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時候,妃子侍寢是怎樣的流程?固定時間,固定程式,復雜至極

古時候,人口數量不如現在這麼多,所以,大多數家庭都希望自己家能夠人丁興旺。

比如,平民百姓希望自己家裡男丁多些,因為能夠增加勞動力,讓自己的家庭衣食無憂。而官宦之家,希望能夠家族產業或者是家中權勢,能夠有人繼承。

帝王之家自不用談,沒有哪個帝王希望自己後繼無人。再者,生在皇家,權力之爭的殘酷,那也不是一般家庭可比的。 在通往至高無上的那個寶座的路上,少不了會發生一些爭鬥,因此,在皇家子嗣綿延,便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于是事關子嗣的侍寢一事顯得非常重要。

關乎國本的侍寢

皇帝,雖立于萬民之上,但是卻不比生在世間閒適,自由。 大多現代人會以為皇上擁有後宮佳麗3000,便可以想寵愛哪個就寵愛哪個。可是其實事實並非如此,甚至寵倖妃子一事的流程相當復雜。

現代人講究,你情我願的結為連理。古代雖然也有,但是在皇家大多不是,皇帝後宮中的女人大多是朝中官宦世家的小姐們,他們踏入後宮,一方面是為自己能有尊貴的身份,另一方面,也是為家族爭取一分榮光。

所以皇上如果不能雨露均沾,而是偏寵其中哪一人,那麼,在前朝,各方大臣一定會心有不甘,沒准還會導致朝局動盪。另外,皇上的喜好被人知曉,便是被人抓住了弱點,作為皇上,想要他性命的,可大有人在,自然不能給任何人這樣的機會。

所以在侍寢這件事上,已經不是皇帝自己的事了,而是事關整個國家,從而侍寢在歷朝歷代都有相關的規則

專人掌管

掌管侍寢一事,大多有專門的官員比如周朝時,負責此事的叫做陰令,侍寢的人是誰,便由陰令負責記下。到了東漢時期,這件事情是由皇帝身邊的宦官負責,雖然負責的人不一樣了,但是它們的作用是一樣的,都是為了後期的如有問題可以有證可查,也是為了確保皇家血脈的傳承。

後來掌管此事的,便有了專門的部門叫做敬事房,他們不同于前兩者,只是負責記錄,而是有固定的時間,會有宮人端著寫有嬪妃們名字的綠頭牌拿給皇上,待到皇上挑選完之後,他們便安排事寢一事。

為什麼侍寢這件事情要這般勞心勞力的認真謹慎呢?因為後宮的女人為了掙寵有的時候也會幹出一些不恰當的事來,比如漢景帝有一次要召幸程姬,而不巧的是當時程姬來了月事,無法侍寢,可是又不想放棄好不容易的來的機會,于是就派自己身邊的侍女精心打扮一番之後,去到已經醉到不行的漢景帝身邊,服侍漢景帝一夜春宵之後,這位小婢女竟然懷孕了。

這樣的欺君之事如果經常發生,不僅是混淆了皇家血脈,也影響了後宮的規章制度。 所以在這個時候能夠有專人對侍寢一事進行仔細的記錄並負責,便能夠避免了。

不同于敬事房有綠頭牌,可以讓皇上選擇侍寢的嬪妃,那麼沒有綠頭牌的時候,侍寢的人如何抉擇呢?

擇定人選

唐朝時風流的唐玄宗曾想出了幾個不同的辦法,第一個是讓後宮的嬪妃們聚在一起玩投骰子,投中最多的那個人當晚便可以侍寢。

第二個方法是唐玄宗追胡蝶,他讓個嬪妃的寢宮門前都栽種花草,唐玄宗則追著胡蝶走,胡蝶落在那位嬪妃宮門前,他變唐玄宗就選哪位妃子侍寢。

第三個是以射箭定侍寢之人,唐玄宗發明了一種紙做的弓箭,當要選擇侍寢的人時,讓嬪妃們聚在一起,唐玄宗射中了誰,便選誰侍寢。其實玄宗選人之法不止這幾種,還有其他的幾種,真可謂極盡風流。

而晉武帝雖然不及唐玄宗方法之多,也有自己的妙招,晉武帝發明了羊車,每晚便駕著羊車在宮中行走,羊停到誰的門前,便由誰來侍寢。也不失為一種有趣的辦法。

不管是用什麼方法,人是定下來了,但是定下之後呢還沒完,還有一套繁瑣的流程。

侍寢的前期準備與後期收尾

用離現在最近的清朝舉例,皇上選定了侍寢之人後,敬事房的太監便會去通知當晚侍寢的嬪妃, 嬪妃們著手開始沐浴更衣,打理自己,為侍寢做準備

你以為沐浴之後,便可以等待皇上到來,或者是到皇上那裡去嗎?並不是, 嬪妃們打理完自己之後,不能穿衣服得躺在床上,由宮女把自己裸著裹起來,再由太監抬到皇上的住處去。

就這樣,春宵一刻之後,再由太監把妃嬪送回住處。至于是否能留下龍種?還得由管事的總管問過皇上,皇上說「留」,那麼便有專人記下年月日,精細到具體時辰,以便若當真懷上皇嗣,能有憑證。

若皇上說不留,也會有專人送去湯藥,可見後宮之人哪怕懷個孩子都不是自己能決定的。

古時候都說母憑子貴,在皇宮中,皇上只有一個,妃嬪卻有那麼多。 侍寢的機會也不可能總在同一個人的身上,所以如果想要懷上皇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麼,為了爭寵,後宮的女人經常會使出各種手段,有一句話說,最毒婦人心,其實便可以用來形容後宮中的某些人。

用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讓其他妃嬪失去榮寵,這是後宮裡常有的事情,但是,還有更過分的事,有的女人為了保自己孩子的地位與前程,不惜傷害其他妃嬪的孩子,所以在皇宮裡能夠生存下來的,都實屬不易。

結語

人都有貪念,所以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這便使得侍寢流程越來越嚴謹。也算是對皇上對皇家,甚至是整個江山穩固負責吧。

但與此同時,也不得不感慨,古代女人的不易,哪怕已經身在皇宮,比大多數女人都尊貴,也不過是皇家綿延子嗣的工具,前朝爭鬥的砝碼而已。

而皇上,雖是九五之尊,卻又那麼多的身不由己,讓人不禁想起那句,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