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死前留一錦囊,諸葛亮有野心也無法篡位,卻在8年後坑慘蜀漢

西元223年,一代梟雄劉備在白帝城去世。死前,劉備將兒子劉禪與整個國家託付給了丞相諸葛亮,留下了「白帝托孤」的千古佳話,也將諸葛亮和劉備的君臣之情推向了頂峰。因此諸葛亮才會在《出師表》中動情地寫道:

「先帝知臣謹慎,故臨崩寄臣以大事也。」

可以說,劉備的囑託給了諸葛亮無窮的動力。即使讓他油盡燈枯,也要實現先帝興複漢室的夢想。

但實際上,作為一代梟雄的劉備絕不是感情用事之人。戎馬一生的他自然明白,人性是最經不起考驗的。即使忠誠如諸葛亮,也難保不會學習曹操那樣獨攬大權。畢竟曹操一開始,也是漢朝的忠臣。因此,劉備用了兩種手段,保證諸葛亮不至于東泉。

首先,劉備用道德手段「綁架了」諸葛亮。在病榻前,劉備對諸葛亮說:

「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這句話,直接給了諸葛亮合法奪權的名義。但實際上,劉備此舉是以退為進,用道德的手段,逼諸葛亮在劉備面前表態,說明自己絕不會奪權。果然,諸葛亮痛哭流涕地回答:

「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

當然,光「道德綁架」也是靠不住的。因此劉備在制度上留了一個後手,將尚書令李嚴任命為與諸葛亮同級的輔政大臣。不僅如此,劉備還給予了李嚴一個巨大的權力,那就是「統內外軍事」。也就是說,蜀漢的軍事力量掌控在了李嚴手中。形成諸葛亮負責政事,李嚴負責軍事的雙頭格局。

劉備還未去世時,諸葛亮的權力實際已經相當可怕,他身兼丞相、司隸校尉,而且還錄尚書事。由此在建安、章武年間,無論是先主登基之前還是之後,亦無論時局如何變幻,諸葛亮都一直在實質上牢固地掌握著蜀漢中樞的最高權力。若再讓諸葛亮掌握軍權,那和皇帝又有何區別?因此,劉備在臨終前留了一手,將軍權交給李嚴掌管,免得諸葛亮尾大不掉。

相對于諸葛亮,出身東州派的李嚴資歷很淺,雖然官拜尚書令,但實際權力與錄尚書事的諸葛亮有雲泥之別。作為一個曆官不過一郡太守、初為尚書令不過數月的人物,驟然大任加身統領全國軍事,實在太突兀。但是劉備卻給了李嚴一個合理的理由,那就是防禦東吳。

自呂蒙襲取荊州,殺死關羽以及陸遜在夷陵大敗劉備之後,東吳便成了蜀漢的主要敵人。吳人不僅囤重兵與吳蜀交接的永安,而且還在蜀漢後方的南中地區興風作浪,導致夷漢皆叛的嚴重後果。夷陵之戰後,劉備曾親自駐守永安,可謂天子守國門。

因此,以防禦東吳為理由提拔李嚴,是合情合理的。而從荊州、東州、益州三大派系平衡的角度看,李嚴被並列為托孤大臣,也是大家都能接受的。

雖然劉備的計策很完美,但是計畫總趕不上變化。在政治鬥爭的領域,李嚴實在太嫩,竟被諸葛亮三下五除二地打敗。首先,諸葛亮派鄧芝結好東吳,消除了他們的威脅。由此,李嚴駐守永安的理由就已經不成立了。其次,諸葛亮親征南中,李嚴又沒有理由不交兵。一來二去,李嚴的兵權很快被諸葛亮剝奪乾淨。所謂「統內外軍事」,已經名存實亡。

由此,蜀漢從雙頭政治,瞬間過渡為諸葛亮大權獨攬。甚至劉禪自己也說:「祭由寡人,政由葛氏」。

雖然李嚴被諸葛亮奪了兵權,但是其對諸葛亮的掣肘和制衡,仍然不可忽視。「白帝托孤」事件發生8年後,也就是西元231年,諸葛亮發動第四次北伐。在這場戰役中,諸葛亮屢戰屢勝,在鹵城之戰中擊潰了司馬懿的主力,北伐形勢一片大好。

但就在此時,李嚴卻以運糧不濟為由,將諸葛亮招了回來。同時,李嚴還對劉禪上書,說「軍偽退,欲以誘賊與戰」 。很顯然,李嚴想以這種小聰明的手段陷害諸葛亮,讓他北上畏敵怯懦之名。

但是李嚴這兩下子哪能和諸葛亮相比?諸葛亮回到成都後,發現軍糧非常充足,很快便意識到,這是李嚴的詭計。但是諸葛亮早有準備,他已經留下了李嚴寄給自己的所有書信。前後一對,發現李嚴所言前後不符。在鐵證面前,李嚴無話可說,只能乖乖地被廢為庶人。

從李嚴在第四次北伐中的種種表現看,他似乎就是劉備預留防備諸葛亮篡權的暗樁和錦囊。在第四次北伐中,諸葛亮高歌猛進,若讓他再立軍功、積攢威望,很難保證他不陰謀篡權。因此李嚴才會偽造軍令,將諸葛亮召回,使北伐之功毀于一旦。

總而言之,劉備還是太低估諸葛亮的操守,留下了李嚴,最終毀了北伐的大好形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