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出土李建成陵墓,墓室內刻有55個字,才知道李世民的為人

數千年封建歷史中,每朝每代的輝煌鼎盛時期都離不開聖主明君的領導,從秦皇漢武到唐宗宋祖再到元帝明祖滿清康雍乾,歷朝歷代都不乏風雲人物,一度引領中國達到當時世界領先水準。

繁榮開放的唐朝時期,有這樣一位皇帝,他既是貞觀之治的開創者,又是玄武門之變的叛亂者,他除掉前太子李建成後取而代之成為儲君,即位後追封李建成為息王,墓室僅刻55個字,這位大名鼎鼎的唐朝皇帝就是唐太宗李世民。

太子倒在玄武門

隋末,以煬帝為首的統治階級貪圖自身利益大興土木,沉重的徭役導致民怨四起,百姓生活疾苦民不聊生,廣大不堪其苦的農民階層揭竿起義反抗隋朝暴政。

隨著民間起義范圍的擴大,起義軍的規模也愈發強大,這導致地方割據勢力紛紛崛起,其中盤踞于晉的李淵父子一支集中火力起兵反隋,最終隋朝被滅,李淵接任天下之主稱唐高祖,建立了唐朝。

當時一路追隨高祖李淵東征西戰的一眾有功之臣中,戰功最為顯著的當數李淵的次子李世民,所以在李淵登上皇位之後,將李世民封為地位僅次于皇太子李建成的秦王,意在嘉獎次子李世民的忠勇。

李世民受封秦王一事可謂是幾家歡喜幾家愁,按照李世民追隨其父李淵多年的赫赫戰功封王受賞自然不在話下;但對于當時身居太子高位的李建成而言,有這樣一位才學戰功各方面都高于自己的弟弟實在是一大心腹之患。

尤其是有傳言道:在未得天下之前,為了爭取李世民的全力效忠,李淵曾許諾待天下大定就立李世民為太子,這讓雖已被封為太子的李建成整日活在惶恐之中,唯恐太子之位被他人收入囊中。

兄弟有很多個,但太子乃至皇帝之位卻只有一個,這樣殘酷的現實註定了身處皇家,兄友弟恭的和睦光景便不復存在了。

高祖初年,太子李建成對于屢立戰功的秦王越發忌憚,他深知以自己一人之力難以抗衡,所以便聯合四弟李元吉一起排擠李世民。

秦王李世民本就不忿于父親的不守諾以及不甘于立下汗馬功勞的自己永遠屈居人下,再加上兄弟們朝自己投來的明槍暗箭,所以秦王乾脆不再隱藏自己的野心,開始正式與太子相抗衡。

多年勞苦功高的秦王頗有威望,所以很快便迎來一些支持者來投誠,李世民將各路能人義士都收入秦王府中,形成了秦王一派。

隨著時間的推移,秦王一派與太子一派間的關係越發劍拔弩張,齊王李元吉還曾要為太子暗殺秦王,只不過被生性寬厚優柔的太子制止了。

高祖李淵晚年怠政,只顧流連後宮享樂,加之聽信讒言,不僅沒有緩和二子之間的矛盾,反而他的疏遠和不信任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李世民的反叛之心。

後來太子與齊王設下鴻門宴,企圖在宴會中以毒酒來取李世民的性命,僥倖脫險的秦王自知避禍無用,便下定決心奮起反抗。

武德九年,秦王率眾部入朝,並在玄武門設伏,太子李建成與齊王李元吉二人在全無防備的情況下遭除掉,太子一派中埋伏時奮力反抗卻已經無力回天,最終太子與齊王倒在秦王箭下,玄武門之變以秦王勝利告終。

秦王登儲即位開盛世

玄武門政變後,民心所歸的秦王李世民被立為皇太子,高祖李淵年事已高,國家政要大多交由皇太子來決斷處理,李世民大權在握,已然是未來的國之儲君。

武德九年,高祖李淵傳位給皇太子李世民,李世民即位後改年號為貞觀,他在位時內養民生,外拓疆土,以保人民不受外敵入侵,而且使得大唐呈現出一片繁榮安定的盛世之象。

正所謂成王敗寇,李世民作為兵變的勝利者,他對先太子和齊王一脈的子嗣趕盡殺絕,以免養虎為患;對于原東宮和齊王府的女眷,李世民將她們全部充入宮中。

李世民聽取尉遲恭的建議,對先太子和齊王府中的門客親信網開一面,只把叛逆大罪加在李建成和李元吉二人身上,這使得有才之士感激秦王的恩德,紛紛追隨明君,為李世民開創貞觀盛景奠定人才基礎。

其中,李世民對原太子太子洗馬魏征更是三顧茅廬,禮賢下士,最終魏征被說服,效忠于李世民,後來魏征成為了唐太宗「以人為鏡」的諫臣,君臣齊心,開唐朝繁盛之先河。

息王55字墓室碑文

貞觀初年,忙于政/務的太宗李世民很快又面臨著一個棘手的問題,那就是對自己的手下敗將也就是先太子李建成的追封一事。

此事說大不大可說小卻也不小,倘若處理不當便極有可能遺臭萬年,太宗召集群臣共同商議此事。

有的官員提議故太子既然以犯上作亂來定罪,那麼他的諡號可用「戾」字,太宗搖頭表示不妥,生前論成敗,走後哀榮應當體面,方可彰顯自己身為帝王的氣度;後來有官員提議先太子諡號可用「靈」字,但太宗始終認為此字不妥。

因為在古代封建社會,普遍科學認知水準低下的民眾極其迷信,「靈」在當時被認為與宮廷中最忌諱的巫蠱之術以及靈異有關。

太宗認為「靈」與「戾」此二字都含貶義,不適合作為故太子的諡號,最終太宗多番思索之下追封李建成為息王,後又追贈太子,諡號定為「隱」。

已故息王的墓碑上只刻著55個字,大意就是大唐故息隱王葬于此處,建成于武德九年薨于京師,葬在雍州長安縣之高陽原。

這55個字的碑文只客觀地記載了逝者的名字、諡號和生卒時間地點等基本資訊,除此之外並沒有對墓中人的生前功績榮譽有任何的贅述,此舉既是規避弑兄殺弟的血腥奪位史又是在于生前政/敵和解,無褒更無貶,往事蹉跎不再提。

唐太宗李世民將已故息王的諡號定為「隱」,以及西安出土李建成陵墓的墓室碑文僅有55個字,都可以看出玄武門之變得勝者李世民在登上皇位之後並沒有惡意抹黑報復先太子,而是妥善安排已故息王的身後事。

55字碑文公正客觀地記載了李建成的姓名生卒和追諡,既有往事暗沉不可追且看來日盛世大唐光明燦爛之意,又彰顯了一代明君不凡的智慧與氣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