還沒削藩成功,就被削于燕王朱棣之手,落了個火海之謎,下落無蹤,終絕于皇室。明成祖朱棣登基,口口聲聲說侄兒不守祖制,不守《皇明祖訓》,不守親親之義,不念與皇叔們的親情,可是他是怎麼做的?朱棣一邊數落侄兒不念「親親之義」,一邊絞盡腦汁繼續削藩事業。

1. 鐵腕削藩

明成祖削藩的核心目的是解除諸王的軍事權力,主要採取的手段:第一,把諸位藩王從邊界調回內地,便于控制;第二,利用《皇明祖訓》尋隙藩王過錯,收繳諸王武裝勢力;第三,無中生有,以涉嫌謀逆剝奪親王封爵,收回封國。

2. 恩威並用

隨著自身權力的穩固,朱棣鼓勵諸王告發,使得諸王無心謀逆唯恐惹禍上身,每日翼翼小心。此外,還善用「打個巴掌給個棗」,朱棣的削藩過程是恩威並施, 他對諸王進行豐厚的賞賜,無論是賞賜次數還是規模,在歷朝皇帝中都尤為突出。按照《明太宗實錄》記載,明成祖朱棣在位期間動用大量財物賞賜給諸王,以達到穩定藩王們的目的。

畢竟是二十個兒子中的佼佼者,明成祖朱棣削藩的手段比朱允炆高明許多,一方面進行鐵腕「削藩」的同時, 另一方面進行了優厚的經濟補償,由此奠定了明朝藩王制度的框架與基調,即明朝藩王在政權與軍權喪失的同時,獲得了極高的經濟回報。

因此在明代藩王制度下,明朝藩王如同朝廷包養的小妾們,雖有受寵失寵之別,貧窮富貴之異,但絕不可以沾惹非分之想。

明代藩王境遇——‘契約情人’處境不同

自明成祖朱棣之後,明朝皇帝對藩王的控制從未放鬆。以王府官員為例,表面上是身在藩王府中的官員,其職責是規勸諸王, 但實際上呢?諸王雖然可以舉薦王府官員,卻並沒有任命的權力,甚至在明朝後期,藩王王府的官員任命需要巡按巡撫來考察決定。諸王各自財富勢力不同而地位也不相同,有的富豪者財勢熏天,有的王府內卻發生藩王被王官欺辱的事件。

1.藩王受辱

據記載,某王府有兩個王官叫徐英與羅秀,兩人竟能拒絕王妃的請求。當時這王爺有病,便有一個皇弟來探病,這兩人膽大給拒絕了。不僅如此,徐、羅兩人擅用私權,將家人請到王府內玩樂,直到莊王妃張氏上奏朝廷,才把這兩人治罪。

小小王官濫用職權便得到制裁,而天子之家濫用私權,為皇家謀利便是天經地義。明代絕大多數 諸王們不但擁有豐厚的俸祿,更擁有常人難以觸及的經濟條件、背景與勢力。

2.慶成王和他的100個兒子

明朝一代,有50個受封的親王,也就有50個王府,其中28個王府貫穿了整個明朝。這一個王府裡面養多少朱元璋的子孫們呢?據記載,晉府的慶成王,生了 一百個兒子,以致兄弟們都不認識。就這樣,長子繼位郡王,剩下九十九個都是鎮國將軍。這是什麼概念呢?先看一下這個宗室歲祿,如下表:

這些人自出生就是王,自出生就是將軍,不是因為他們有功于社稷,也不是因為他們有功于民眾,更不是因為他們守衛家國,僅僅是朱元璋的子孫。朝廷裡,年年歲歲高俸祿供養著他們妻妾成群、兒孫成群。

明朝藩王制度三大弊端

1.令各從士農工商之便

「為今之計,莫若少寬嚴例,令各從士農工商之便。」

這是嘉靖43年12月,刑科右給事張嶽上疏請奏,為了解決朝廷發不起宗祿的問題,也就是朝廷的銀子養不起那麼多的藩王子孫們了,讓皇帝下令少養一點皇親,讓宗室也可以從事‘士農工商’,開展自主就業,然而被拒絕執行。

朝廷都到了給不起藩王俸祿的地步了,就這樣還是要養著這些「小妾們」。可能難以想象,從建文帝削藩到了慶歷年間,這一百年間,從未間斷的動用大量財力去養著這些藩王,每當大臣提及此事,一提就是祖宗之法不能變。如此龐然蠹害以致國窮財困,又是誰的錯呢?

2.權私

明朝藩王們到底一共有多少田莊?這真不好查。不過,清朝康熙後來把明朝藩王的田莊分給郡縣的百姓,大約有二十多萬頃—— 這僅僅是有據可查的最低數額。實際上,明朝藩王所受賜的莊田財產很大一部分都是不准記載的。

除了正當途徑得來的巨大田莊,藩王們還有各種手段擴大財富,其中包括「投獻奏討」。投獻土地,包括「小民」將自己的田地獻給王府以獲得免除徭役或其他不得已的訴求。既然有人投獻,那麼藩王們自然可以受獻奏討, 如此有地之民就成了無土之身。

投獻土地的並非只有‘小民’。還有真正的奸詐之徒為了討好王府成為王府的狗腿子,借勢欺淩無辜,而王府只會顯示寬厚仁慈地笑納,以施恩的姿態擴大自己的財富。

3.宗室犯罪與庶民不同罪

皇族在法律上淩駕于臣民之上,是皇帝權威的一部分。明代宗室犯罪與庶民不同罪。即便皇帝宗室罪證確鑿,只有皇帝一人可定奪發落。也就是說,皇帝的意志是法律的基本淵源——在老祖宗那個《皇明祖訓》提倡的「親親」指導下,明代宗室的亂法問題十分突出。

《皇明祖訓》奠定了明代藩王法律特權,其中明文規定,皇親國戚犯法,除了謀逆不可饒恕,其餘無論輕重,皆由皇帝裁定。至于明朝的《大明律》雖然是明代的刑法典,但對于皇族並無效應。

明後期弘治十三年頒佈的《問刑條例》,針對王府有了一些約束,包括土地財產,也包括娶妻納妾。其中明確規定,各郡王「除正妃外,妾多不過四人」。不過在實際生活中,真正豪富一方的藩王怎麼會把這些法則放在眼裡?其微不足道的懲罰,根本不值一提。當時全國各地都有皇帝宗室, 只有犯了謀逆或其他大罪才會被帶往京城接受皇帝審判,因此只要《皇明祖訓》在上面高高供著,諸王們便高枕無憂。

結語: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歷史證明朱元璋想要用「親親之義」達到藩屏帝室的目的就是個笑話,而更笑話的是,終究明朝一代都將這個笑話視若鐵律。藩王若有賢能,或能匡扶明君,可是賢王難得,明君更難得。

縱觀明朝一代,宦官專權,庸君輩出,然而後代藩王之中再難出一個燕王。可見,朱元璋的「親親之義」只不過是舉國而養一家,而「藩屏帝室」的美好願望變成了「庸君廢王」的可悲結局。

民以終勞而自養,王以何功而自貴?因此,國之頹,始于蠹害,始于權私,始于亂法;而國之興,不養無用之王;軍之強,不養無用之兵。

參考文獻:

《明太祖實錄》

《皇明祖訓》

《明世宗實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