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最可憐的開國皇帝,在位僅5年被大臣幽禁,到最後都沒獲取自由

要說起開國皇帝,很多人的印象裡都是像唐宗宋祖那樣的雄偉帝王形象,他們開疆拓土,建立功勳。可偏偏有一個開國皇帝,既沒有建立什麼豐功偉業,也沒有開創一個偉大的朝代,他的名叫——司馬睿,他所開創的朝代叫做東晉。

相比西晉五十一年的國祚,東晉的壽命與之相比算是翻了一倍。可是東晉在這一百多年的時間裡,卻並沒有給後世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除了陶淵明、王羲之、桓溫,似乎在這個朝代裡很難再找出一個名垂青史的人了。

司馬睿作為一個封建時代的帝王,一生卻對至高無上的皇權展現出極致的厭惡之情。

他是三國時期魏國權臣司馬懿曾孫,父親司馬伷曾任撫軍將軍、鎮東大將軍等軍事要職,在滅吳戰爭中立下赫赫戰功,可偏偏司馬睿卻沒有繼承他曾祖、祖父的雄心壯志……

恭儉謙讓的琅琊王

西元290年,司馬睿世襲父親爵位,為琅琊王;同年,晉武帝司馬炎駕崩,皇太子司馬衷即位,是為晉惠帝。然而,司馬衷的即位看似平順,實則暗潮洶湧。

司馬衷作為皇帝,根本沒有任何才學,他天生智力障礙,愚笨至極。

司馬衷的癡呆使得皇帝西晉政/權逐漸失去控制,原先人才濟濟的朝堂漸漸湧現出無數爭權奪利之輩,更有甚至開始在朝中明目張膽地培植自己的黨羽,此時離西晉朝建國還不到40年。

面對如此複雜的朝堂,初入仕途的司馬睿選擇了明哲保身,遠離朝堂前往自己的封國就藩,此時的他雖貴為琅琊王,但手中並無兵權,所以當轟轟烈烈的八王之亂爆發時,司馬睿只能求自保,依附于東海國的司馬越。

西元305年,司馬越起兵迎接逃難中的晉惠帝,司馬睿臨危受命留守邳下,隨行的王衍與王導也被賦予重任。 也是從此時開始,「琅琊王氏」開始走上了中國歷史舞臺。

起初,王導、王衍等王氏子弟都是琅琊王司馬睿在洛陽結識的朋友,還有當時「竹林七賢」嵇康之子嵇紹,司馬睿恭儉避讓的行為使他博得了洛陽大批名士的讚賞,為其積累了不少人氣。

王導、王衍作為此時琅琊王氏的氏族領袖,他們的態度很大一定程度上影響到西晉世家大族的態度, 于是司馬睿依靠與王氏的關係,逐漸在西晉政/壇上站穩了腳跟。

西元306年,東海王司馬越的事業也走到了盡頭。放眼此時的西晉王朝,雖說是國土廣袤,但來自匈奴、鮮卑等蠻族的威脅空前嚴重。匈奴人劉淵在黃河以北和河套地區建立起自己的政/權,國號「漢」,對西晉政/權虎視眈眈。

歪打正著的皇位

此時,王衍給琅琊王司馬睿想了一個計策:如今中原已經大亂,有作為的君王應該依靠各地方的文武大臣,在封地選擇文武兼備的人才出任地方長官。

王衍此話 是在委婉地闡明西晉朝廷已經行將就木,諸王應該把權力下放給各地士族,通過互相征伐來決定誰才是天下共主。而琅琊王氏可以說是此時天下數一數二的世家大族, 司馬睿若是真如此做,天下之勢便掌握在王氏手中了。

東漢末年時,有一個叫劉焉的大臣給漢靈帝出過同樣的計策,之後他就因此計而獲利,成為了益州牧。王衍雖然明面上並沒有給自己留下好處,但還是安排了弟弟王敦為荊州刺史。

同年,王導拉上了另一個人來到了南方的建業城,在此開始培養自己的勢力,這個人便是在洛陽享有盛名的琅琊王司馬睿。

二人勢力的南遷從一定程度上反應了當時時局的風向,北方由于常年戰亂民不聊生,北方大批士族和百姓開始舉家南遷。

西元311年,劉淵攻取西晉都城洛陽,史稱「永嘉之亂」。北方再次陷入這導致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人口南移——衣冠南渡。

此後,南方得到一定程度的開發,中國的經濟中心也開始慢慢南移。南方士族對司馬睿和一眾北方士族的到訪並不是很排斥,其緣由便是王導在其中對財產、土地等進行了合理分配劃分,使南北方士族的矛盾降到了最低。

西元317年,司馬睿繼位為晉王。次年,晉湣帝在長安駕崩,稀裡糊塗被王導拉到南方的司馬睿,在琅琊王氏為首的世家大族推舉下,原本與皇位毫無關係的司馬睿被立為新帝,成為東晉歷史上的開國皇帝。

憋屈的開國皇帝

歷史上,司馬睿的諡號為元帝。相比之下,西漢開國皇帝劉邦的諡號是高帝,劉秀是光武帝,曹丕是文帝,司馬炎是武帝。而司馬睿的諡號「元帝」,與之相應的漢元帝劉奭,則是西漢王朝的第一位昏君。

雖然「元」字用于諡號多為暗貶之意,但也並非形容一事無成之君,只不過相較于明君、聖君還是差一大截。而司馬睿的一生,用「元」字概括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其實這也很好理解,之前的開國皇帝,他們的江山大多是自己親手打出來的,而司馬睿的皇位則是依靠士族們推舉出來的。

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司馬睿不會想到,自己所創建的東晉王朝,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別人家的江山。

東晉建立後,荊州刺史王敦被改封為揚州刺史,而王導也因擁立之功被司馬睿稱為「仲父」,將其比作蕭何,共同接受百官朝賀。

也依靠這層關係,王導幾乎能夠插手東晉的所有國家大事,很長時間裡王導稱得上是朝中的半個皇帝, 此時的東晉朝內有王導手握重權,朝外有王敦掌管軍權,滿朝上下幾乎是王家子弟為官。世間也開始盛行「王與馬共天下」的歌謠。

王氏的崛起讓司馬睿漸漸感到危機,他開始培植劉隗、戴淵等人為心腹。西元322年,王敦以「清君側」為名,于武昌起兵劍指建業,最終建業城破,戴淵被殺,司馬睿被王敦囚禁,正式成為傀儡皇帝。

此後,雖貴為天子的司馬睿其號令卻連宮門都傳不出去,無奈之下,司馬睿脫去龍袍,身著臣服親自拜請王敦登基即位,表明自己願做其屬臣,可仍打動不了鐵石心腸的王敦。

一個開國皇帝竟然淪落到給別人送皇位的地步,司馬睿可謂是有史以來最憋屈的開國皇帝了。

西元323,司馬睿在鬱悶憤懣中病去,享年四十七歲。司馬睿的一生是悲慘的,他被人硬生生地推上皇位,卻做了六年的傀儡皇帝。作為開國皇帝,他沒有什麼流芳百世的功績,反而讓後世記住他是被自己大臣們活活氣沒的,屬實可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