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地下醞釀大地震?比超級地震更可怕的,是超級火山

這個地球不平靜,地震、火山、海嘯、颶風……各種自然災害給人類帶來的威脅和破壞,都是我們無法抵禦的。

以目前人類的科技而言,我們只能寄希望于這些自然災害發生時威力不夠大。不過,此時此刻,美國地下或許正醞釀著一場大地震。

我們知道,所謂的地震,其實就是地質活動的一種表現,其根源在于地球的板塊構造。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地下,就存在著這樣的一個特殊構造——聖安德莉亞斯斷層。所謂的斷層,就是地殼在力的作用下發生斷裂的情況,斷裂面的兩側會出現比較明顯的相對位移,這就容易發生地震。

這個聖安德莉亞斯斷層的長度達到了1287公里,在這個狹長的美國西部州的地下,聖安德莉亞斯斷層也幾乎沿著這個州的行政區劃綿延了其西部和南部,並且一直延伸到了墨西哥境內。

科學家指出,聖安德莉亞斯斷層是太平洋板塊和北美洲板塊的分界線。這條分界線上有三個比較值得關注的板塊邊界,一個在斷層北部,一個位于斷層南部,二者之間還有一個邊界。

最令人擔憂的是,加利福尼亞州是美國經濟最發達的州,如果把它單獨算作一個國家,其2017年的GDP甚至可以排到世界第五!該州也是美國人口最多的州,擁有著大量的現代化大都市。

這意味著,一旦聖安德莉亞斯斷層發威,尤其是發生在主要設施附近時,其可能造成的傷害將是毀滅性的。在歷史上,人類已經多次見證過它的威力了。

1906年,美國三藩市發生了一場裡氏7.8級的大地震,導致數千人失去了生命,近30萬人無家可歸;

還有1989年,加州聖克魯斯附近發生了一場6.9級的地震,當時有65人在地震中遇難。

在聖安德莉亞斯斷層的南部,洛杉磯縣也遭受了地震的襲擊,出現了建築的損毀和人員的損失。

然而,在聖安德莉亞斯斷層北部和南部之間的中部邊界,板塊運動卻出人意料地平靜。在這條邊界的兩側,兩個板塊的移動速度僅有每年26毫米,和其他部分相比就要平靜得多了。沒有快速的移動,也就不會在板塊交界處積累太多的壓力,因此這裡從理論上不太容易發生大型的地震。

不僅僅是理論,實際情況也是如此。至少在人類歷史上,沒有過任何記載表明這裡出現過超過6級的大規模地震。地質學家進一步考察,認為至少在過去2000年的時間裡沒有出現過大型的地震。

那麼這是否意味著當地的美國人就可以完全放心了呢?

也不是,根據最新的一項研究,這裡可能確實發生過大規模的地震,而且未來不排除再次出現的可能。

要知道,地殼內部的地質結構,是非常復雜的,可以說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尤其是在聖安德莉亞斯斷層,儘管有3個邊界,但畢竟屬于同一斷層,彼此之間還是會產生影響的。任何一部分的微小變化,都可能在另一部分引發胡蝶效應。不論是南部還是北部的邊界出現地震,都有可能給中部造成影響,所以理論上是無法排除中部邊界出現地震的可能性的。

從地質考察的角度,科學家也發現了這裡發生地震的可能。根據對地殼內部摩擦導致的有機物變化,可以發現這裡在史前時代出現過的大地震。再利用放射性的鉀和氬的同位素比例,地質學家可以追溯這些地震發生的時間。

美國地質調查局的地震學家們經過這兩方面的研究,得出結論:這裡確實在史前時代發生過比較大的地震,其級別和1989年聖克魯斯附近的地震差不多。美國地質調查局的地震學家指出:這很可能是人類首次在聖安德莉亞斯斷層中部發現大地震斷裂的證據。

而且,他們所發現的這些地震,有一部分發生在距今不到300萬年的時間。要知道,300萬 年的時間看起來很久遠,但完全不足以讓地殼發生明顯的變化。也就是說,這裡仍然具備發生6級以上地震的條件,聖安德莉亞斯斷層上方的那些美國重要城市的人們,需要提高警惕了。

另一方面,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地質學家Stephen Cox則表示,當地人不需要過于擔憂,因為加州的建築在應對地震方面還是有一定能力的,而地震本身又是在所難免的。作為地質學家,他們需要做的就是未雨綢繆,力求在地震真的發生時大家能夠有所準備。

實際上,對于美國來說,與其擔心地震,不如為另一件事擔憂,那就是超級火山。在美國的地下,就隱藏著一個極具破壞力的超級火山——黃石火山。

在最近210萬年的時間裡,黃石火山一共噴發過3次,上一次是64萬年前。科學家推測,其噴發週期大約就是60萬年,這可能意味著下一次噴發隨時有可能發生。

超級火山噴發比普通的火山要可怕得多,其火山噴發物會直接給附近的居民帶來致命的打擊,甚至可能會遮蔽陽光,導致全球性大降溫,以及大量生物的死亡,堪稱是世界末日。

在自然災害面前,人類還是顯得束手無策,十分渺小。希望科學家們能夠早日聯起手來,讓人類文明提升到1級宇宙文明,至少不用再擔心地球上的變化可能造成的世界末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