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帝妃子的一次例假,為漢朝續命195年,成就一個強大帝國

很多時候,歷史事件的產生并不是出于籌謀,而是出于意外。就拿秦朝的滅亡而言,本來秦朝不至于二世而亡的,只是因為一場大雨,斷絕了戍卒們的生路。

在舉義死、不舉義也死的情況下,陳勝吳廣在大澤鄉選擇了孤注一擲,振臂一呼天下響應。就這麼著,在一個巧合之下,僅僅享國14年的大秦王朝就這麼滅亡了。

值得一提的是,漢代也有這麼一次巧合,君王本欲臨幸于程姬,卻不曾想一場意外令程姬不得不放棄這個機會,找了個別人來代替自己,而這次巧合卻為大漢王朝延續了195年的國祚,不可謂不神奇。

女子的難言之隱

一次,漢景帝劉啟來到后宮之中,走到程姬的宮中時感到疲倦,便決定夜宿程姬寢宮。這本是一件好事,可是卻令程姬無比煩惱,原來那幾天,程姬正好碰上了女子的月事。

好巧不巧,這個月又碰到了漢景帝來后宮巡幸,弄得程姬進退兩難。按理說,此時此刻,自己應當婉拒劉啟,畢竟自己正好是那幾天。奈何,此事一來難以啟齒,二來又怕會掃了君王的興致,因此也很不好明說。

思來想去,程姬只好打發自己的侍女去為劉啟侍寢,這件事在《史記》和《漢書》中都有所記載。《史記·五宗世家》:「景帝召程姬 , 程姬有所避,不愿進,而侍者唐兒使夜進......」

《釋名》云:天子諸侯羣妾以次進御,有月事者止不御,更不口說,故以丹注面目旳旳為識,令女史見之......」至于劉啟為何會發現此事,說來也是一個巧合。

當時,劉啟還沒有登上君主大位,仍然是太子儲君。不過,雖說只是太子儲君,劉啟的后宮妻妾也不少,彼此間的競爭很激烈,如此程姬才不愿意便宜別人。

盼望已久的恩寵卻得不到,這可把程姬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又怕失寵的她只好讓自己的侍女去陪劉啟過夜。話說,劉啟又不是傻子,他難道會認不出眼前的女子到底是誰麼?

好巧不巧,那天夜里劉啟正好飲酒過度,早已醉酒的他根本分辨不出來自己眼前的女子是誰。都說喝酒誤事,果然見到這個女子不慌不忙地走近,劉啟也沒管三七二十一就把這個女子攬進了懷中。

天亮的時候,劉啟從宿醉中醒來,卻在剛醒來的時候就被嚇了一跳。原來,他回頭一看,自己枕邊的女子壓根就不是程姬,感到被騙的劉啟抄起佩劍就去找程姬算賬。

眼見劉啟怒氣沖沖地殺上門來,程姬也只得如實稟報,說自己正巧是那幾天,實在沒辦法侍寢。因此,她也只好想出這李代桃僵之計,讓自己的侍女陪了劉啟一夜。

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后,劉啟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填滿胸中的怒火也早已消失不見。程姬的做法純屬無奈,自己昨夜又喝多了,也就將此事作罷。

后宮權謀,耐人尋味

可是誰曾想,這一夜之后,程姬的侍女居然就有了皇室子嗣!盡管劉啟臉上充斥著黑線,但畢竟這是自己做下的事,身為一國太子敢做就得敢當。

后來,他將這個侍女收為了妾室,安置在后宮中,從此便沒有理會過這個女子。侍女十月懷胎,生下了一個男孩,也就是后來的長沙王劉發。

劉啟跟大多數君王一樣,都是風流成性的浪蕩公子哥性格,在他的后宮之中,有著數不勝數的妻妾,就連薄皇后都只能看在眼里、氣在心頭。

俗話說得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漢景帝劉啟對待皇后可謂是薄情寡義,極其不喜歡皇后,而這位薄皇后也在不久前去世。當時,劉啟最寵愛的妃子是粟姬,繼位為君之后,劉榮一度成為了大漢儲君,粟姬的地位再一次提升。

但因為粟姬的眼光太高,看不上陳阿嬌(金屋藏嬌),使得她的政治地位岌岌可危,太子劉榮也地位不保。在這種情況下,宮斗就成為了后宮的主要活動。

程姬擁有三個孩子卻仍然爭寵不過,在她看來,單打獨斗不如找尋盟友,她想通過黨同伐異來打擊自己的對手,便又一次將目光放在了自己的侍女身上。

自己的侍女自己信得過,而且由于上一次的事件,自己的侍女也是有經驗的人了,把親信安插在劉啟邊上,既能幫助爭寵,還能充當眼線,真可以算得上是一箭雙雕之計。

只可惜,程姬過于高看了自己的宮女,看到這位侍女之后,劉啟腦海中那一晚的不美好回憶,就像放電影一樣在腦海中不斷閃現。本來,那一晚就是個意外,這個侍女和孩子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多虧劉啟心懷仁慈,要不然這無權無勢無依無靠的母子倆,恐怕早就成了亂葬崗上的孤魂野鬼,就這麼著侍女袒露了心聲,程姬的計策失敗了。

有意思的是,程姬的計策啟發了劉徹的母親,她也如法炮制,并且取得了成功,最終劉徹得以成為太子。不得不說,劉徹的母親是真的幸運。

話又說了回來,盡管計策失敗了,程姬還是對自己的侍女唐姬的兒子非常關愛。她將劉發視為己出,給予了一個母親所能給予他的一切,待到程姬晚年,劉發授封為長沙王。

又續命195年

話說,啟程之前,劉發還不忘上奏章惡心惡心自己的父親。果不其然,劉發的挑釁成功吸引了父親劉啟的注意,皇帝急忙派人將劉發叫到宮中。

見到劉發后,劉啟非常生氣,大聲訓斥他為什麼要做這等大逆不道之事?劉發也不躲,面對面與父親掐上了:「您給的領地太小了,您不是要我建功立業麼?給我一塊這麼小的領地有什麼用呢?」

劉啟一想,自己的確虧欠孩子很多,出于對兒子的補償,劉啟便將劉發的封地擴大了一倍,讓劉發重新啟程趕赴封地。得到了想要的東西后,劉發馬不停蹄地離開了漩渦的中心長安。

劉發作為一個宗室王族,在長沙安安穩穩地度過了自己的一生,后來還被劉徹追授與長沙定王的爵位,他在世期間,將自己這一脈的血脈綿延發展了下去。

多年后,劉發去世,后人繼承了王位。而在他的后人中,第五代孫名為劉秀,而那時的西漢王朝已經被王莽篡權。在此情況下,劉秀奮發圖強,光復了大漢宗祀,重新恢復了大漢天下。

這個朝代就是東漢王朝,而劉秀也成為了漢光武帝,東漢王朝享國運195年,至220年結束。如果不是當時的唐姬頂替程姬,那麼就不會有劉發的降世,如果當時劉啟選擇斬草除根,沒有放過劉發。

那麼,漢朝也不會有東漢的195年國運,如果不是這一系列的巧合,又哪里會有后來的東漢以及三國?可以說,歷史事件并不一定都是必然的,其中也有著很多的巧合。

正所謂,不到最后,總會有變數。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