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軍處決蘇軍戰俘,一張著名二戰老照片背后的歷史公案

上圖的照片拍攝于1941年6月30日,拍攝地點在今天俄羅斯西北部的科拉半島地區,照片中的德軍士兵隸屬于第136山地步兵團第2連,他們在當天上午的戰斗中俘虜了兩名蘇軍士兵,經過短暫審訊后處決了他們。一名攜帶相機的德軍士兵拍攝了整個過程,可以看出從始至終兩名蘇軍戰俘毫不畏懼。這套照片先是被送到了德軍北方集團軍群司令部,1945年又落到蘇軍手里。戰后數十年這套照片傳遍世界各地,成為蘇軍士兵英勇無畏的象征,同時也成為了納粹德軍違反國際公約屠殺戰俘的鐵證。然而,兩名蘇軍士兵的身份一直成謎。

歷史進入上世紀九十年代,在一篇二戰德國老兵的回憶文章里,1941年6月30日發生的事件似乎有了新的解釋。這名老兵承認當時他就在現場,他詳細敘述了事件發生的整個過程:1941年6月29日,德軍第136山地步兵團第2連連長諾德中尉派出一隊偵察兵搜索摩爾曼斯克山的122高地,不久山上傳來手榴彈的爆炸聲和輕武器的射擊聲,大約半個小時后一切重歸沉靜,到了晚上偵察兵一個也沒有回來。

第二天清晨5點,諾德中尉帶著整個連隊向山上進攻,他們遭到了藏在石縫里的蘇軍猛烈射擊,交戰過程中有些蘇軍士兵倒地裝死,德軍經過后從身后開槍。戰斗持續了數個小時,德軍占領山頂后發現了4名德國偵察兵的尸體,他們死前遭到了殘忍的虐待,有1名偵察兵負傷跳進湖里幸存下來。他向戰友詳細描述了蘇軍的暴行。憤怒的諾德中尉決定判處兩名蘇軍俘虜死刑。他對這兩個人說:「這里沒有軍事法庭,所以由我來判決你們」。接著他命令部下記錄審訊過程并且拍照。

然而俄羅斯的歷史學家很快對這篇回憶文章進行了反駁。根據蘇聯的史料,戰斗當天駐守122高地的是蘇軍第14步兵師的第2營第4連,他們的確襲擊了一隊德國偵察兵,但不是德方宣稱的5個人,而是10到12個人,蘇軍當場擊斃了4個,其余的人跑下山去,并不存在虐殺俘虜的行為,他們還對一名身負重傷的德國兵進行了救護,但后者由于傷勢過重不治身亡。

俄羅斯歷史學家還引用了1941年6月蘇軍最高統帥部的命令,命令要求各部隊想盡一切辦法抓俘虜。122高地戰斗距離衛國戰爭爆發只有8天,最高統帥部對德軍的兵力,戰法,進攻方向幾乎一無所知,他們迫切的需要審訊德軍俘虜。曾經出現過蘇聯偵察兵為掩護俘虜陣亡的例子。因此不會出現德軍所稱的虐殺俘虜的情況。

那麼為什麼德軍會處決兩名蘇軍戰俘?歷史學家認為,德軍第2山地步兵連在122高地戰斗中傷亡慘重,死16傷11人,超過了整個波蘭戰役期間的損失,他們屠殺戰俘完全出于報復泄憤。

這場爭論斷斷續續持續了將近20年之久。2013年,俄羅斯的一批軍事愛好者組織了一場重現科拉半島戰役的戰爭秀。在這場類似于角色扮演的戰爭游戲中。一名愛好者偶然路過一片碎石堆,他發覺這里的場景曾經出現在一張二戰老照片中。經過確認,果然是當年槍決兩名蘇軍戰俘的現場。戰爭游戲結束后,他帶著一支戰爭考古隊回到現場進行挖掘。在一塊巖石下的苔蘚中發現了人骨,兩名蘇軍戰俘的遺骸72年后得以重見天日。令他們更為驚訝的是,在不遠的地方,他們還發現了16名德軍的遺骸,由此驗證了德軍第2山地連傷亡慘重的記載。

犧牲的兩名蘇軍士兵是誰?考古隊員發現了硬幣,皮帶,軍裝碎片,還有一支黑色的圓管。二戰時期的蘇軍士兵沒有德軍那樣的金屬狗牌,他們將個人信息寫在紙條上裝進一支木制的圓管。圓管里的紙片已經發黃變色,但幸運的是上面字跡還能辨認,謝爾蓋.科羅利科夫(Sergey Korolkov),生于1912年,入伍日期1941年6月22日,這一天是衛國戰爭爆發的第一天,斯大林下達了全國總動員令。科羅利科夫從穿上軍裝到犧牲只有8天。

曾經有人通過照片判斷科羅利科夫是一名參加過戰爭的老兵,可以做到面對死亡毫不畏懼。然而進一步的調查更加顛覆了人們的認知。考古隊員根據科羅利科夫紙條上留下的地址找到了他的家鄉基洛夫 。從當年的戶籍檔案里發現就在開戰前10天,他還是一名礦工,并且已經娶妻生子。無論從他當年服務的企業和當地的警局,科羅利科夫沒有過任何不良記錄,他是一個安分守己的老實人。他工作礦井出產重要的戰略物資磷灰石,根據當時的規定科羅利科夫不在首批征兵之列,因此可以肯定他是自愿報名參軍的。

科羅利科夫的女兒妮娜如今生活在距離莫斯科不遠的特維爾,2013年她已經73歲了,她不記得父親的樣子,科羅利科夫離開家時她只有一歲,多年來父親的下落被定義為失蹤。得到消息后她愣了半晌,接著無聲的流下了眼淚。72年過去了,如今她有了6個孫子和外孫,科羅利科夫如果泉下有知應該也有一絲欣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