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元920年,遼太祖耶律阿保機射死的那條「龍」,到底是啥動物?

遼太祖耶律阿保機,是中國契丹族著名的軍事家、政治家,也是著名少數民族王朝——遼朝的締造者。根據史料記載,耶律阿保機自出生時起,便圍繞著許多神奇的傳說。其中,耶律阿保機和傳說中的龍,總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據《遼史》記載,阿保機的出世是其母「夢日墮懷中」而生,出生後三個月便能行走,滿百日便能說話,凡事未卜先知,自稱左右好像有神人護衛。因此,阿保機的叔伯將他視若神明,甚至將之視為「神龍」的化身。

根據《遼史·耶律曷魯傳》的記載:

聞于越之生也,神光屬天,異香盈幄,夢受神誨,龍錫金佩。天道無私,必應有德。我國削弱,齮齕于鄰部日久,以故生聖人以興起之。可汗知天意,故有是命。且遙輦九營棋布,非無可立者,小大臣民屬心于越,天也。昔者于越伯父釋魯嘗曰: ‘吾猶蛇,兒猶龍也。’天時人事,幾不可失。

這段史料記載的是遙輦痕德堇可汗離去,眾人推舉阿保機即位,耶律曷魯勸進時說的話。從他的解釋中,我們不難看出, 「龍錫金佩」以及遼太祖伯父釋魯的話「兒猶龍也」,把遼太祖說成是神龍之後。

在遼人口中,耶律阿保機不僅是神龍化身,同時還射死過一隻「龍」。根據《遼史·太祖本紀》:

「庚辰,有龍見于拽剌山陽水上,上射獲之,藏其骨內府。」

也就是西元920年5月,耶律阿保機見一條龍在曬太陽,于是一箭將之射死,並將龍骨藏在了宮殿之內。除了遼史以外,宋人的《契丹國志》、《松漠紀聞續》、《夷堅志》、《續夷堅志》和《夢溪筆談》等書,對此事均有記載。

根據《松漠紀聞續》記載:

「阿保機居西樓,宿氈帳中,晨起,見黑龍長十餘丈蜿蜒其上,引弓射之,即騰空夭矯而逝,墜于黃龍府之西,相去已千五百里,才長數尺。其骸尚在金國內庫。悟室長子源嘗見之,尾鬣支體皆全,雙角已為人所截,與余所藏董羽畫出水龍相似,不著邊際其絆腳上鬣不作魚鬣也。」

與《遼史》相比,《松漠紀聞續》對于阿保機射龍的記載更加詳細。更令人驚奇的是,到了金國,那塊龍骨仍藏在府庫之內,甚至作者洪皓的長子還親眼見過。這條龍骨尾巴、肢體皆全,只是雙角被人截去。從面貌上看,這條龍骨與宋人書畫中的水龍非常相似。

按照常識來說,耶律阿保機自然不可能真的射死一隻龍。從沈括、洪皓和元好問的記載來看,當時人確實看到了這條「龍」的實物。那麼這條龍,到底是什麼動物呢?

首先在筆者看來,圍繞在耶律阿保機身邊的龍之傳說,無疑都是為了「聖化」這位遼太祖而編造的。根據史料記載,耶律阿保機非常崇拜漢高祖劉邦,事事都向他看齊,甚至將自己的漢姓定為「劉」。把遼太祖說成是神龍之後,這一點正與漢高祖劉邦的傳說如出一轍,只是表述的方法不同。

據《漢書》記載,劉邦之母是「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冥,父太公往視,則見蛟龍于上。已而有娠,遂產高祖」。而遼太祖的傳說更為隱晦,是由其他人傳述。但從本質上來說,都是為了宣揚一種「君權神授」的思想,為耶律阿保機的登基塗脂抹粉。

其次,從「射龍」傳說來說,無疑是比附劉邦的「斬白蛇起義」。在古代,「龍蛇」往往並稱。漢高祖通過斬殺白蛇,從而獲取天命而建漢;而阿保機通過射龍,獲天命而建遼。無論是斬蛇還是射龍,均是常人難以完成之壯舉,是天命在身的徵兆,襯托了他們「真命天子」的非凡神勇,為其君權神授、皇位正統作輿論宣傳。阿保機在射龍之後不久,果然攻滅了強敵——渤海國,也應證了遼太祖的所謂天命。

因此在筆者看來,耶律阿保機除掉的那條龍,肯定不是真龍,而是某種龐大的爬行動物,例如如同蟒蛇一樣的大蛇。東北氣候寒冷,自然很少有大蛇出沒,不為常人所知,甚至驚以為神。在東北,有所謂「狐、黃、白、柳」四大仙,而其中的「柳仙」就是蟒蛇。因此阿保機等遼人將大蛇比附為龍,實際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宋人看到的「龍骨」,很可能也是偽造的。過了1014年,也就是1934年,遼寧營口曾墜下一條「龍」,當地報紙還刊登了「龍骨」的照片。但根據現代學者的DNA檢測,所謂龍骨,不過是由須鯨的骨頭拼湊而成。近代人能造假,古代人自然也能。因為龍根本就不存在。

西元926年,耶律阿保機離去。據《遼史》記載,當天「見黃龍繚繞,可長一裡,光耀奪目,入于行宮」。不久後,耶律阿保機便猝然離去。可以說,遼太祖是以龍而始,射龍而盛,墜龍而亡,一生都與龍有著脫不開的關係。但是龍,不過只是聖化阿保機的工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