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長什麼樣?科學家:與我們的相似度,或比人們想象的要高

當你想象一個外星人時,你看到了什麼?

沒有人真正知道外星人長什麼樣,但我們都對它們有相似的看法。它通常是一個有著大腦袋、長長的胳膊和腿,還有一雙大眼睛的生物。比如可愛的動物類生物如尤達寶寶,或者什麼小灰人、小綠人等等。

但根據科學家在進化生物學基礎上的開創性研究,他們認為 外星人可能以與地球上生物類似的方式進化,甚至與人類的相似度比我們想象中要高

自然選擇有可能發生在其他星球上!

牛津大學 2017 年的一項研究表明,創造我們在地球上看到的物種的自然選擇過程很可能也發生在其他行星上。自然選擇是達爾文進化論概述的一個過程,它表明最適合其環境的物種最有可能存活下來以傳遞其基因。在地球上,這導致了人類數十億年的進化。但在另一個世界,科學家認為生命可能會因地球上的條件而完全不同,但應該會形成一種對大腦的重要保護機制。

看看地球上令人難以置信的生物類型多樣性,所有這些都是在同一個行星環境下進化的。很難相信一個來自完全不同生化基礎的外來物種會碰巧有兩條胳膊、兩條腿、兩只眼睛,耳朵,鼻孔……甚至兩種性別,溫血動物等等。但是對于智力,人們會假設腦容量,因此身體需要某種保護機制來保護重要的大腦——外骨骼或頭骨類似的東西。

為了制造工具,它們需要某種可操作的‘手指’,比如手指(不一定是左右對稱的拇指,也可能是可纏繞的觸手)。必須有一個生殖系統,但它可以是萌芽、播種、裂變、產卵。它們需要某種感覺系統,類似于眼睛、耳朵、嗅覺器官,但它們的「眼睛」會進化到所在行星對于恒星的峰值光譜。

它們住在海里嗎?在氣態巨行星的云層里?在陸地上?在沙漠里?在叢林里?它們需要一種進食或消耗能量的方法,還需要排泄廢物。

牛津大學動物學家山姆·萊文(Sam Levin)表示:「我們仍然不能說外星人是否會用兩條腿走路或有綠色的大眼睛。但我們相信進化論提供了一種獨特的額外工具來試圖了解外星人會做什麼就像,我們已經展示了一些我們可以用它做出的強烈預測的例子。通過預測外星人經歷了「重大轉變」——這就是地球物種復雜性的產生方式,我們可以說進化存在一定程度的可預測性,這將使它們看起來像我們。」

ps:「重大轉變」的事件--這些事件推動了不同物種的進化。當單細胞生物進化為由多個細胞組成的生物時,就會發生這種情況。比如數十億年前,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擁有最后一個共同祖先,簡稱 LUCA。然而,當生物體面臨如何獲取食物等「重大轉變」時,一些生物體通過進化來應對這些挑戰而幸存下來,在變得更加復雜的同時比競爭對手更持久,最終導致了今天所知的人類的崛起。

外星生命與我們相似的可能性有多大?

劍橋大學的動物學家、METI(地外信息為主題的智庫)顧問阿里克·克申鮑姆(Arik Kershenbaum)表示,人類之所以幻想外星人的樣子,實際上是想問:外星人會像我們一樣有多少?外星生命和我們一樣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他的新書《銀河系動物學家指南》中,他認為使用地球進化生物學是描繪星際生命的最佳方式。書中描述對以色列的巖蹄兔和海豚,以及美國西部的狼等動物的研究,得出一個結論:如果你把事情追溯到足夠遠,那麼任何物種的任何兩個個體之間都存在聯系。任何外星生命都必須發展出某種形式的社會合作和技術以及一種相互交流的方式(如果不是我們的話)。

如果動物在地球上面臨的問題與其他行星面臨的困難相似,并且對于從太陽和恒星獲取能量等特定問題沒有無限多的解決方案,那麼行星將趨向于類似地演化不同星球上類似問題的解決方案。

以土星的兩個有趣的衛星泰坦和土衛二為例,兩者都有產生生命的化學反應所必需的液體,但兩個衛星的情況都與地球截然不同。在土衛二上,液體在厚厚的地表冰殼下以地下海洋的形式存在。相反,泰坦表面有液體,但以液態天然氣的形式存在,特別是甲烷和乙烷。

在我們藍色星球上,許多海洋生物生活在海底并上到海面覓食。對于土衛二海洋中的任何生命,也許情況正好相反,在這種情況下,表層冰殼充當海床。另外外星生命的交流方式可能也與眾不同,也許通過聲、光和化學物質,甚至磁力和電等多種方式進行。比如狼嚎的不同音高是否構成了一種復雜的語言,一種基于聲音而不是文字的語言。

不同意見:真正的外星人一定不像我們!

承認進化可能適用于任何生物相互競爭且資源有限的世界,但并不能真正幫助我們描繪外星人。一種更有成效的方法可能是考慮生物學家所說的趨同進化的機制:相似的環境條件通常會導致相似的進化形式。如果我們假設多樣化的植物和動物生命的興起需要液態海洋、厚厚的大氣層和陸地的存在,那麼這些條件肯定會陷入地球思維。海洋捕食者的身體呈流線型、陸地生物更有可能有腿而不是輪子......

我們不能僅通過調用生物機制來編寫宇宙動物寓言。如果你回到4億年前的地球,在那些多細胞動物群中的三葉蟲,哪里像今天的動物?對于外星生命,我們需要真正發現它,不然一切都是扯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