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王朝的大叛徒,被史書隱藏得太深,難怪周武王能一戰滅紂

武王伐紂時,從鎬京一路不受阻擋地抵達牧野,紂王部分軍隊臨陣倒戈,牧野之戰一天結束,隨后周人攻破商都朝歌,紂王自焚而亡。整個過程快得讓人不可思議,比二戰的德國閃電戰還閃電戰。周武王為何能夠如此之快?

尤為重要的是,紂王逃到朝歌之后,要麼可以憑借堅城防守,要麼可以向東逃跑,為何紂王最后在朝歌自焚而死?原因之一必然是措手不及,朝歌被突然攻破,紂王逃無可逃,于是才自焚而死的。朝歌堅城為何毫無阻擋之力?

其實,周人能夠一戰滅紂,其原因有很多,但重要原因之一是商朝出了叛徒,最為典型的是膠鬲。紂王派膠鬲監視周人動向,周武王告訴他「甲子日」到達殷地,隨后膠鬲回去復命,據說武王為了拯救膠鬲的性命,不讓他犯下欺君之罪而被殺,于是不顧風雨道路險阻,不顧士兵性命,連夜急行軍在甲子日趕到殷地。顯然,這是史書美化周武王與膠鬲,實際上兩人約定動手日期,以便里應外合。但膠鬲只是商朝大夫,很難策動大軍臨陣倒戈,再協助周人攻入堅城朝歌,因此按照常理說應該還有更高級別的叛徒。

那麼,更高級別的叛徒會是誰呢?上世紀70年代以來,在周人老家——岐山周原(陜西寶雞扶風),考古專家發現了一座龐大的商朝遺址,讓商朝晚期最大的叛徒浮出了水面。

古公亶父時,為了躲避狄戎入侵,于是遷都岐山周原一帶,奠定了日后周朝的根基。此后,直到姬昌晚年滅掉崇國之后,才遷都到豐鎬地區。因此,周原是周人興起的大本營,也是重要的歷史印記。

1976年,考古專家對周原遺址進行大規模挖掘,在一組規模宏大的建筑遺存——甲組基址中,挖出了17萬片卜骨與卜甲,是安陽殷墟之外出土的最大規模的甲骨文,那麼這批甲骨文是周人的還是商人的呢?

同時,在距離甲組基址2公里的地方,考古專家挖出103件青銅器,最晚為西周末年,其中銘文明確無誤地寫道它們的主人是微氏家族,可以上溯到商末三賢之一的微子啟。

根據史書記載,牧野之戰后,微子啟袒露上身,雙手捆縛于背后,跪地膝進,左邊有人牽羊,右邊有人秉茅,帶著商王室宗廟禮器,來到周武王軍營前,以表示投降請罪,周武王寬仁大度地恢復了他的爵位。之后,微子啟成為宋國開國之君,但他后代沒有繼承宋國,而是在周朝世襲史官,延續了顯赫的身世。結合考古發現可知,周朝將微子啟家族安置到了周原。

2014年,在甲組基址以南40米,考古專家有了重大發現,挖出了一座總面積達2810平方公尺的巨型建筑——三號基址,這是迄今發現的西周最大的單體建筑。

尤為重要的是,在三號基址及其周圍,還有三個重要發現。

首先,在三號基址上發現一座祭祀土地的祭壇,整體特征非常符合商朝的「亳社」(又稱殷社),但與商朝「亳社」不同的是,祭壇上有屋頂。所謂「國之大事,在祀與戎」,「亳社」的出現說明微子啟家族自認是商朝繼承者的身份。

其次,在三號基址以南約40米,考古發現一座馬坑,里面有四匹馬骨,自西向東并排放置,馬頭都朝向南方。按照周朝禮制,天子是六匹馬,諸侯是四匹馬。但微子啟死后,宋國君主由弟弟一脈繼承,因此微子啟家族應該沒有資格用四匹馬。

第三,在三號基址南約40米,考古專家還發現了一輛堪稱「西周第一豪車」的馬車,木質輪圈完全由青銅包裹,車子部件中間還鑲有綠松石,整體制造精美、裝飾奢華。

作為被遷移到周原的亡國遺民,周人為何允許微子啟家族設立「亳社」,為何微子啟家族還擁有如此強大的財力,為何仍擁有高規格的待遇?單純用微子啟在商朝的身份來說有些勉強,應該還與微子啟幫助周人伐紂有關。

了解了周人對微子啟家族的超高待遇,再來讀一些古代對微子啟非主流的記載,就會發現以下這些記載才更接近真相。

《呂氏春秋·誠廉》記載:「(武王)又使保召公就微子啟于共頭之下,而與之盟曰:‘世為長侯,守殷常祀,相奉桑林,宜私孟諸。’」召公奭與微子啟盟誓,讓微子啟世代奉守殷商的祭祀,說到底就是讓微子啟繼承紂王之位。

西漢桓寬《鹽鐵論·相刺》記載:「紂之時,內有微、箕二子,外有膠鬲、棘子,故其不能存。」

宋代金國王若虛《滹南遺老集》中記載:「微子不去,無以存殷之祀。」

按照以上記載來看,微子啟勾結周人準備除掉紂王,以便取而代之,桓寬與王若虛的言論更是出格,直接指出微子啟是商朝大叛徒,是商朝滅亡的關鍵。

其實,從叛變動機、商周戰爭等來看,微子啟是叛徒的結論也更符合邏輯,以下是針對史記記載的分析。

首先,微子啟與紂王同母,但出生時母親還是侍妾,等到紂王出生時,母親升級為了正妃,所以紂王繼承了王位,由此微子啟想要奪回王位。總之,微子啟的確存在取代紂王的動機。

其次,孟津觀兵后,「殷之大師、少師乃持其祭樂器奔周。周武王于是遂率諸侯伐紂」,大師、少師是微子啟手下,據說膠鬲也是他的手下,如此微子啟還會清白嗎?

第三,牧野之戰中,紂王軍隊沒有叛變,武裝的奴隸與戰俘臨陣倒戈。無疑,能影響10余萬武裝的奴隸與戰俘之人,必然位高權重,當時比干已死箕子已逃,似乎唯有微子才可以。

從正面描述微子啟的史記上看,微子都有重大嫌疑,再結合周原考古、以及上述一些記載來看,微子啟無疑就是商末最大的叛徒。

當然,微子啟本義并非顛覆商朝,而是想要取代紂王,只是他可能不了解周人的野心,也可能不太懂「槍桿子里面出政權」,把事情搞砸了,最終讓周人奪取了江山。

然而,在儒家思想體系中,微子啟與比干、箕子被稱為商末三賢,是一位品德高尚的無暇政治家。至于亡國之后,微子啟屈膝向周武王投降一事,本來讓人不齒,但儒家將周武王包裝成「仁義的化身、正義的代表」,于是就變成微子啟向正義低頭、向仁義投降,這樣就無損微子啟的品格。

歷史,果真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由微子啟可見一斑。

參考資料:《史記》、《周原——在西周龍興之地發現商遺民遺址》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