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治為何把親妹妹以皇后禮下葬?千年之後,皇室醜聞被揭開

受寵的公主究竟是什麼樣的?

李治一生做過的荒唐事不少,除了迎娶武則天,還有一件至今被議論的事:

他對妹妹新城公主疼寵到了骨子裡,以至于新城公主被下葬的時候,竟然是以皇后禮下葬的!

不過千年之後,人們發掘了新城公主的墓葬,卻不想有了一個驚奇的發現:

陵墓中壁畫上的侍女全都被抹去了面部,當人們對這件奇怪的事情進行研究之後, 意外發現了千年前的一樁皇室醜聞!

新城公主就是李世民與長孫皇后的小女兒,唐高宗李治的妹妹。

李世民一直將這個小女兒捧在手心上,對她極其呵護,這從這位公主的封號上就可以窺見。

新城公主最開始的封號為衡山郡公主,唐朝時期有個規定, 地名內縣是不能作為公主的封號的,但是衡山所在的衡山郡還是成為了她的封號,由此可見李世民對她的疼寵。

新城公主8歲時,更是被增加了實封,給她分了湯沐邑,也就是住所、食祿等等,按照規定來說, 正常的公主要等到及笄之後才能拿到湯沐邑

新城公主就是真真正正的金枝玉葉,除了被父親疼寵,就連他的哥哥、後來的唐高宗也對她非常寵愛。

但在這其中卻有一個謎團讓人們不解:

新城公主離去以後,李治卻為親妹妹以皇后禮下葬!

縱觀歷史,備受寵愛的公主不少,甚至後世中還有穿著龍袍下葬的公主,但是李治為什麼要為妹妹以皇后禮下葬呢?這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

後來在新城公主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李世民曾經多次想為新城公主精挑細選一位夫婿,但是一直到李世民崩逝,都沒能親眼看到心愛的女兒穿上嫁衣。

新城公主第一次被指婚的時候,還尚不足10歲。

這一年宰相魏征病重,李世民帶領新城公主跟太子李承乾去探望。

魏征在李世民心中地位不一般,因為魏征病得太重了,李世民乾脆叫郎中住到了魏征的家中,儘管這樣還不放心,還要時常親自去探望。

西元643年,魏征已經病入膏肓了,李世民看到病床上已經不省人事的魏征,不禁淚流滿面,于是問他還有沒有未了的心願。

魏征顫顫巍巍地張口道: 「嫠不恤緯,而憂宗周之亡。」

這句話的大致意思是說,他因為一直憂心國事,忘了自己的家事。

魏征有個兒子叫做魏叔玉,他遺憾看不到兒子成家立業了,于是李世民當即就指著新城公主說道: 「魏公,勉強睜開眼睛看看你的兒媳婦吧!」

這個賞賜可是天大的恩典了,新城公主是李世民的愛女,一旦與公主結親,將來魏家就是皇親國戚,這已經不單單是恩賜的問題了。

面對陛下對自己的厚愛,魏征感激不已,但他卻沒法起身給陛下行禮謝恩了, 就在指婚的第二天魏征病逝,宮中上下一片悲痛。

魏家如今是在朝中勢力深厚,門生眾多,如果再與公主結親的話,將來再下去幾代都會屹立不倒,不過遺憾的是,這場婚事最後還是沒結成。

就在魏征去世的這一年, 侯君集因為謀反被除掉,這原本跟已經沒了的魏征沒有什麼關係,但是巧合的是,侯君集曾經是魏征力薦的人才。

李世民因此懷疑魏家與侯君集結黨營私,他一氣之下,直接在朝堂上下旨廢除了新城公主與魏叔玉的婚事。

堂堂公主卻保不住丈夫

新城公主15歲那年,李世民再次給她挑選了一個夫婿。

這個人叫長孫詮,他是長孫操的兒子。

長孫操這個人大有來頭, 他是長孫皇后的叔父,長孫家已經三尚公主了,如果再娶新城公主進門,那就是第四次尚公主了。

這麼看來,其實長孫操是新城公主的舅叔公,按照輩分, 新城公主還要管長孫詮叫一聲「舅舅」。

不過這在古代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事,畢竟只是表親,雙方聯姻還叫做親上加親。

李世民為了給女兒最好的婚禮,曾經讓人大肆準備嫁妝,不過遺憾的是,他最終都沒能看到女兒出嫁, 就在備婚的日子裡,李世民崩逝了。

新城公主的婚期因此被耽擱,接下來的日子新城公主一直為父親守喪,直到守喪期滿,新帝李治才重新開始準備讓新城公主出嫁。

在出嫁之前,李治將她「衡山郡公主」的名號改為新城長公主, 增加了五千戶食邑,這才風風光光地送妹妹出嫁了。

夫婦兩人婚後的生活十分甜蜜,琴瑟和鳴,因為原本就有長孫家的血脈,又是高貴的長公主, 長孫家對新城公主愛護有加。

但是新城公主一輩子命苦,與長孫詮成婚的這段日子,大概就是她人生中為數不多,甚至是最快樂的日子了。

夫妻相敬如賓的日子沒過兩年,長孫家就突然遭殃了。

這時候的李治有一個寵愛至極的女子, 她不但一躍成為皇后,甚至還明目張膽地干政,這個人就是原先李世民的妃子武媚娘。

都說一山不容二虎,如今現任皇后的娘家崛起了,怎麼還會容忍先皇后的娘家勢力呢? 所以武媚娘肯定是要想方設法地打壓長孫家族。

在兩方的爭鬥之下,長孫無忌被除掉,理由是長孫家要造反,原本造反是誅九族的大罪,但是李治顧及長孫皇后的顏面,只是把其餘長孫家的人流放了。

這其中就包括新城公主的丈夫長孫詮。

長孫詮雖說只是被流放,但是他並沒有活下來, 他在流放的路途中被除,新城公主得知消息後反應十分激烈,一度想要自我了結。

好在後來被侍女髮現救下來了,後來的新城公主日漸低迷,每日只靠飲酒分散痛苦,日日沉迷其中,不肯清醒過來。

李治看在眼中心疼不已,為了讓新城公主快速振作起來, 他打算給妹妹再找一個好夫婿,能讓她餘生有依靠。

以皇后禮下葬的背後

這一次的駙馬依舊是千挑萬選的,這個人叫做韋正矩。

韋正矩出自京兆韋氏,因為成為了駙馬,他的地位在短時間內直線上升,連升8級,這並非是韋正矩「吃軟飯」, 而是李治為了不讓公主被欺淩,對駙馬地位的保障。

不過兩人的感情卻並不是很順利。

新城公主因為遲遲不能忘記亡夫,久而久之,兩人的感情出現了很大的問題,韋正矩畢竟也是個男人,試問哪個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妻子想著別人呢?

兩人的矛盾日益加深,直到有一回,韋正矩對公主動手了。

這時候的新城公主身體不好,一直臥病在床,對于駙馬的家暴行為,她並沒有表示什麼,只是忍了下去。

沒多久,新城公主突然病去了,李治乍一聽聞妹妹病逝的消息如遭五雷轟頂, 他根本沒有準備,也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最後李治思來想去,總覺得妹妹的離去不正常,于是開始命人大肆審查,看看妹妹究竟是不是真的病逝的。

這一審查不要緊, 竟然查出來韋正矩毆/打新城公主的事,李治當時就怒不可遏,不僅除了韋正矩,還流放了韋氏的族人。

這還沒完,就連當初推薦韋正矩的人都被流放了,這足以看出帝王的怒火了。

新城公主的離去讓李治十分愧疚, 他認為這一切的錯都在自己身上,如果不是自己給她賜婚,她也不會落得這樣的結局。

為了盡可能地彌補妹妹,他下令讓新城公主按照皇后的禮儀下葬,並且處決了公主的侍女們,因為他認為是這些侍女沒有照顧好公主。

這件事李治做得挑不出任何錯處,歷史上說新城公主備受父兄的寵愛,這麼看來也的確沒錯,但是一千多年後, 當人們挖開新城公主墓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新城公主墓中有一副壁畫,壁畫上的侍女竟然面部都被抹掉了,這倒是與史實相對應,應該是李治認為侍女們無顏見公主,這才抹掉了她們的面部。

但是奇怪的是, 駙馬韋正矩卻跟新城公主合葬了!

如果按照歷史,韋正矩是對公主進行毒打,並且因此導致了公主薨/逝,這就不僅僅只是家暴問題了,這是事關皇家顏面的事!

堂堂公主被毒打到逝世,李治又如此疼愛妹妹,怎麼會允許他與公主合葬呢?

相關人士在查閱資料之後,終于發現了端倪!

當時外界盛傳駙馬「遇主不以禮」,也就是說駙馬只是對公主不尊重,並沒有提到駙馬毒打公主,公主走後李治盛怒,直接將韋正矩除掉了。

韋正矩不過成了帝王盛怒之下的炮灰。

這件事表面上看是李治對妹妹的疼寵,但是如果細細分析就會發現,害了新城公主的直接起因是在李治身上。

當時武家與長孫家對峙,李治不但裝聾作啞,事實上, 他本人也忌憚長孫家的勢力,于是放縱或者說是促成武媚娘對付長孫家。

長孫詮不過是倒在君王治下的犧牲品, 公主失去愛人,都是拜誰所賜呢?

後來李治想為妹妹挑選夫君,又何曾關心過新城公主是不是願意接受呢?

帝王之命,無人敢反抗, 新的婚姻不順讓新城公主鬱鬱而終,哪怕是李治為她以皇后之禮下葬又如何呢?這個年輕鮮活的生命再也回不來了。

歸根結底,還是封建王朝害人,公主的兩次婚姻都無不是政/治的犧牲品,如果她生在一個普通人家,必定不會遭受這些莫名的苦難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