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德米拉:執意與普丁失婚,再嫁小鮮肉,她為何不愛總統只愛平民

她是普丁深愛的女人,卻又不得不放棄的女人,他不愛名利,不喜名牌奢侈品。本想過個普通人的生活,無奈丈夫是「皇帝」,在與普丁相愛30年後,她選擇失婚,轉身嫁給小自己21歲的小鮮肉,他就是普丁的前夫人——柳德米拉。

在俄羅斯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嫁給普丁,不僅是因為他的身份地位,更因為普丁是全能型的硬漢,嫁給這樣的男人安全感一定會爆棚,但柳德米拉卻是個例外,普丁的這些優點在她看來就是個累贅,那麼柳德米拉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1958年,柳德米拉出生在加里寧格勒市的一個普通家庭,因為當時人們的生活水準並不富裕,柳德米拉的父親是一名修理工,母親是當地公共汽車的售票員,這樣的家庭在當時最為普通了。

雖然生活在不富裕的家庭裡,但是柳德米拉從來沒有感覺到不開心,反而是幸福感爆棚,因為她父母的感情十分好,家庭氛圍十分和諧,所以柳德米拉從小立志長大後一定要找一個像父親一樣的男人,她喜歡被愛,被呵護的感覺。

上天沒有給柳德米拉一個富裕的家庭,但是給了她一副好皮囊,柳德米拉天生麗質,同時也十分的聰明,她的夢想和她的顏值正好符合,她想成為一名演員,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示給別人。但是家庭的變故讓她不得不放棄自己的演員夢。

懂事的柳德米拉為了給家裡減輕負擔,她選了好就業的學校,在她大二的時候人生得到了改變,當地的一家航空公司來學校選空姐,相貌出眾,成績優異的柳德米拉很快被航空公司選中,從此開始了空姐生涯。

但是這份工作只持續了兩年,1980年,柳德米拉和朋友前往列寧格勒度假,剛到列寧格勒就被邀請到劇場看戲,在劇場的看臺上,她遇到了日後陪她走了30年人生的男人——普丁。

當時的普丁是不想去看戲的,是被朋友硬拉著去的,當普丁看到看臺上的柳德米拉時他就覺得這次來對了,他被迷得神魂顛倒,不善言辭的普丁這次長了本事,他與柳德米拉聊得十分投機。

隨後在柳德米拉離開列寧格勒之前,他們像所有情侶一樣,又一同看了三次戲,分別之際,普丁也不顧自己當時特工的身份,把他辦公室的電話號碼留給了這個見過四次面的女孩,雖然他知道這樣做很不妥,但是他太喜歡眼前這個女孩了,可見愛情的力量有多偉大。

隨後柳德米拉回到工作崗位,愛情的種子已經在柳德米拉的心裡發了芽,她與普丁分開後時常想起她與普丁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她確定自己愛上了這個大男孩,于是她主動申請到列寧格勒出差的機會,只為多看幾眼心中的對象,最終在兩人認識的三四個月後,柳德米拉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為了愛情她留在了列寧格勒不走了。

此後兩人正式成為情侶,一天普丁向柳德米拉坦白了自己的身份,讓柳德米拉做好準備,柳德米拉以為普丁要和她分手,但普丁不等柳德米拉說什麼突然拿出戒指向他求了婚,柳德米拉喜極而泣滿口答應。

1983年,兩人在一艘遊輪上兩人喜結連理,婚後為了支援丈夫的工作,柳德米拉把家裡一切打理得井然有序,但她沒有忘記自己的愛情準則,一直想擁有父母那樣的愛情,但普丁的工作越來越忙,這讓她的內心有不少失落,

後來她曾說她開心的時光是普丁在東德工作的日子,因為那時普丁的辦公室離家很近 ,普丁有足夠的時間回家陪她和孩子,也能在她生日時給她驚喜,這樣的日子到了1989 年,隨著普丁被調回俄羅斯而結束。

那時的普丁工作繁忙,有時候甚至一連好幾天不回家,一次柳德米拉不幸出了交通事故,她躺在醫院裡不能自理,很希望妻子的陪伴,但普丁只是打了一個電話說自己很忙不能回去陪她,會叫助理去照顧他,這讓柳德米拉很絕望。

但更加絕望的不是這個,是1999年最後的一天,葉利欽把俄羅斯的未來交到了普丁手上,此刻的柳德米拉知道她算是真正失去了普丁,普丁不在屬于她一人,她還屬于俄羅斯人民。

由此可見柳德米拉與常人不一樣,她淡泊名利,並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從政之路有多麼輝煌,只希望二人能平平淡淡地相濡以沫,但這的小小的要求對她來說是多麼遙遠。

正如柳德米拉自己預料那樣,普丁成了俄羅斯人民的普丁,她以第一夫人的身份陪普丁走過了三十多個國家,不喜歡拋頭露面的她,這次是「盡顯風光」,連續的奔波讓她很是疲勞,但相比身體的疲勞更多的是心累,她不知道這種生活什麼時候是盡頭。

更過分的是因為普丁的身份原因,家裡經常收到恐嚇信,而且孩子也不能正常上學,只能請家教來家裡上課,孩子連最基本的社交都沒有,這嚴重影響了柳德米拉的正常生活,與她期望的生活相差太遠了。

她太累了,以至于慢慢地退出了公眾視野,大家甚至淡忘了她,最後一次和普丁現身在公眾視野裡是2013年距離他們結婚30周年還剩一個月的時候,兩人在莫斯科克裡姆林宮觀看了一場芭蕾舞,

隨後他們向媒體宣佈了失婚的消息,兩個人的愛情開始于劇場,結束在劇場,為這愛情畫上了看似可惜卻又圓滿的句號。

失婚後柳德米拉很快消失在大眾視野裡,她遠居法國嫁給了一個比自己小20歲的男友,這一次她如願以償的過上了她一直夢寐以求的生活,對于失婚普丁很理解,也很支持,他說不失婚只能加深她的痛苦,與其這樣不如和平分開,同時也祝福她新的生活幸福美滿。

其實對于這場婚姻,根本沒有誰對誰錯,柳德米拉不喜歡在鎂光燈下拋頭露面,更不喜歡官場,更不喜歡那些名貴的奢侈品,也許半畝田一頭牛,男耕女織才是她的理想生活,反之,普丁全身心投入國家,這也沒有錯,心裡也愛著柳德米拉,但他身不由已放開她。

也許柳德米拉再能堅持幾年,等普丁退休了就可以過她想要的生活。但柳德米拉選擇為自己活一回也沒有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