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發現原版吳三桂討清檄文,披露明朝公案真相,清朝極力掩蓋

吳三桂因先叛明後反清而被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所以,無論是明朝遺老還是清朝官方,對吳三桂的評價都頗為一致:反復小人,甚至就連朝鮮的史書都說吳三桂是「天下萬世之逆賊也」。

吳三桂的發跡始于1644年的政治投機。

崇禎十七年(1644)三月十九日,李自成攻陷明朝京師,崇禎皇帝自縊身亡。而時任山海關總兵的吳三桂因其夾在順、清兩方之間獨特的戰略位置,成為雙方拉攏的物件。

此時的吳三桂有三種選擇:一是投靠李自成的新政權,二是仿效洪承疇、祖大壽等人降清,三是繼續做明朝孤臣,與山海關共存亡。

一個月後,吳三桂做出了改變中國歷史進程的抉擇:引清軍入關。

山海關倒向清朝,讓李自成猝不及防,這位不久前還憧憬著大順萬世一統的草莽英雄,在北京過了一天皇帝癮後即帶著遺憾和不舍匆匆離開。此後,吳三桂破流賊、定川陝、取雲南,儼然成為清朝平定天下的一把利刃。

清兵的入關,也標誌著吳三桂的降清,成為明朝末年的一樁公案。

不過,隨著吳三桂討清檄文的披露,這樁公案的真相才算徹底揭開。

康熙十二年(1673)十一月二十一日,吳三桂以所部兵反雲南,傳檄遐邇。在清朝的官方文檔中,關于吳三桂反叛的直接起因均指向康熙帝的「撤藩」。但吳三桂的討清檄文卻給出了不一樣的出兵理由。

吳三桂的討清檄文究竟寫了些什麼呢?

吳三桂檄文經歷了康熙和乾隆朝兩次大規模禁絕,至遲在乾隆二十二年時,檄文內容已經匿跡于天下。不過,在日本的《華夷變態》一書卻發現了未經修改和訛傳的原版吳三桂討清檄文,書中提到該《檄文》是吳三桂起兵初期由福州駛往長崎的日本商船帶回供德川幕府將軍御覽。

在檄文中,吳三桂詳述了自己的起兵理由:「 本鎮深叼明朝世爵……一時李逆倡亂……不得已歃血訂盟暫借夷兵十萬……割地以謝夷人,不意狡虜遂再逆天背盟,乘我內虛雄踞燕都……方知拒虎進狼之非,莫挽抱薪救火之悟,本鎮刺心嘔血、追悔無及,將欲反戈北逐,掃蕩腥氣。」

吳三桂從未承認自己投降過清朝,他始終認為自己當年是以明朝遺臣身份向清朝借兵討逆,卻不料被清朝算計,引狼入室,追悔莫及,不得已隱忍多年積蓄力量,以待今日北伐。

當然,自古造反都要編一套冠冕堂皇的理由,那麼吳三桂檄文披露的真相,可信嗎?

清朝銷毀的資料佐證了吳三桂的說法可信。在吳三桂發動三藩之亂後,康熙曾派吳三桂昔日的好友貝勒尚善給吳三桂寄來一封勸降信,此信後來也被清朝官方掩蓋,但卻被朝鮮使臣意外帶回留存至今。

在信中,尚善除了歷數吳三桂公然反叛朝廷的罪行外,在提到1644年的那樁公案時,明確寫道:「 王在明時,不過一總兵官耳,國破不降,而能請兵滅賊,以複君仇者,可謂盡忠于明室矣。

「請兵滅賊,忠于明室」等字眼,佐證了吳三桂屬于借兵而非降清的說法,同樣的事情出自敵人之口,恰恰印證了真實性。

這也解釋了為何在清軍入關以後,吳三桂依然公開打出「試看赤縣之歸心,仍是朱家之正統」、「吾將奉太子即位」、「凡我臣民為先帝服喪,整備迎候東宮」等口號。

因此,檄文一經發佈極具煽動性,先後有總督、巡撫、總兵等地方大員26人回應吳三桂,其中多達20人為明朝降清將領。

然而,吳三桂後來的所作所為卻逐漸暴露出他的真面目。在檄文中,吳三桂曾明確表示「 蔔取甲寅年正月元旦寅刻……推奉三太子……建元周啟」,但打著擁立朱三太子旗號的吳三桂卻在康熙十七年(1678年)自立為帝,推翻了自己的說辭,而吳三桂的稱帝,也恰恰是吳軍由盛而衰的轉捩點,讓天下人終于看清了吳三桂的真面目,即便他內心從未把自己當做清朝臣屬,但他的蟄伏也全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

而清朝從維護政權法理的角度出發,也極力掩蓋真相,順治朝時稱「遣人招降吳三桂,三桂不從」,到了康熙朝就變成了「逆賊吳三桂,值明季闖賊之變,委身從賊,窮蹙來歸」了。

可見,任何時候歷史都是勝利者書寫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