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住宿,老闆見他草鞋穿反,讓他躲進壽材裡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男子住宿,老闆見他草鞋穿反,讓他躲進壽材裡逃過一劫
2021/11/01
2021/11/01

明朝天啟年間,江西贛縣有一個秀才叫劉森,連考九年都沒有中舉,心灰意冷之下想投河,恰好被一位周易先生攔下,事後,先生說他四柱多「木」是富貴命,千萬不要輕生尋死,將來一定大富大貴。

劉森見老先生白髮白須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不自覺便相信了他的話,心裡非常高興地回家了。回家後,劉森苦思冥想,最終決定將坐落在梅嶺驛道上的祖屋改成客棧做起了買賣。

梅嶺驛道貫通南北,商賈如雲,貨物如雨,萬足踐履,冬無寒土。劉森開的客棧生意非常好,不能說日進鬥金,但是幾乎日日客滿。

這一天,劉森在櫃檯上扒拉算盤,一個穿著麻衣,蓬頭垢面的漢子求劉森收留,他自稱叫楊老六,想到客棧做個夥計混口飯吃,劉森見他手臂上有傷,怕來路不明有心拒絕。

楊老六見狀眼珠子一轉,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聲淚俱下說道:「家鄉饑荒,一家老小逃難出來,路上遇盜賊,全家只有我一人活下來,求掌櫃可憐,賞口飯吃就行。」

劉森聞言有些心軟,他覺得大丈夫膝下有黃金,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輕易下跪,楊老六定是走投無路才會這般作踐,于是答應收留他做了夥計。

客棧裡多了一個夥計,劉森輕鬆了不少,楊老六手腳麻利幹活不偷懶,又能說會道能夠哄客人。劉森空出許多時間,閒時便在櫃檯看書練字,小日子過得很滋潤。

半年過去了,這一天下著大雨,大堂沒什麼客人,楊老六趴在桌子上打盹,劉森在看一本新買的雜記,這個時候,他忽然覺得眼前一暗,抬頭看見一個身穿蓑衣,頭戴斗笠的老人家微笑著站在櫃檯前。

劉森立刻驚喜地站起來說道:「老人家怎麼是你?」原來老人正是攔下劉森投河的周易先生,老先生叫作袁阿公,此次受知府邀請,幫其父親擇吉地,途徑此地遇上大雨前來住宿。

劉森親自領著袁阿公到客房,並且奉上茶水等,袁阿公面色不好,有些疲憊,晚飯沒吃就休息了。到了第二天,劉森到門前叫袁阿公吃早飯,門沒上鎖,他推門而入就見袁阿公摔倒在地上。

劉森一介書生,手無縛雞之力,趕緊喊來楊老六,兩人合力將袁阿公搬到床上,劉森抬手摸了一下袁阿公額頭,感覺非常燙手,又見其面色赤紅,想必是昨日大雨感染了風寒起身找水喝暈倒在地上。

于是,劉森找來郎中替袁阿公問診,他親自煎藥喂袁阿公服用,半個月之後,袁阿公恢復氣色可以下樓走路。

這些天,劉森閑來沒事就陪著袁阿公說話,從中瞭解到袁阿公年輕時曾任某府縣尉,只因不願意與同僚同流合污,掛印回鄉,最後儒轉道,成了一位周易先生。

袁阿公飽讀詩書,常常由簡入深替劉森解惑,原本枯燥無味的四書五經在袁阿公引經據典之下變得生動起來,這一天,袁阿公正在講解橫渠四句的時候,楊老六突然來稟告說是木材到了。

原來伴隨著客棧生意興隆,桌椅板凳損壞也很嚴重,劉森就想找村民定制木材,打一批結實的桌椅,經過村民的推薦選用柏樹做料。

這一天,村民親自用驢車拉著挑選好的柏樹到客棧讓劉森查驗。

袁阿公覺得有趣,就同劉森一同到客棧後院查看木料。只見驢車上放著一整根完好無損的柏樹,村民拿出鋸子,鋸了一個截面,瞬間香味撲鼻,他將木屑吹掉之後,志得意滿說道:「這棵柏樹油脂濃厚,截面光滑是柏樹裡的精品。」

劉森定睛一看,發現了樹上有許多類似年畫上魑臉的節疤。村民解釋道柏樹節疤越多越珍貴,劉森問這棵柏樹要多少錢?村民說二十兩,概不還價!

劉森覺得只是打桌椅板凳,沒必要買那麼貴的木材,剛想開口拒絕不買,就被袁阿公攔下,他撚著鬍子說道:「我替劉掌櫃做主,這柏樹二十兩要了。」

村民高興地收下錢,說了幾句奉承話開心地走了,剛才劉森看到了袁阿公向他使眼色這才花了二十兩買下木材。

事後,袁阿公解釋道:「這棵樹的截面裡,有不低于五十道圈,說明樹齡在五十年以上,村民不識貨,其價值應該百兩以上,並且此樹齡越大,用來做壽材再好不過了,可以保遺骸千年不壞。」

古代的人對身後事非常重視,劉森聞言非常高興,他找來鎮上最厲害的木匠打造了一個七尺三的壽材,為了怕客人忌諱,將其藏在一處偏房裡。

一個月之後,袁阿公告辭離開。這一天,劉森剛從茅房回來,就聽見楊老六在與人爭吵,他上前查看,就見楊老六在推搡一個年輕人。

自從劉森開了客棧之後,也練就了一身看人的本領,他見年輕人雖然穿著破爛,但是指甲裡沒有泥垢,而且草鞋也穿反了,斷定此人平時很少穿草鞋,分不清左右,一定是落難的公子哥。

楊老六見劉森來了,便說道:「這個人好無理,都說了沒有客房了,他偏要住進來。」年輕人聞言臉色噪紅,眼裡露出惶恐。

劉森心善,覺得年輕人應當是遇到了難事,出于好心,他決定幫年輕人,于是說道:「客棧確實已經客滿,但是還剩一間存放壽材的房間,你忌諱住下嗎?」

年輕人露出笑容,他點頭同意。

第二天,十幾個衙役氣勢洶洶的包圍客棧,片刻之後,一個身穿飛魚服滿臉絡腮胡的官差挎刀大步走進來,他怒目環顧四周,大聲說道:「錦衣衛奉魏督主的命令緝拿犯臣之子,爾等如有包庇,禍及全族。」

說完,官差讓手下拿著畫像對店裡的客人一個個對比,劉森看到畫像之後,心頭一咯噔,這畫像上的人,正是昨日住店的年輕人,原來他是禮部周侍郎之子,周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