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臨死前,對褚遂良留下一句遺言,卻成了武則天封后的導火索

一、李世民臨終前的糾結

西元649年,李世民的生命進入了倒計時。人們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但對于李世民這樣的人物來言,所謂的「善」,就不能用尋常標準考量了。因為李世民「走得」一點也不放心。若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他的太子人選是李治。

其實,早在廢掉前太子李承乾之後,李世民就後悔過,拉著長孫無忌的手表示:「你看,我家雉奴(李治乳名),太善良和仁弱了,這種性格當皇上怎麼可以?你再好好瞅瞅李恪,這小子多像我,不如換個太子人選如何?」

哪料卻遭到了長孫無忌的反對。至于理由李世民心裡早就清楚。

其一:李恪的生母是隋煬帝的女兒,他若當了皇上,這天下姓李,還是姓楊?就算還是姓李,可這算哪門子事,實在好說不好聽。

其二,李治是正宗嫡子,你跟長孫皇后親生的。哪有放著嫡子不傳位,卻給庶子的道理。

當然更深層次的原因則是其三:一旦李恪當了太子,接了李世民的班,那麼長孫無忌還能在大唐呼風喚雨嗎?李治則不同了,是他的親外甥,性格軟弱,更符合他的需要!

就這樣在長孫無忌的阻擊下,李世民放棄了更換太子的想法。如今他預感到大限將至,自然就更加擔心仁弱的李治,能否順利接班等,這可是關係到李唐未來的大事。因此李世民的遺言,就顯得格外腹黑和矛盾!

所謂的腹黑,主要是針對李勣(徐茂公)。他可是執掌兵權,並在大唐軍中擁有巨大威望的人物,既是大唐戰神李靖的弟子,更是瓦崗山勢力的瓢把子,若鎮不住李勣,那還如何了得?

故而,李世民立馬找茬貶李勣出京,剝奪了他的兵權,隔斷了他跟軍中聯繫,然後告知李治:「倘若李勣對我的這個安排,露出任何不滿,啥也別說立刻殺掉。若他乖乖聽話,那麼等我去世後,你就把他召回來。如此一來你就等于成了李勣的恩公一般,可以駕馭他了!」

人們都喜歡拿這件事,痛斥李世民腹黑,並為李勣鳴不平!但問題是,李世民再腹黑也比濫殺好吧?更何況李治,實在讓李世民不放心呢——李世民不僅僅只是皇上大哥,他也是位當爹的人。最苦莫過父母心,李世民也是如此!

而李世民遺言中的矛盾,則體現在了他對褚遂良上。李世民先是對李治表示:如今我給你留下了兩位托孤重臣,一個是長孫無忌,另一個是褚遂良,有他倆在,大唐絕對無恙,我也可以放心去了。(出自《舊唐書》:無忌、遂良在,而毋憂。)

哪料又一轉臉,鄭重告知褚遂良: 無忌盡忠于我,我有天下,多是此人力。爾輔政後,勿令讒毀之徒損害無忌。」(出自《舊唐書》)

直白翻譯便是:長孫無忌對我忠心耿耿,我能當皇上(玄武門之變),多虧了他不要命的幫助和力挺。所以,你雖也是托孤重臣,但一定要好好保護長孫無忌,別讓他受到傷害(主要指讒言)。

瞅瞅李世民臨終前有多糾結,先是表示:我這回真的放心啦。隨後卻又不放心——明明李治,也在當場呢,他卻不對李治說,而是特意叮囑褚遂良!那麼李世民這是怎麼了,為何如此糾結難解?大致兩種解釋!

二、鑰匙在長孫皇后身上,還是李治身上?

第一個讓人容易想到的便是,長孫皇后臨死前的遺言。

長孫皇后堪稱是李世民在最愛和賢內助。在玄武門之變前,親自出來鼓舞士氣,並表示:放心,我就在秦王府等著,咱生死與同!

在李世民當了皇上後,經常被魏征給頂得下不來檯面。終于李世民急眼了,怒吼著要殺掉魏征這個「鄉巴佬」。長孫皇后連忙換上皇后服裝,以皇后的身份告知老公:擁有魏征這樣的臣子,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決不能殺他。除非你想當第二個隋煬帝!

而在長孫皇后臨終前,也是表示出了對長孫家族的擔憂,讓李世民別那麼寵著長孫無忌和我們長孫家族的子孫們,要重用房玄齡等人才對。其實就是怕外戚干政發生!

只可惜李世民沒有聽從。在長孫皇后去世後,長孫無忌便一路高升,恩寵無以復加了。因此,當長孫無忌阻擊李世民更換太子時,他已經不是一個人在戰鬥,而是代表著朝堂上的最大勢力。

這其實就是一種訊號。所謂:你敢用李恪換下李治,那麼當你不在後,我們就敢再換回來。這可意味著大唐內亂,李世民再強悍,也不得不考慮和妥協!

故而,李世民早就意識到了,所謂月盈則虧,長孫無忌越牛,那麼他的敵人就越狠。如今長孫無忌擁護李治,只要保住了長孫無忌,那麼大唐就亂不了,因此這才叮嚀褚遂良,務必保護長孫無忌。

那麼這種解釋有道理嗎?當然有道理!不過,卻還有個疑問沒有解答,所謂歷來的帝王托孤,只要是兩個人以上,其實就代表著一種平衡構造。如劉備托孤諸葛亮和李嚴,一個主政,一個主軍。哪有如李世民這般,把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的?

因此這就又出現了第二種解釋,鑰匙在李治身上!

須知李世民對褚遂良說這話時,長孫無忌和李治都在場呢。按理說,要求保護臣子的話,應該對未來的皇上李治闡明才對,這才是正理。如今李世民卻對褚遂良說,這就是反常為妖了!

腹黑解讀便是,在指點李治,若發現長孫無忌有外戚干政的嫌疑,你想幹掉他的話,那麼就要先對褚遂良動手!從事情的發展和最終解決來分析,非常不幸,這個腹黑解讀,竟然成為了歷史事實!

也就是說,李世民臨死前,用這樣一個遺言,一個反常舉動,給李治指出了一條生路,猶如他腹黑對待李勣一樣,不同點僅僅在于,對李勣啥都在明面上,而對長孫無忌卻潛伏在水面之下。

三、成了武則天封后的導火索

隨後的發展,很戲劇化。因為揭開這一切的人竟然是武則天!

猶如所有父母看孩子一樣,在李世民眼中,李治是個乖乖崽。但實則根據史料看,李治遠比李世民還玩得大。在李世民患病期間,他跟武則天竟然產生了,不清不楚的情愫。這是李世民眼中「仁弱」的李治嗎?比他當年玄武門之變後,霸佔弟媳巢王妃,還要猛!

李世民死後,武則天遵照大唐規矩出家為尼,隨後被李治弄回了後宮。此刻,無論長孫無忌還是褚遂良,都並未過多阻止。因為長孫無忌依舊執掌大權,李治還在當橡皮圖章角色。

不過此刻的李治,已經開始不滿了——你長孫無忌想當諸葛亮,但問題是我李治並非劉阿斗。這其實便是李治和長孫無忌的根本性矛盾,只不過通過武則天封后事件,徹底爆發。

這是李治跟長孫無忌、褚遂良的決戰。果然褚遂良站在最前面,強悍阻止,為此不惜「 遂良致笏于殿陛……仍解巾叩頭流血」。

長孫無忌則躲在褚遂良後面,火力全開力挺支援。李世民臨終前所言的「保護好長孫無忌」,褚遂良果真做到了!

李治和武則天對此無可奈何,就在兩人山窮水盡時,李治想起了李勣。于是親自詢問。李勣表示:這是皇上大哥你的家事!所謂不反對,就是支持!拿到李勣的態度後,李治動手了,第一個針對的,自然便是褚遂良!

西元655年,武則天被冊封為皇后,褚遂良則被貶出長安,到潭州出任「都督」,隨後則是被一貶再貶,直至到了愛州(今日越南清化)。至于長孫無忌,他最慘了。成了武則天封后的「祭品」,西元659年自縊而死!

李世民臨終前的一句遺言,就這樣七拐八拐後,竟然變成了武則天封后的導火索,面對這個結果,真不知李世民若地下有知,會如何感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