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飛碟探秘:二戰德國人確實認真研制過碟形飛行器

1945年,在盟軍的猛烈進攻之下,納粹德國茍延殘喘,奄奄一息。

然而,瀕臨絕境反而激發了德國飛機設計師的靈感,他們紛紛將當時最新的技術應用在戰機設計上,以求憑借「殺手锏」一舉扭轉戰局。

于是,包括高速的Me-163火箭戰斗機、垂直起降的Ba349「蝮蛇」火箭戰斗機、噴氣動力飛翼的霍頓Ho-IX戰斗機和三角翼的利皮施DM-1(Lippisch DM-1)戰斗機、以及飛碟等令人驚異的設計便誕生了。

■由畫家創作的納粹飛碟試飛時的場景。

01

「火球」飛行器

1944年有人聲稱,為躲避盟軍空襲,一些絕密的納粹武器研發項目已被移駕到德國境外,來到波蘭的布利茲納(Blizna)等地——盟軍機組人員正是在這里首次遭遇了臭名昭彰的「火焰戰斗機」(foo-fighters),這是一群時常跟蹤盟軍轟炸機的小型發光球體。

■為躲避盟軍空襲,德軍將很多秘密武器項目轉移到國外或地下,圖為地下洞窟內的He-162噴氣式戰斗機生產車間。

「火焰戰斗機」很快便引起了美國新聞媒體的注意。《紐約時報》在1944年12月13日報道了一則經過盟軍遠征軍最高統帥部核可的新聞,標題是《神秘的浮空球體是納粹的最新空中武器》(Floating Mystery Ball Is New Nazi Air Weapon),該報道中寫道:

「據美國空軍的飛行員報告,他們在德國領空遭遇了一種銀色的球體。這些球體時而單獨時而成簇出現,它們有時會呈現半透明狀。這種新裝置顯然是一種防空武器,就好像是裝飾在圣誕樹上的大顆玻璃球一樣。目前沒有任何信息可以表明它們為何要表現得像是天空中的星星,以及它們是何方神圣又抱著什麼目的。」

根據作家雷納托·韋斯科(Renato Vesco)的研究,「火焰戰斗機」其實是德國研制的「火球(Feuerbal)飛行器」,它是「一種非常原始的飛行機器……呈圓形并帶有裝甲,看起來多多少少像是龜殼,并有特殊的噴氣渦輪發動機提供動力,發動機也是扁平狀,剖面呈圓形,它會產生出耀眼的火焰光環……它在起飛后是通過無線電控制的,但它會自動跟蹤敵機,好像是被敵機排出的廢氣所吸引,并且在不發生碰撞的情況下可以湊得很近,它還可以令敵機的雷達設備癱瘓。」韋斯科聲稱「火球」的基本原理爾后也被應用在被稱為「球狀閃電」(Kugelblitz)的「對稱圓形飛機」身上,這款戰斗機更是「時下飛碟的真正原型」。他表示這種匪夷所思的飛行器在完成「一次戰時的僥幸任務」后便被撤退的黨衛軍銷毀了。

縱使經過75年來,公眾已經習慣于不予采信任何有關于飛碟或不明飛行物的說法,可是擺在面前的證據卻使這種飛行器存在的事實變得鐵板釘釘。顯然,納粹曾經摸索嶄新且奇異的能源技術。「火球」這項非凡的技術成果可能為我們首次提供了深入納粹核心科技的途徑。

■一款基于「火球」的納粹飛碟設計線圖。

02

施里弗和舒伯格的「飛盤」

有幾位作家曾研究過納粹飛碟的發展,英國作家W·A·哈賓森(W. A. Harbinson)宣稱他從戰后德國的文獻中得知了一位名叫魯道夫·施里弗(Rudolph Schriever)的前納粹空軍工程師。

按照哈賓森從《明鏡周刊》(Der Spiegel)、《星期日圖片報》(Bild am Sonntag)、《國際航空期刊》(Luftfahrt International)以及其它德國刊物獲得的信息,施里弗據稱在1941年設計了一款名為「飛盤」的原型機,它在1942年6月進行了試飛。

施里弗說他在1944年建造了一架更大的噴氣式飛盤,當時他的幫手有克勞斯·哈伯默爾(Klaus Habermohl)、奧托·米思(Otto Miethe)還有意大利人朱塞佩·貝朗索博士(Dr. Giuseppe Belluzzo)。

■施里弗「飛盤」的基本設計。

這款飛碟的圖紙被收錄進了1959年英國出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德國秘密武器及其后續發展》(German Secret Weapon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and Their Later Development),它的作者是曾在納粹帝國專利局工作并接觸過許多原始設計圖和文件的工程師魯道夫·蘭薩少校(RudolphLusar)。

根據蘭薩的描述,這款飛碟的外觀是一個獨立的圓環,在駕駛艙旁有可調節的噴嘴。整架飛行器高近3米,可垂直或水平飛行,具體動作取決于噴氣機所處的位置。

施里弗說后來盟軍迅速攻占德國使他的「飛盤」實驗也隨之告終,所有設備和設計圖紙不是丟失就是被毀損。然而,喬治·克萊因(Georg Klein)卻在戰后告訴德國媒體,他曾親眼目睹施里弗飛盤或類似的東西在1945年2月進行了試飛。

據報導,施里弗去世于20世紀50年代末,另外根據1975年的《國際航空期刊》,在他的遺物中包括了各種與大型飛碟有關的筆記與草圖。這份期刊還指出,施里弗自始自終都堅持他的飛碟在戰爭結束前就已經成功進行了試飛的說法。

這種說法還得到了英國作家布萊恩·福特(Brian Ford)的確認,他寫道:「‘飛碟’這玩意本來就已經達到了接近最終完成的程度,事實上,納粹德國或許在小型盤狀飛行器這方面確實有些進展,不過它們肯定在落入敵人手里之前就被摧毀了。」

1954年5月27日的一份CIA報告似乎證實了這些說法。正如尼克·雷德芬(Nick Redfern)在他1998年的著作《FBI檔案:揭露聯邦調查局的絕密UFO調查》(The FBI Files: The FBI‘s UFO Top Secrets Exposed)中所提到,這份文件聲稱,有一家德國報紙(具體名稱未得到進一步確定)日前采訪了德國著名工程師與飛行器專家喬治·克萊因,談及了他在1941-1945年參與的’飛碟‘研制實驗的歷程。

■后人用電腦制作的二戰德國碟形飛行器試飛時的效果圖,旁邊還有Bf-109戰斗機護航。

克萊因說第一架有人駕駛的「飛碟」是在1945年展開試飛的,并在3分鐘內達到了1300英里的時速(這樣的高速明顯有吹牛皮的嫌疑)。根據實驗的結果,共采取了三種設計——由米思設計的一種圓盤形飛行器,直徑近40米,不會旋轉;另一種是哈伯默爾和施里弗設計的由大型圓環構成的設計,置于其中心的是圓形的固定式駕駛艙。當蘇聯人占領布拉格時,德國人搶先抹去了「飛碟」計劃的每一絲痕跡,于是再也沒有人聽說過哈伯默爾和他的助手。

2006年,施里弗于不來梅去世,過去他曾在那里生活。蘇聯設法在布雷斯勞(Breslau)俘獲了一架米思設計的飛碟,他本人則逃到了法國,后來前往美國居住。

德國不明飛行物的另一位發明候選人是奧地利科學家維克托·舒伯格(Victor Schauberger),他在被納粹綁架后曾在1940年設計出了多款「飛盤」,它們采用了不發出火焰和濃煙的被稱為「抗磁性」的電磁推進方式。

據報道,舒伯格在戰后曾短暫地為美國政府工作,之后死于自然原因。他在去世之前曾說過這麼一句話:「他們從我這里奪走了一切,所有的一切。」但沒有人知道他口中的「他們」究竟指的是納粹還是盟軍。

■研制飛碟的先驅者——奧地利科學家維克托·舒伯格。

■舒伯格飛碟的基本原理示意圖。

03

戰后的納粹飛碟

美國陸軍中將內森·特文寧(Nathan Twining)在二戰結束后不久作出的公開評論清楚表明,有人正在調查納粹德國那些非常規的圓盤狀飛行器,當時他在美國陸軍航空兵物資司令部(Army Air Forces‘Air Material Command,AMC)任職。

在戰爭結束后2年的1947年中葉,歐洲和美國都傳出了「飛碟」的目擊記錄。特文寧將軍寫道:「所報告的現象確鑿無疑,并非幻覺或人為編造所能解釋。」他接著描述了這些圓盤的特征,亦即具有「高度的攀升性、機動性(尤其是轉圈能力)以及在被友方飛機和雷達偵測或接觸到的時候表現出的回避行為,這不由得令人相信這些物體是手動操縱、自動駕駛或遠端操控的可能性。」

作為對這種激進科技的現實分析,特文寧總結道:「在美國現有的知識范圍內——再接受廣泛詳盡的研發指導——打造一架符合上述描述、足以達到亞音速的人為駕駛的飛行器是有可能的。」

一個問題是,如果20世紀40年代的科技知識已足夠先進到可以制造可行的飛碟,為什麼公眾聞所未聞呢?

■ 戰后,盟軍對納粹遺留的碟型飛行器進行了深入的研究。

從20世紀40年代末開始,各國軍方開始以國家安全為「幌子」來干預飛碟目擊事件。不過最令人著迷的事件發生在1961年9月,也是最早詳細記錄的一個神秘綁架案:當貝蒂(Betty)和巴尼·希爾(Barney Hill)夫婦接受催眠時,竟回憶起他們是被身穿黑色制服的人綁架進入圓盤飛行器里。巴尼·希爾堅持那些家伙是身穿閃亮的黑色上衣、領帶和帽子的「德國納粹」。

在有人急于宣稱所有UFO都是納粹的秘密科技之前,我們應該首先從認真翻閱公開文獻著手,這些文獻證明,雖然納粹確實曾經認真研制過碟型飛行器,甚至盟軍在戰后不久也曾經利用其遺產做過試驗,但其發展程度仍然是一個未解之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