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亞出現生物屍體,距今或已5萬年,對人類來說是個危險信號

21世紀以來,氣候問題已經成了世界各國最關心的問題之一。在這個 溫室效應越來越嚴重的年代,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在思考如何做到可持續發展。然而令人遺憾的是, 由于世界各國發展不均衡,依舊有不少國家沒能回應可持續發展的號召。

在這樣的情況下,全球氣候問題仍然沒有得到解決,某些地區再次出現令人細思極恐的現象。 以西伯利亞平原為例,原本作為世界上凍土數量最多的地區,就再次發現了新的史前生物屍體。 科學家們研究發現,這次發現的生物遺體或許距今已有五萬年的時間,對人類來說是一個危險信號。

發現動物屍體

從《當代生物學》中發表的論文可知,科學家們此次發現的動物屍體名為 披毛犀在正常的歷史軌跡中,這種犀牛活躍于5萬年前的更形世,同時也是世界上為數不多能夠躲過地球冰河時期的生物之一。

相比于現代世界中的犀牛,披毛犀的體型更大,防禦力也更加強悍。通過對屍體以及相關化石的研究,科學家們推測這種犀牛的 身高大概在3-4米之間,身長則在6米左右,渾身上下總體重約為2000公斤。只可惜即便擁有如此強悍的身體天賦, 這種犀牛依舊在原始人類的捕殺下消耗殆盡

值得一提的是,既然以犀牛為名,牛角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相比于現代犀牛的牛角,披毛犀牛的牛角長度一般在一米左右。借助牛角的威懾力,除去原始人類之外,很少再有其他生物敢于向披毛犀發動攻擊。

可能很多人會想,在幾年之前, 遠古獅子、遠古狼等生物都曾在西伯利亞的凍土地帶出現過,也幾乎都為科學家們研究古生物學提供了巨大幫助, 彌補了生物進化史上的許多空缺既然如此,為什麼這一次發現的披毛犀卻會被稱之為危險信號?

想要了解這個問題,我們就不得不透過事情的表像去看待事情的本質。 動物屍體的出現,只不過是西伯利亞永久性凍土層融化以後出現的一種現象而已。

換句話來說就是,當凍土層融化以後,可能出現在西伯利亞凍土層中的生物可以是披毛犀, 但同時也可以是其他生物因此,危險信號的來源明顯與動物無關,而是與凍土融化相關。

病毒

首先是凍土中攜帶的病毒,根據科學家們探究發現,在西伯利亞平原的永久凍土層中,大量的遠古病毒依舊保持一定的活性。在這樣的情況下,當凍土融化以後,凍土之中的病毒自然也會重新出現在世人眼前。

要知道整個西伯利亞平原以及其他高緯度地區的凍土帶,絕大部分區域都是人類很少涉足的地方 。在這些區域中,一旦有某種病毒出現,人們很難能夠及時防治。等到這類病毒隨著空氣、洋流甚至生物的傳播進入人類社會以後, 人類也必然會因此遭受一定程度的損失。

更讓人感到可怕的是,科學家們通過對現代社會中的病毒與凍土帶中可能存在的病毒進行對比發現, 凍土帶中的病毒,殺傷力很有可能會遠遠強于現今人類已知的所有病毒。到了那個時候,在沒有找到解決病毒的辦法之前,人類只能再次通過隔離的方式來控制病毒的蔓延。

對于人類世界尚且有如此巨大的威脅,對于自然界中的各類生物自然也不會例外。儘管在曾經 澳大利亞治理野兔的事件之中,人們發現生物具有很強的適應能力,或許某些生物也可以像適應人類化學武器一樣適應病毒的入侵。

可自然界中數以千萬計的生物,又有多少能夠適應並存活?一旦自然生物鏈崩壞,人類同樣會受到影響。僅從這一點來看,加大改善全球氣溫變暖的力度,就自然成了人類目前需要解決的首要問題。

冰川融化

除去病毒的影響之外,其次就是冰川融化可能對人類社會造成的影響。要知道凍土和冰川在某種程度上來講, 性質是完全相通的當溫度達到一定程度以後,冰川也必然會像凍土一樣逐漸融化。

以現如今 南北兩極冰川的現狀來看,其實就已經和凍土一樣出現了融化現象。而由于冰川融化成為海洋的一部分以後,海平面不可避免地出現上升態勢, 世界各國沿海地區的城市就會受到影響

以日本為例, 在冰川融化到一定程度以後,國土面積自然會不可避免地縮小。儘管在最近幾年, 日本政府一直想盡一切辦法填海造地,力求讓自己國家的土地面積盡可能地增加。可如果全球氣候變暖的問題不能得到妥善解決,填海造地的努力最終很有可能付諸東流。

不僅如此, 冰川地區並不僅僅存在于兩極地區,像歐洲阿爾卑斯山脈一樣的高緯度地區,同樣有不少的高山冰川。當這些冰川融化冰影響到山體其他區域的時候,泥石流出現的可能性也同樣會大大增加。

根據新聞報導,法國 薩瓦省蘭斯列維拉德地區的石冰川,就曾因 高山冰川的融化多次出現泥石流,給當地經濟發展造成了巨大的影響。尤其是在氣溫變暖,永久凍土以及冰川內部的冰減少以後,山體的內聚作用減小,這讓當地人民不得不將一些地區設為禁區,禁止人群進入。

甲烷的釋放

最後便是永久凍土層中蘊含的大量甲烷,同樣會對這個地球生態圈造成嚴重的影響。 了解溫室效應的人都知道,溫室效應的由來,與人類大量排放二氧化碳、甲烷等溫室氣體有著脫不開的干係。

原本在自然界之中,水汽、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的數量都維持在一定范圍內,這才讓地球環境沒有出現太大的變化。可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 溫室氣體不斷增加,最終導致原有的大氣平衡被打破,溫室效應自然而然地出現

而現如今, 最可怕的一件事情便是,當永久凍土逐漸融化以後,凍土中蘊藏的大量甲烷也會再一次「重見天日」。當它們脫離凍土的束縛進入大氣以後,溫室效應加劇,最終導致更多的凍土層融化,更多的甲烷加入大氣中,徹底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到了那個時候,除非 人類能夠發明出可以中和甲烷的氣體,讓甲烷在大氣層中的數量回歸正常,否則人類社會同樣會受到影響。然而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人類想要完成這個目標,難度絕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

事實上,無論是病毒、冰川融化還是甲烷釋放,都是氣候變暖, 凍土層融化之後的「伴生」現象。面對這樣的情況,人類除了從根源上解決問題之外,再也沒有任何辦法能夠改變。

這就像治理某條河流的水流情況一樣 ,如果人們不懂得改變水源的影響,那麼無論怎樣改道治理,最終都會在水源源源不斷的衝擊下,辛苦做無用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