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的蘇軍62集團軍:硬剛德國第6集團軍,增援它要先寫遺書

在二戰時期,有這麼一支部隊,在長達兩百多天的拉鋸戰中可謂是百折不撓,幾乎是以一己之力阻擋了數倍于己的德軍王牌主力——第6集團軍的進攻,被敵人稱之為「魔鬼部隊」。

它麾下的戰士之所以被稱為「魔鬼」,一是抽象含義,一是現實含義。

抽象在于這支軍隊像是打不死的,不管傷亡多大,蘇軍將士們總能成建制地、頑強地堅守著自己的陣地。

現實在于它麾下的第一批戰士班底幾乎全員犧牲,之后的無數輪成員,都是靠后方的增援補位維持下來的。

它就是蘇軍第62集團軍,鎮守斯大林格勒的傳奇部隊。

鑒于第62集團軍在斯大林格勒中的無畏之名,以至于蘇聯戰士一聽說要被調往斯大林格勒,為第62集團軍補充兵員時,就知道自己死期將至,可以寫遺書了。

斯大林格勒戰役后,這支部隊從廢墟中脫穎而出,在被高層背叛的情況下仍舊選擇艱苦奮戰,直到柏林國會大廈紅旗飄揚,打滿了整整四年的衛國戰爭。

那麼,第62集團軍在斯大林格勒打得有多慘烈?到攻克柏林結束,它又有何突出表現呢?

一、斯大林格勒:62集團軍的宿命之戰

1942年3月,激戰了9個多月的蘇德前線進入了短暫的沉寂期。蘇德兩國如同八角籠里的選手,完成了第一輪較量后正喘著粗氣、流著熱汗在各自一邊中場休息。

蘇聯方面,莫斯科保衛戰的勝利,為蘇聯紅軍贏得了休整的時機,兵力增加到510萬人,坦克四千輛,飛機兩千兩百架。

經此一役,德軍雖然元氣大傷,但在蘇德戰場上卻仍保留有作戰部隊620萬人,坦克三千三百輛,飛機三千四百架。

此時,蘇德兩軍可以說是勢均力敵。

但攻打莫斯科失敗,意味著德軍輸掉了靠閃電戰贏來的先手優勢,巴巴羅薩行動宣告失敗,從此進入拉鋸戰。

納粹元首懊悔不已,決定將戰爭初期的全面進攻策略轉變為集中力量重點進攻——以蘇聯南部為突破口,猛攻一點,令其全線崩潰。

緊接著,德國高層下達了第41號作戰訓令,主要內容是: 中路延緩進攻速度,上路攻打列寧格勒,下路突進高加索地區,拿下伏爾加河下游西岸的斯大林格勒。

說起斯大林格勒,這座以蘇聯最高領導人斯大林命名的城市,以前叫察里津。因國內戰爭期間斯大林曾親自指揮紅軍鎮守該城,挫敗白軍的重重進攻,故而改名。

烏克蘭地區淪陷后,蘇聯中央地區通往南部高加索地區的通道被斬斷,斯大林格勒就成了唯一的鐵路交通樞紐。

不僅如此,斯大林格勒還是一座重要工業城市,為蘇聯南部地區生產糧食、石油、煤礦等戰略資源。

德軍最高統帥部認為,一旦拿下斯大林格勒,則蘇聯核心地區與南部的聯系就會被徹底切斷,進而為德軍攻占高加索油田掃清障礙。

同時,這座城市是以斯大林為名的,如果被德軍拿下了,那麼蘇軍的士氣勢必會大受打擊。

為此,德軍制定了代號為藍色方案的作戰計劃,劍鋒直指斯大林格勒。

蘇聯趕緊調集7個集團軍布防,但里邊38個師當中僅有三分之一是滿編的,一半的師被打剩下三百到一千人。這七個集團軍中能稱得上排面的,只有62集團軍和63集團軍的16萬人。

62集團軍本是預備軍團,臨危受命轉為正式單位。可誰曾想到,就是這麼一個兵力和裝備都處在劣勢的62集團軍,卻偏偏成為了斯大林格勒夜空中最閃耀的紅星。

在未來,62集團軍將打滿整場斯大林格勒保衛戰,像一顆釘子一樣牢牢地嵌入街頭巷尾的殘垣斷壁中,以血肉之軀地牽制了德國侵略者兩個月的突進。

二、「一步也不許后退!」

1942年7月,德國第14裝甲軍向62集團軍右側發起進攻,62集團軍部署在一線的三個步兵師奮起還擊。

但兩邊的實力過于懸殊,致使33師一個反坦克連在三小時內全員陣亡;192師師長壯烈犧牲,戰士損失過半。

僅在一天后,德軍就將62集團軍三個師的殘部死死圍住。幸虧預備隊冒死突圍,才陸續將大部隊接應出來。

7月28日,蘇聯最高領導人簽署了國防委員會第227號命令:

「一步也不許后退!」

與此同時,西南方向的德國第四裝甲集群已經向斯大林格勒市區方向突擊。62集團軍拼死牽制,讓第四裝甲集群在30天內僅前進了100公里,擾亂了德軍最高統帥部的計劃。

眼下,62集團軍成了斯大林格勒的唯一主力。 為了穩住局勢,蘇軍高層沒少給62集團軍輸血,先后將三個步兵師和六個坦克營調進該部。

盡管得到補充,但這班人仍舊是來一波死一波,到了9月初,62集團軍全軍打剩下5萬人,再也找不到一個人數過千的步兵師,坦克旅也被打成了步兵旅。

而德國人早已兵臨城下,先遣部隊突進距離市區不到10公里的地方,一場慘烈的巷戰一觸即發。

在軍事界有這麼一條常識:當一場城市攻防戰從郊外打到巷區,那麼守軍大機率必敗。

古往今來多是如此,但斯大林格勒保衛戰卻是個反例中的經典。而成就傳奇的部隊,正是第62集團軍。

1942年9月13日,德軍在市區內的馬馬耶夫崗和中央火車站與蘇軍展開拉鋸戰。

在一周內,中央火車站就先后易手13次,62集團軍13師一個300人的滿編步兵營只有6個人活了下來。經此一役,全師一萬名戰士里,能打仗的就只剩2700人。

9月,62集團軍指揮官洛帕京撤職,崔可夫接任。

崔可夫發現,按以往固守陣地的打法,根本沒有勝算。因為德國人有空中優勢,飛機炸完步兵沖,這樣一來堅守據點的蘇軍就只有挨炸的份。

沒等德國步兵打上了,據點里的人就死了一半。

對此,崔可夫制定了一套肉搏戰術,命令所有士兵往前推,推到與敵人相距100甚至50米的距離短兵相接,敵人退了我方進,保持動態距離,并且動作要迅速。

能否守住斯大林格勒,成敗在此一舉。

原來,蘇德兩軍拉得近了,德國的飛機擔心誤傷友軍,所以就不敢貿然轟炸。

在這種情況下,敵人的空中優勢蕩然無存,只能用沖鋒槍、手槍、手榴彈這些基礎武器一分勝負,這樣就能把兩軍的差距拉到最低。

戰斗因此逐漸白熱化,最激烈的時候,平均9分鐘就有一個士兵陣亡,平均存活時間不到24小時。

蘇德兩軍在此一條街道一條街道的爭奪、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爭奪、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爭奪,寸土不讓。

當時,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我們占領了廚房,但敵人還在客廳。」

三、62集團軍危在旦夕,崔可夫及時輸血

斯大林格勒的戰斗已經顛覆了傳統,以往空軍、坦克、步兵協同作戰的路數,在這里根本無從下手。

9月,崔可夫中將決定,將師旅團拆分成適合巷戰的幾十人小分隊,化整為零與德軍死磕。在五十年后的格羅茲尼巷戰中,這一分法還被擅長巷戰的車臣武裝繼承了下來。

在一座居民樓里,第62集團軍一支23人小分隊堅守了五十個晝夜,德國動用飛機坦克大炮也對他們無可奈何,這就是著名的巴普洛夫大樓之戰。

然而,像這樣激動人心的英雄事跡在斯大林格勒比比皆是。

雖然蘇軍的抵抗意志英勇頑強,但劣勢還是擺在那里的。在兩個月的血戰中,62集團軍各部分損失慘重,而德國人還在一步步蠶食斯大林格勒。

關鍵時刻,62集團軍終于引起了高層的注意。

在崔可夫的求援下,蘇聯最高統帥部決定:在六天內從其他戰區給62集團軍調撥5個步兵師的援軍。

受命前往增援的蘇軍將士知道,此行增援的是第62集團軍,99.99%是去赴死的,因此紛紛寫下了遺書。

此舉暫時遏制住了德軍的猛烈進攻。

10月份,德國人因久攻不下而變得歇斯底里,決定給守城的蘇軍來一波大動作。

就在這時,蘇聯最高統帥部集結了3個方面軍110萬人的兵力全線反攻,62集團軍孤軍奮戰的苦日子終于熬到頭了。

1943年1月,反攻升級為總攻,輪到德國人被圍毆了。

走投無路的保盧斯將軍致電希特勒,稱攻城部隊已彈盡糧絕,再打下去沒有任何意義,希望最高統帥部能高抬貴手,授權他們突圍撤退。

可希特勒卻仍不死心,干凈利索地回復道:「死守陣地。」

敗局已定之時,希特勒給包圍圈內的保盧斯空運了一枚鐵十字勛章,晉升其為陸軍元帥,并勸保盧斯趕緊自盡殉國。

保盧斯不從,于是就帶著23名將軍,德軍第6集團軍9萬名殘兵敗卒走出陣地,徑直走向宿敵62集團軍的陣前投降。

至此,持續200天的斯大林格勒戰役宣告完結,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偉大轉折點。

戰役勝利后,第62集團軍被改編為近衛第八集團軍。眾所周知,在番號前被賦予「近衛」之名的蘇聯作戰單位皆為精銳之師。

62集團軍也不辱使命,他們跟隨大部隊穿越大半個歐洲,一路摧城拔寨,最后在柏林將納粹第三帝國化為歷史塵埃。

歷史走到1991年,蘇聯解體,近衛第八集團軍的番號被俄羅斯聯邦武裝力量保留了下來。

而當年那句「一步也不許后退」,也成了這支部隊沿用至今的座右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