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為什麼要找外星人?不僅是好奇,還有一個關乎文明存亡的秘密

你是否想過,我們為什麼要尋找外星文明?看似簡單的問題背后,其實隱藏著一個關乎文明存亡的秘密。

時間回到1974年11月16日。

這天,趁著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單口徑射電望遠鏡——阿雷西博望遠鏡改造完畢之際,科學家們向2.5萬光年外,恒星密集的M13星云,發射了代表人類文明的問候——阿雷西博望信息。

這條長2分37秒,由1,679個二進制數字組成的信息,內容非常豐富,有人類DNA所包含的5種化學元素、有人類DNA的基本結構、甚至還有男人的平均身高,以及發射信息時的世界人口數量等等。

當然,還有地球的位置。

在信息中,黃色部分代表太陽系各個星球,左邊最大的圖案代表太陽,剩下的則是行星,這其中也包括了當時還沒有被踢出行星序列的冥王星。

按照實際所處的位置,地球被放在了第三位,而升高了一格,代表這條信息是從地球發出。同時靠近人類形態的圖案,表示人類就生存在地球上。

由于光速的限制,此時此刻,這條承載著人類希冀的信號正在宇宙中疾馳,渴望能被某個外星文明發現并解讀。

其實,這并不是人類第一次向未知星空發出「呼喚」。

在阿雷西博信息奔赴深空之前,也就是1972年3月2日和1973年4月5日,「先驅者10號」和「先驅者11號」探測器,已經分別攜帶著科學家們精心準備的「地球名片」踏上了征程。

這張「名片」由鍍金鋁板制成,長13.5厘米、寬7.5厘米。主要傳遞了,關于地球在宇宙中的位置和該探測器建造、發射的時間等信息。

為了讓「接收者」準確定位太陽系,科學家們用14顆恒定且稀少的脈沖星作為參照,記錄下了它們和太陽的相對位置關系。

這樣,一個天文學相對發達的文明,很容易就能判斷太陽系的位置。

而為了使地外文明準確地了解到探測器的發射地,鋁板上還繪出了太陽系的圖案。

太陽與九大行星按由內向外的順序畫出,圓圈的大小代表星體的相對尺寸。

更有意思的是,科學家們甚至還繪制出了「先驅者」號探測器的太空旅程航跡:由太陽系的第三顆行星--地球出發,繞過第五顆行星--木星,向太陽系外飛去。

最后,鋁板上還刻有人類男女的形象,男人舉起右手表示向外星人致意。

而在他們身后,是相同比例的「先驅者」號飛船的輪廓。一旦有地外文明截取這艘飛船,他們就可以根據飛船的比例,推斷出地球人的身材。

或許是覺得這張「名片」上記載的內容還不夠豐富,在1977年升空的旅行者一號和二號身上,科學家們放置了一張新的「名片——旅行者金唱片(Voyager Golden Records)。

在原先信息的基礎上,這張唱片中收錄了包括普通話、閩南話、吳語以及粵語在內的55種人類語言。還有很多大自然中的聲音,比如雷電、風雨,動物的叫聲等等。

既然叫做「唱片」,那必然得有音樂。

唱片中一共收錄了90分鐘來自東西方各國不同的音樂,包括中國的古琴曲——高山流水。

根據計算,旅行者號探測器在4萬年后,才會分別遇到它們旅途中的第一顆恒星,但距離仍然非常遙遠,那時探測器被捕獲的可能性并不大。

所以更多科學家認為,唱片的最終目標,雖然仍是與外星人溝通交流,但更多的卻是一種象征意義。

它就像一枚在宇宙中游蕩的「時間膠囊」,哪怕人類若干年后消失了,也能夠讓后來者知道,宇宙中曾存在過一個輝煌的人類文明。

當然了,人類尋找外星人或外星文明,所做出過的努力遠不止這三個例子,像「地外文明搜尋計劃(SETI)」,仍在每時每刻,收集著宇宙中傳來的電磁波,從中分析有規律的信號,希望借此發現外星文明。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一個看似簡單,但又不那麼簡單的問題就出現了——人類為什麼要尋找外星人?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背后的故事……

更好地探究生命起源

時間回到1953年。一位年輕的研究生和他的導師,正在進行一場實驗。

他們將水(H2O)、甲烷(CH4)、氨氣(NH3)、氫氣(H2)與一氧化碳(CO),密封在了無菌狀態下的玻璃管和燒瓶中,并將它們連結形成一個回路。

在這個精巧的裝置中,其中一個燒瓶裝著半滿的液態水另一個則含有一對電極。

他們首先將液態水加熱產生水蒸氣,然后將另一個燒瓶中的電極通電,產生電火花。

水蒸氣經過電極之后,會在實驗裝置的底部重新冷凝成液態水,讓整個實驗能夠循環進行。

一周之后,他們震驚地發現,冷凝水竟然變成了淡黃色,而且出現了有機物。

進行這場實驗的研究生叫做史丹利·米勒,導師叫做哈羅德·尤里。他們所做的這場實驗,就是后來大名鼎鼎的「米勒-尤里實驗」。

當然,米勒實驗并沒有直接孕育出生命,他們發現的不過是一些有機化合物,比如氨基酸。

氨基酸是構成蛋白質的零件,而蛋白質又是構成細胞的零件,所以米勒合成的只不過是生命零件的零件。

但這足以讓當時的生物學家欣喜若狂,他們奔走相告,似乎進化論缺失的「序章」已經被找到了,而「我們從哪來」這個困擾人類幾千年的終極哲學問題,也終于告破了。

甚至當時有不少普通人覺得,只要將一些化學物質放到試管中,就能夠孕育出原始的生命。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其實米勒實驗的真相是,我們對原始大氣的成分一無所知,放到試管中的五種元素的配比,也都是連蒙帶猜的。

即便整個猜測都是正確的,他們也只是合成出了一些小分子有機物,這離最終的生命,還差了十萬八千里。

所以,雖然「米勒實驗」證明了化學進化論的正確性,也就是無機物可以轉變為有機物,有機物可以發展為生物大分子和多分子體系,直到最后出現原始的生命體。

但這僅僅是眾多生命起源可能中的一種,科學家們從沒有放棄過其他生命起源形式的研究。

就像地球生物都是碳基生命,但從理論上來說,硅基生命也是有可能存在的。

但由于沒有發現真實的例子,所以這種觀點只能叫做「猜想」或「推測」,無法叫做「事實」。

所以,如果在宇宙中發現了外星人,或者是構造簡單的生命,哪怕他們跟人類一樣也是碳基生命,也能為我們研究生命的起源,提供新的思路和啟發,這對生物科學發展的推動是巨大的,而人類能夠從中獲得的好處,同樣也是巨大的。

科技躍進式發展星際探索、高鐵鐵路、移動支付,人類文明從沒有像今天這樣繁榮過。

但在這一片繁榮之下,卻潛伏著一個讓人難以忽略的事實——停滯。

可能很多人都聽說過這樣的觀點,人類的科學發展進入了瓶頸,甚至已經有了停滯的勢頭。

沒錯,我們的基礎科學確實已經很久沒有大突破了,很多科學家也早就注意到了這一點。

2013年1月30日,《nature》發表文章——《愛因斯坦之后,科學天才絕跡》。

悲觀的感概,現在的科學家就像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一樣,只能為零點幾秒的進步而努力,那些具有顛覆性的科學創新,再也沒有出現過。

甚至近一個多世紀以來,所有的新學科都只是之前學科的混合體,比如天體物理學、生物化學或天體生物學等等。

而現在所有的進步,幾乎都是建立在已知的基礎之上,而不是改變知識的基礎。

德國法蘭克福高等研究所的理論物理學家薩賓·霍森菲爾德(Sabine Hossenfelder)也曾在2018年表示,基礎物理理論的發展在上世紀70年代之后,就已經陷入了停滯,而這種現象并不正常。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這種觀點并不正確,或者說并不準確,畢竟這幾十年來,信息科技的發展速度是有目共睹的。

我們先不說信息科技其實并不等于基礎科學,就說信息科技本身,它也同樣沒有跳脫出,上世紀圖靈、馮·諾依曼那代人構造出的框架。

另外,人不是信息,而是血肉之軀,我們作為物質性的存在,比作為信息的存在更為重要。

所以,世界各地的照片不重要,如何以更廉價、更快捷的方式到達那里更重要;發明癌癥的診斷工具很重要,但是發明癌癥的治療方法更重要。

回頭看看,這些年,針對現實世界的技術改進,確實是慢下來了。

比如,人類的速度突破。

在人類的大部分歷史中,依靠的都是牛、馬等畜力,最高速度基本上保持在每小時40公里左右。

蒸汽機和內燃機出現之后,速度增加到每小時150公里左右。

而飛機出現之后,這個速度更是達到了音速。

火箭是速度的巔峰,人類迄今為止達到過的最高時速是4萬公里每小時,由1969年5月26日返回地球的「阿波羅10號」創造。

但一切到此為止。

上個世紀70年代,波音747第一次從倫敦飛往紐約,如今半個多世紀過去了,這段旅程仍需要8個小時。

幾十年前,當人類第一次踏上月球時,似乎登陸火星、走出太陽系也都是近在眼前的事情,但現在的實際情況呢?

就像前面說的,基礎科學的發展已經放緩,現在的成果大都是之前理論的實踐應用。

所以從本質上來看,我們只是站在前人栽的果樹下面,把好摘的果子摘下來而已。

但現在,好摘的果子已經快要被我們摘完了,只剩下高處摘不到的果子。

可能有人會說,既然摘不到那就索性不摘了,現在這樣也挺好的。

但其實對于人類文明來說,不發展就等同于自取滅亡。

在生物學中有一個重要的冪律關系——動物的能量消耗是它體重的3/4次方。

它的提出者是動物學家克萊伯(Max Kleiber),因此也被稱作「克萊伯定律」。

根據著名理論物理學家杰弗里·韋斯特 (Geoffrey West)的觀點,人類城市其實也能看做是一個「生物」,也就是說,它同樣也適用克萊伯定律

在生物界,能量消耗率驅動著生物生長,由于能量消耗率和體重之間的3/4指數小于1,因此隨著時間的推移,動物的生長必然有停止的一天,整個過程是一個封頂的曲線。

但在人類社會中,資本是促使發展的核心,而資本的本質是人類無盡的貪婪,因此這里的指數是大于1的。

我們將時間作為X軸,城市人口總量作為Y軸,能夠到一個沒有上限,并且增速越來越快的曲線,它將會在某個特定的時間達到無窮大。

要知道,地球上的資源并不會隨著人口的增加而增加,所以這意味著,當曲線達到無窮大時,就是人類文明崩潰的時候。

不過,研究者發現,「創新發明」會影響克萊伯定律中的指數,從而不斷改變曲線的軌跡,最終推遲崩潰到來的時間。

而這就促使人類必須摘到高處的果子,才能有新的「創新發明」出現。

可果樹上的果子總有被摘完的一天,那時怎麼辦?答案只有一個,就是種下新的果樹。

換句話說,就是突破現有的科學基礎理論框架。

但說著容易,具體怎麼做,卻沒人知道。

畢竟從文明誕生至今,人類的發展一直都是摸石頭過河,看不清前路,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和導向。

所以回顧歷史我們能夠看到,文明發展并不是一個線性的過程,而是一個一個節點的攀升。

而如果人類在宇宙中找到了外星文明,那事情就不一樣了。

我們都知道,無論是在學習還是工作中,有一個能夠參考或參照的目標,會讓事情變得事半功倍,文明發展也是同樣的道理。

如果找到的外星文明比我們發達,那麼就相當于在黑暗中找到了前進的方向和目標,文明發展必然會迎來飛躍。

就算他們的科技水平不如我們,我們也能夠通過參考他們迥異的發展方式,在其中尋找突破的契機和方向。

豐富的資源目前,由于能夠參考的樣本只有人類自身,所以科學家們在浩瀚宇宙中尋找外星人時,首先會關注那些和地球環境相同或相似的行星。

如果使用這種參照找到了外星文明,就意味著同時也找到了一顆適宜人類生存生活的星球,而這樣一顆星球,對于人類來說意義重大。

一方面,隨著人類科技水平的不斷提高,對于資源的需求量也在日益增加。

終有一天,整個太陽系的資源,可能都無法滿足人類的發展需求。

另一方面,太陽雖然還剩下50億年左右的壽命,但它實際能讓人類在地球上生活的時間,只剩下了10億年左右。

綜合這兩個方面來看的話,人類如果想要延續下去,遲早要在宇宙中尋找一個新的家園。而既然遲早要尋找,為什麼不從現在開始呢?

滿足自身的好奇

如果說肢體優勢是人類演化出智慧的關鍵,那對未知的好奇就是推動人類發展的關鍵,甚至可以毫不夸張的說,人類能夠取得如今的成就,好奇心絕對是主要的影響因素。

放到對外星人的探索中去,人類執著尋找的根本原因之一,其實也就是為了滿足自身的好奇,畢竟誰不想看看跟自己長得不一樣的智慧生命呢?

就好像爬山,筋疲力竭的爬到山頂,其實并沒有什麼明確的目的,大部分人只是為了滿足好奇心,想看看山頂壯美的景色,或者山的那一邊究竟有什麼。

而這一點可能是所有智慧生命共有的特質。

因此,在某個未知的星球上,或許就有一個智慧生物,正仰望星空,并低喃著:外星人究竟在哪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