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新年第一彈?美國遭千年一遇的乾旱,氣候臨界點到來了嗎?

2022年2月16日,《Nature》發表了一篇美國西南部乾旱的論文,標題為「Rapid intensification of the emerging southwestern North American megadrought in 2020–2021」(2020-2021 年北美西南部新出現的特大乾旱迅速加劇)稱美國西部正在遭遇1200年以來最極端的乾旱事件,大橋矗立在乾涸的湖床之上,遊船碼頭已經變成了乾裂大地上水泥墩。

從2021年開始,極端氣候這個幽靈已經已經籠罩地球,乾旱、暴雨和大火以及超強颶風不斷,大家都祈禱2022年會好一些,結果新年剛開始,美國西部遭遇千年乾旱,將大家拉回現實,地球究竟怎麼了,未來到底會變成怎樣?

加州福爾瑟姆湖碼頭

千年一遇的乾旱究竟有多厲害?

科羅拉多河一直是美國西部降水量的標誌,AccuWeather上的一篇報導表明,科羅拉多河的水位已經下降到了極其嚴重的地步:

2021年6月份,胡佛大壩的水位已降至海拔1,071.56 英尺(326.7米)的創紀錄水準。與2000年的水位相比,下降了大約 140 英尺(42.6米),幾乎是自由女神像的高度,隨著水位下降,聯邦政府在2021年8月中旬以來宣佈米德湖首次缺水。

這是8月20日在美國內華達州博爾德附近拍攝的米德湖岸邊乾涸的土地

米德湖遠景

更北方一些的大鹽湖可能情況更糟,衛星地圖顯示,大鹽湖的面積正在銳減,據《鹽湖論壇報》的總編輯格蘭特伯甯漢稱,該湖正在進入「死亡螺旋」。

加州北部的奧羅維爾湖也遭遇了同樣的境地,湖床裸露,湖水只剩下中間最深的湖底峽谷處,猶他州的鮑威爾湖境況是一樣的,湖水下降了150多英尺(45.7米)。

幾乎美國西部所有的湖泊水位都在急劇下降,有的直接乾涸見底,有的大幅縮小面積,米德湖和鮑威爾湖的蓄水量僅為其總容量的三分之一,而西部多個州的牧場與社區已經「抽幹」了地下水,這個問題比湖水下降更為嚴重,因為後者的補充極為困難。

1200年以來最嚴重的乾旱

《Nature》論文的作者之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生物氣候學家 Park Williams稱從美洲原住民考古遺址保存的活樹、枯樹和房子的木梁中採集了資料,北美洲的氣候可以追溯到西元800年來的氣候事件,這大約在查理曼大帝被加冕為羅馬皇帝的時候。

結果發現了四個特大乾旱時期,上一次還是1500年時持續了23年的乾旱,但從2000年以來,美國正在進入一個新的乾旱週期,其規模已經超越歷史上任何一次乾旱。

不過也有科學家提出了不同的意見,比如美國西部在2004-2005年經歷了一個多雨的年份,那麼2020~2021也將成為最大的單一乾旱事件,據研究人員稱,乾旱仍將持續,據建模的資料顯示,在未來8年內繼續乾旱的可能性高達75%以上。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美國西部的乾旱事件?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生物氣候學家 Park Williams稱目前的大約有1/5的乾旱事件都是認為造成的氣候變化所致,溫室氣體的排放正在快速破壞天氣模式。

美國人人均用水量是全球最高的

並且他認為不能將濕潤的年份的降雨量作為改善環境的標誌,而加大的自然的索取量,非營利組織 Western Resource Advocates高級水政策顧問Kim Mitchell稱必須對湖泊河流進行統籌管理,並全力以赴擴大流域保護范圍。

地球究竟怎麼了?氣候臨界點到來了嗎?

氣候學家 Park Williams認為美國西部乾旱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人類無度的索取,另一個則是全球氣候變暖,前者是直接影響,而後者則是非常復雜的氣候變化,這個早在二十世紀初期就有科學家提出過一個氣候臨界點的概念,只是當初沒有人注意罷了。

這個理論認為全球變暖以來發生的變化正在影響地球氣候,當某個地區的氣候變化到達某個程度時可能會轉向另一個平衡,比如熱帶雨林,隨著降雨變少,乾旱天氣增加,會向熱帶稀樹草原演變,這個變化儘管仍然有植被,但未來的雨林氣候不再,蒸發量銳減,不僅影響局部,而且會對區域性甚至全球氣候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

2019年底澳洲氣候學家斯特芬其研究團隊在《自然》期刊上發表的一篇關于氣候臨界點的論文。列出了北極海冰、格陵蘭冰蓋、北方針葉林、永久凍土、大西洋經向翻轉環流、亞馬遜雨林、暖水珊瑚、西南極冰蓋、東南極部分等9個臨界點已經被突破,另有 海底甲烷開始釋放、厄爾尼諾現象加劇、大氣噴射流減速或停滯、印度洋夏季季風出現波動、西非季風轉變、北美西南部開始乾旱等6個臨界點尚未被突破。

2020年3月份的《自然通訊》上由班戈大學的聯合主要作者西蒙·威爾考克博士發表的一篇論文稱,亞馬遜雨林可能在未來50年內完成從雨林向草原的轉變,徹底變成亞馬遜大草原。

未來可能繼續向荒漠化發展,就像撒哈拉大沙漠一樣也不是不可能,這就是生態系統崩潰的嚴重後果,人類根本無法承受這個結果,而2021年正在發生的美國西南部乾旱似乎已經突破了,從9個臨界點變成了10個。

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發佈的資料,工業革命初期,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比例是280PPM(0.028%),但到了現在濃度已經超過400PPM(0.04%),從1850年以來,全球二氧化碳總的人為排放量為14384億噸。

二氧化碳會如何影響地球?

二氧化碳是一種強溫室氣體,它能讓可見光輻射到達地面與海洋,而吸收了太陽輻射後地面熱量向太空輻射的遠紅外輻射卻被阻止,從而將大量熱量鎖在大氣層內,據聯合國第26屆氣候大會發佈的資料,自1969年以來,海洋頂部100米的溫度升高超過0.33 攝氏度,地球將變暖以來90%的能量儲存在海洋中,是地球氣候變化的源動力。

海洋溫升會導致海洋向大氣層輸出更多的水汽與能量,大氣環流會受到影響,比如導致2021年美加西部高溫的是熱穹現象,就是比較特殊的氣候現象:

上升氣流被高空的下降氣流兜住,大量暖空氣上升卻被下降的高壓封鎖,導致內部壓力增大,氣溫上升,並且由于氣流相對封閉,太陽輻射產生的熱量無法散發,導致溫度越來越高。

初始條件是風速比較低,能讓暖空氣聚集,後期則是惡性循環,就算是氣流也難以消散,這和大量暖空氣聚集有關,與全球變暖脫不了干係。從發生頻度也可見一斑,十年來總共發生了6次熱穹事件,但在2021年就發生了3次。

2020~2021的乾旱事件的「[高·潮]」就發生在熱穹期間,或許2022年又將遭遇熱穹事件。全球氣候變暖的條件下極端氣候增加的機率是比較大的,希望未來沒有那麼多災難性氣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