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辦千叟宴,邀三千年過7旬老人,用過御膳老人接連抱病離世

「人生七十古來稀」,在古代,由于生產力低下,生活環境并不優越,很難有效延長人們的生命,一般活過五六十歲,那就已經是「高壽」了,至于說年齡超過七十歲,那當真是妥妥的「老壽星」了。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按照道理說,年齡大的老人地位在家里的地位自然不低,更何況尊老愛幼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尊老敬老在任何一個朝代都是值得贊揚的事情。

但是在清朝,康熙乾隆這對祖孫,在「敬老愛老」之后,卻有很多老人接連離世了,這是怎麼回事呢?

康熙千叟宴

話說康熙五十二年,此時的康熙皇帝已然六十歲了。

在那個時代,人們能活到「花甲之年」絕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喜事,就算是平常人家,這六十大壽也是應該要辦的風風光光的,更何況現在是創造了如此繁盛大清的康熙皇帝呢。

可以說,基本上全國各地都沸騰了,尤其是一些老人,紛紛不遠千里奔赴京城,恭賀「萬壽無疆」,遠至云南、廣州,都有老者提前一兩個月便出發,直奔京城而來。

這讓康熙非常高興,下旨優待這些來為自己賀壽的老人,并且各方各面都想得非常周到。

康熙先是擔心這些老人遠道而來,水土不服,又是在乍暖還寒的春天進京,會不會有冷熱交加,身體不適,便著令太醫,只要是進京賀壽的老人得病了,那麼都要全力醫治。

總不能說這不遠千里,來為康熙賀壽,到最后把自己給「賀死」在京城了吧。

而對于這些老人頻頻要求「恭請圣安」,康熙也是非常「人性化」,只要是給康熙行過一次全禮的老人,那麼以后見面,都不用再行接駕之禮了,只行普通的禮儀便可。

并且到了最后,這場老人進京祝壽的事情,也變成了非常有政治意義的事情,康熙下令,「大赦天下」。

在這些進京賀壽的老人里,就有一些被朝廷貶謫的官員,除了本就貪污犯罪的那些官員之外,所有「因公掛誤降級、革職者」,都可以交付有司考量之后,官復原品。

最終在康熙生日的這幾天里,也是大擺宴席,從西直門一直擺到了暢春園,整整20里地的宴席,是為「千叟宴」。

整個三月,所有在京的官員,出門都要穿「正裝」,也就是「蟒袍馬褂」。

最終在千叟宴上,先被宴請的是漢族的老者們,70歲以上有4000多人,90歲以上的也有33人。

在這場宴會上,所有80歲以上的老人,都可以由專門的人攙扶著,到康熙面前,康熙親自敬酒。

沒過幾天,康熙再次宴請八旗子弟,也就是滿洲人,以及蒙古和一些漢族大臣,再次「與老同樂」。

等到了康熙六十一年,這時康熙已經69歲了,按理說這個年紀的皇帝,在整個歷史上也不多見,康熙皇帝似乎也是很「驕傲」,于是便想提前給自己過古稀之年的生日,便又擺了一次「千叟宴」。

在這次宴席之上,康熙12歲的孫子弘歷,也就是后來的乾隆皇帝,也參加了這場宴會。

在宴會上,12歲的弘歷,看著自己的「皇爺爺」,只覺是那麼的威風,那麼令人深深景仰。

誰知,過了這一次千叟宴之后不久,康熙便去世了,而后雍正皇帝繼位,在位14年,而后弘歷繼位,是為乾隆皇帝。

乾隆學爺爺

公元1784年,乾隆在位50年,可以說是乾隆的「大喜之年」。

這一年,他所下令編纂的《四庫全書》完成了,并且他也迎來了他的「五世元孫」(應為玄孫,為避諱「玄燁」改為「元」),也就是他孫子的孫子——載錫。

看到大清國在自己的治下民生富足,國泰民安,乾隆自覺功績不凡,于是便效仿自己的爺爺,決定大擺千叟宴。

此次宴席,年過六十歲以上的老人,皆可赴宴,人數超過了3000人,開席800多桌,而這其中,就有一名叫郭鐘岳的人。

根據記載,此人已經141歲了,乾隆四十九年,乾隆到浙江視察,郭鐘岳「迎駕有功」,尚了國子監司業的職位。

而這次千叟宴,乾隆則是沒有忘記這位已經140多歲的老人,特意把郭鐘岳接到了北京,參加宴會,并給予了豐厚的賞賜。

在宴會上,乾隆還與紀曉嵐一起為郭鐘岳唱了一個聯句,乾隆出上聯:「花甲重逢,增加三七歲月。」

紀曉嵐對下聯:「古稀雙慶,更多一度春秋。」

但是在參加完這一次千叟宴之后,郭鐘岳回到家中不久便去世了。

時間又過了10年,在乾隆六十年這一年,乾隆已經85歲了,本來他還可以繼續當皇帝,但是為了「不越圣祖在位61年」,他禪位給了十五子颙琰,也就是嘉慶皇帝。

嘉慶元年正月初一,乾隆帝退位為太上皇,決定在皇極殿,再辦千叟宴。

在這時,乾隆的歲數太大,所以60歲以上的人在他面前,不能稱之為「長者」了,而千叟宴的赴宴年齡也就由60歲,提升到了70歲。

正月初四,剛剛當了三天的太上皇的乾隆所舉辦的千叟宴,在寧壽宮皇極殿開席了,參加宴會者三千余人,受邀未來者還有5000余人。

宴席之上,嘉慶皇帝伺候的也是非常小心,把太上皇乾隆扶上皇極殿寶座之后,帶著3056名須發皆白的老人跪倒在乾隆面前,高呼萬歲。

看著全天下年紀最大的一批人,和全天下權力最大的人都跪倒在自己面前,乾隆頓時心花怒放,當即賜逾百歲以上老人,六品頂戴,90歲以上老人,七品頂戴,僅僅是從這一次千叟宴上即興賦詩,便有3497首,可以說,將千叟宴的規模辦到了極致。

但是在這幾場宴席過后,有很多的老人都有如郭鐘岳一般,回到家中不久便抱病離世了,這是怎麼回事呢?

其實,這并不是說康熙、乾隆在這幾次千叟宴中下了毒,身為大清皇帝,一群老頭臣子來給他們祝壽,他們絕對不會這麼做。

其實這些老人接連抱病離世的原因,我們可以從身體和心理上兩個方面來給出一個結果。

身心俱疲

首先從身體上來說,這些參加千叟宴的老人里面有官有民,抱病而亡者,平民居多,很多人就說這是因為一個普通百姓,承受不住那麼大的「福氣」,直接用自己后面的壽數頂進去了,也就是福氣「沒接住」,「折壽」了。

但其實這是因為這些民間老人,他們平時吃的都是比較清淡的,有塊豆腐,那就算是「滋補」了。

但是在這康熙乾隆的千叟宴上,他們吃的卻無不都是大魚大肉,山珍海味。

從一開始的干果蜜餞,餑餑醬菜,到前菜御菜,尤其是野味火鍋,這一桌席面,必然要開上五六十道菜,而菜里大多都是這些老人平時吃不到的東西。

宴席上的東西,那都是葷油過重,這讓老人們吃慣了青菜豆腐的腸胃,吃下去難免會消化不良。

而且這幾次千叟宴舉辦的時間,都是什麼時候呢?都是正月、三月,這個時間段,北京的天氣正是寒冷,而乾隆、康熙一擺宴席,動輒就是幾十里的排場,很多大魚大肉端到桌子上時,都已經快涼了。

有很多的脂肪部分,已經處于半凝固狀態,這樣的菜,讓這些已經七老八十的老人吃下去,這腸胃里面受不了,也是理所當然的。

并且這些老人進京祝壽,那都是提前趕路,星夜兼程,這天寒地凍的大冬天,一路奔波,到了北京還要乍暖還寒的天氣再回去,這對于老人的身子骨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負擔。

這些「內外夾攻」之下,這些老人們不生病的話,那麼才是咄咄怪事。

另一個方面,就要從精神上來說了。

這些老人們,很多都是第一次「得見圣顏」,都把此事認為是自己「祖墳上冒煙」才能碰上的事情。

在那個時代,皇帝便是至高無上的象征,自己竟然能和皇帝「同席吃飯」,這是何等尊貴的事情,怎麼能不讓這些老人分外高興,戰戰兢兢。

但是殊不知,在中醫之中便有言:

「怒傷肝,喜傷心,憂傷肺,思傷脾,恐傷腎。」

如果歡喜太過的話,那麼便會「損傷心氣」。

像是在《儒林外史》中,范進中舉之后竟然瘋了,這便是由于太過高興,導致損傷了心氣,也就是常說的「樂極生悲」。

特別是一些心臟本來就不好的人,如果過度興奮的話,很有可能會出現心絞痛或者心肌梗死的情況。

再者,這些恩寵并不是千叟宴辦完了就沒有的,就拿最后乾隆最后一次千叟宴來說,參加宴席的3000多人,沒有來的5000余人,這一共邀請了8000多人。

然而凡是這些受邀的官員,賞「如意一只」,加絲綢緞匹。

沒有官職在身的老人,都賞賜了「養老銀牌」一面,和「犀角黃花梨壽杖」一只。

這些賞賜,在被這些老人拿到手中之后,無不恭恭敬敬地供奉到了家里的祠堂里面,與祖宗牌位放在一起,常常跪拜,「恭請圣安」。

甚至有的老人,覺得這還不放心,天天睡覺都要抱著這塊御賜的養老銀牌,生怕磕了損了,「有負圣恩」。

天天如此戰戰兢兢地看一塊破牌子,怎麼可能再有一個好的精神頭呢?精神上的不正常,都是會反應在身體上,讓這些老人生出疾病的。

其實,如果這些老人也只把康熙、乾隆當成一個普通的老人,去參加他們的壽宴沒有絲毫心理壓力,或者康熙、乾隆,真的愛惜天下老人,下令不準車馬勞頓地進京,那麼很多老人的生命還能再延長一些。

但是可惜,這在那個時代是根本不可能的,在康熙、乾隆的眼里,這些老人來的越多,越能說明自己英明神武,治國有方。

在這些老人眼里,自己能去為皇帝賀壽,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恐怕為此送命,也是在所不惜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