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出征新疆前,和一老頭下棋贏了,得勝回來後再和老頭下棋卻連輸三局,為什麼?

左宗棠是清代版本的「諸葛亮」,時人評論他多近于妖人。

他對社會、國家貢獻極大,可以這麼說,如果沒有左宗棠收復親疆故事,可能現在的新疆就不是我們的了!

左宗棠出生于的1812年,那個時候還是嘉慶皇帝年間。

他年紀小卻有大志向,在他讀書期間,不僅攻讀儒學,而且對于雜學也特別感興趣,涉及到歷史、地理、軍事、經濟、水利內容,左宗棠都能刻苦鑽研。

(宗小時候)

他好像非常明白,經營好一個國家跟儒學沒有什麼多大關係,反而要用到很多雜學方面的知識。

等到他長大掌權之後,這些知識都給起到很大的作用,他也是當時「經世派」的一個重要代表性人物。

1867年,陝西、寧夏發生民亂,並且涉及到了新疆。中亞的浩罕汗國,趁機盤踞在新疆,建立起「洪福汗國」,沙俄也在1871年的時候侵佔了伊犁。

恰好到了1874年的時候,日本為了爭奪與清朝在朝鮮半島的控制權,于是藉口發動了侵台戰爭,向當時的清政府投石問路,一時之間,內憂外患。

李鴻章當時是非常忌憚日本的,所以他想放棄塞外,放棄新疆,把國家的有限資源投入到「海防」上面來,這也是當時清政府著名的關于「塞防」和「海防」的爭論了。

國事糜爛,清庭想要放棄新疆了,因為中央財政崩潰,國庫已經沒錢了,再加上當時的新疆是個不毛之地,收回那些個蠻荒之地,也沒有什麼大作用,清庭就是麼想的。

左宗棠就是在這種壓力下,挺住了時人放棄新疆的大眾思想,堅決要收復新疆,將那些盤踞在中國土地的外國勢力全部驅趕出去。

(左公劇照)

但是,清庭國庫沒有錢這個是事實,所以雖然朝庭也有認同左宗棠想法的,但這些都是一小部分人。

皇帝也沒有辦法,于是對左宗棠說,「你要是想收復新疆,你就去,但是國家是不會給你一分錢的,你得自己想辦法,你能收復那當然好,但是你興師動眾地去收復新疆,如果失敗了,那可是要問罪的!」

打贏了沒有好處,打輸了卻要問罪,並且還要自籌糧餉,這在當時的朝臣中,都覺得這一件事情是討不了什麼好處。

朝庭說放棄了,你就跟著放棄得了唄,何必自找麻煩,反正清國那麼大,少了新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左公念念不忘的新疆)

所以,在一段期間的左宗棠是被孤立的,大家對他都是避而遠之,不願意去摻和他的事情,也不願意和他攪和在一起,不想跟他走得太近。

左宗棠非常苦惱,收復新疆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拓邊,也不是國家的仁政,而是國家的責任所在啊!

這是對道義的堅持,對國家主權的堅持,但是竟然沒有人理解到這一深層次的原因。

所有的大臣都將國家道義和國家主權事功化了,做什麼事情,都要先想一想,能否從裡面拿到什麼好處,有好處就一擁而上,沒好處就避而遠之。

說那時,左宗棠心裡苦悶,就走到了大街上,看到一個老頭在那裡擺棋,上面掛著一塊幡,兩行大字,「一角揪枰,佈局自有其中樂;雙奩黑白,收官領會神仙機」,橫批「天下第一棋手」!

(下棋)

左宗棠于是坐了下來,和那老者手談一局,消磨一下自己心中的苦悶。

三局三勝,平時下棋不怎麼厲害的左宗棠竟然在今天有如神助,每一落子都極盡巧思,佈局深遠,把那老頭打得了個落花流水。

左宗棠哈哈一笑,心中之鬱悶一掃而光,他對這老頭說,你的布幡可以撤下來了。

老頭不服,說,「最近,我得到了一本上古孤本,正在研究,過幾個月你再來,我一定能贏你!」

左宗棠一介封疆大吏,當然也沒有時間在這裡和老頭瞎咧咧,他又立即投入到了收復新疆的緊張運作當中。

他命令手下胡雪岩開始籌備糧餉,胡雪岩不愧是後世商家所稱道的「紅頂商人」,他向各省借餉,又以餉為抵押,向外國銀行借款,最終籌備到了這一次收復新疆所用的糧餉。

僅一年時間,左宗棠率領著他的軍隊西征,收復了除伊犁以外的新疆領土。

(出征)

1880年,左宗棠抬棺又從肅州出發,以「壯士長歌,不復以出塞為苦也,老懷益壯」來激勵自己,表示了不收復伊犁就血戰到底,死在新疆的決心。

清庭得知俄國也增兵伊犁之後,非常擔心中俄友誼會全面破裂,于是召回了左宗棠。

而俄國也是僅僅做個樣子而已,他們的國家其實比清國更虛弱。

于是,在這樣的一種情況,反而是沙俄願意促使與清國和談。

1881年,中俄談判,清庭把左宗棠踢出局,讓一名叫做「曾紀擇」的官員專門負責此次和談。

在清庭與俄方代表訂立《伊犁條約》前,看似清國掌握了主動權,但是仍然割去了霍爾果斯河以西的領土,並且還增加了戰爭賠款。

對于這一次的談判的結果,左宗棠是這麼評論的,「伊犁僅得一塊荒土,各逆相芘于安,不料和議如此結局,言之腐心!」

但是這些話,是不能公之于眾的,這會讓皇帝反感的,左宗棠只是私下與友人交流而發自內心的遺憾和痛心而已。

于是,在清庭刻意的塑造和宣傳下,又或者是朝野上下的自我欺騙。

導致了清國上下,都認為這一次談判是前所未有的勝利。

就這樣,左宗棠又苦悶了一回,他又來到集市上,又碰到了那個下棋的老頭,他又坐了下來,與老頭手談三局,但是結果卻是三連敗。

老頭高興的說,我早就知道你是左宗棠左大人了,只是當時你要去收復新疆,所以我才讓你贏的,當時只是祝願老大人在收復新疆時能有一個好心情,能開一個好兆頭。

現在,新疆收復了,大清國勝利了,我就不會讓你了。 聽了老頭的一番話,左宗棠更是難過了,他一時千言萬語,卻難于與人訴說,更哪堪現在是那「冷落清秋節」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