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月第一人在月球上經歷了什麼?返回地球后,相信上帝是存在的

地球上37億年的生命演化史,發展到今天雖然經歷過大大小小二十余次的物種滅絕事件,但地球上仍有數百萬個物種存在,唯獨人類發展出智慧文明,靠著聰明的大腦殼建立起科學體系,用各種高科技來滿足人類的好奇心。無論是探測地球上最深的馬里亞納海溝,在那1.1萬米深的海底深淵尋找著未知,還是去地球上的最高峰珠穆朗瑪峰尋求超越和刺激,人類不斷的行走不斷的前進,每一步都是在滿足好奇心。

人類是一種很奇怪的物種,面對任何事情在我們的頭腦里都會率先建立起一種虛幻未知的故事,尤其是超越現實超越科學的那種,這就是純純的探奇心理。

月球是距離我們最近的自然天體,在人類的發展演化之路上應該會經常抬頭仰望星空,畢竟夜空之上它是最大最亮的那一顆。但是在400多年前伽利略第一次把望遠鏡指向星空,我們在地球上也可以更加清晰的看到夜空中一些之前從未發現過的東西。

例如伽利略就發現在木星的周圍還存在四個小亮點,它們一直在繞木星運動,這也成為哥白尼日心論的證據之一。同時對于最熟悉的月球,我們發現它表面上的一些輪廓幾乎是不變的,后來也逐漸地意識到月球只有一面正對著地球。

月球正面明暗相間的輪廓實際上就是月海,月球上被隕石撞擊后形成的大規模隕石坑。這個伴隨地球40多億年的衛星,因為被地球潮汐鎖定,導致只有一面正對著地球,那麼它的背面是什麼樣子?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越來愈多的猜測陰謀論,也就出現了。

畸形競爭的產物,阿波羅載人登月

現在美國和俄羅斯在太空領域的發展仍然算是名列前茅的,當然最近二三十年我國作為后來者,但是發展速度迅猛,也很快要到達第一梯隊,無論是探月的嫦娥工程還是深空探測「天問系列」,第一顆就是「天問一號」直奔火星,當然還有中國空間站的正式上馬,無一不讓人稱贊。可能美國一直都想不通,為什麼中國被處處技術封鎖,還能發展的如此迅猛。

美國和俄羅斯現在在太空探索領域的成就主要還是在上個世紀所積累的,二戰結束之后,美國和前蘇聯就進入冷戰時期,不僅僅是在軍事上展開競爭,在太空探索、地心探測以及深海探索領域都有很強的對抗。

以載人登月為例子,美國要把宇航員送到月球表面完全就是在爭一個面子,畢竟在之前的幾個回合里都輸了。例如蘇聯發射了人類的第一顆人造衛星、蘇聯第一個把人類送出地球之外,甚至同樣是蘇聯完成了對月球背面的拍攝。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美國展開了阿波羅載人登月計劃,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終于成功把宇航員送上月球表面,因此說載人登月是畸形競爭下的產物。

1969年-1972年,NASA一共進行了7次載人登月,從阿波羅11號到阿波羅17號,只不過阿波羅13號失敗了,最后一定成功6次,把12名宇航員送上月球表面。

阿姆斯特朗作為阿波羅11號的指令長,他是第一個登上月球的人類,在他從月球上返回之后,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表示:自從自己登月返回之后,我開始相信上帝是存在的。

登月第一人在月球上經歷了什麼?

載人登月項目中一共有12名宇航員登上了月球表面,但是大部分人都只對阿姆斯特朗有印象,就是因為他是登月第一人,有這種非常重要的意義,當然也承擔著一定的風險。

1969年7月16日土星五號大推力運載火箭點火升空,阿波羅11號帶著三名宇航員從地球出發前往38萬公里之外的月球。經過5天的時間,飛船到達月球附近軌道,在1969年7月21日4時17分在月球靜海地區著陸,兩位宇航員尼爾·阿姆斯特朗和艾·奧爾德林成功登月,而柯林斯需要守在繞月的指令艙中,等待兩名宇航員的返回。

01、真實的小插曲

阿波羅11號一共在月球上待了21小時36分鐘,兩名宇航員也只出艙活動了兩個半小時左右,在完成了所有的既定任務后,兩名宇航員返回登月艙休息后準備起飛返回地球。忽然他們發現斷路器開關的一根線掉落,這意味著無法啟動開關點火。在登月艙中一番搜尋,宇航員奧爾德林找到一只筆,正是通過這只筆,把它插進原來斷路器連接的小孔內,最后阿姆斯特朗點火成功。

只能說俄羅斯如果找不到那只筆可能就是另外的故事了,或許守在指令艙內的柯林斯就要自己返回地球了。

02、陰謀論中的說法

埃德加·米切爾是阿波羅14號的宇航員,他是第六位登陸月球的人類。一直以來他的非議是最多的,這名宇航員返回地球后不僅一次公開場合中表示自己在月球上有被人注視的感覺,暗指自己在月球上遭遇了外星人。

他還提到阿波羅11號也曾有類似遭遇,他說在阿波羅11號宇航員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登上月球后,曾向指揮中心報告稱:「那里有許多大東西,看上去與眾不同,真的非常巨大!它們就是隕石坑的「對面」,像是坐在那里看著我們登陸月球一樣」。

當然,對于這種說法一直以來都被當成是陰謀論,12名登月宇航員目前只有奧爾德林在世,在我國嫦娥之父歐陽自遠一次演進中特意提到,他曾跟奧爾德林交流過,奧爾德林的回復是:這一切都是在胡說八道。

說在最后

無論怎麼說,阿波羅11號畢竟是載人登月的第一個飛船,阿姆斯特朗以及奧爾德林承受的壓力是巨大的,同時也真的遭遇了一個小意外,在他們返回地球后稱「相信上帝存在」其實也并沒有多麼奇怪。信仰總能給人力量,同時也能自我救贖,再者說美國人信上帝真不稀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