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地球怎麼了?撒哈拉沙漠下雪,澳洲50℃高溫,南極冰山融化

在經歷了氣溫創新高的2021年酷暑之後,北半球又迎來了寒冬,多地下起了雪,就連地球上最熱地方之一的撒哈拉沙漠也下起了雪。另一方面,南半球迎來了酷暑,澳洲西部的氣溫高達50 ℃,南極的巨型冰山融化。那麼,地球究竟怎麼了?為什麼科學家說第六次物種大滅絕可能已經來了?

作為地球上最大的沙漠,撒哈拉沙漠的氣候極為乾旱炎熱。一半地區的年降雨量不到25毫米,有些地區甚至好幾年都沒有降雨。該地區的年平均溫度高達30 ℃,夏季平均氣溫連續數月能超過40 ℃,最高記錄到的溫度甚至高達58 ℃。

但就是在這麼極端炎熱乾旱的地區,這個冬天卻罕見地下起了雪。位于撒哈拉沙漠北部的艾因塞弗拉小鎮,在今年1月下起了一場雪,皚皚白雪覆蓋在金黃的沙漠上,兩種顏色互相混合,景象尤為奇特。

降雪時,該小鎮的氣溫降低到零下2 ℃,比以往冬天的平均氣溫低了幾度。在此之前的42年以來,該小鎮一共下過四次雪,最早的一次是在1979年,最近的三次都在最近六年。

沙漠下雪是非常罕見的,即便沙漠在冬天時非常冷,氣溫可以降低到零下,但沙漠非常乾燥,空氣中通常沒有足夠的水,極少會出現雨雪天氣。此次撒哈拉沙漠降雪,不禁讓人們聯想到了全球氣候變化。

俄羅斯氣象專家羅曼·維爾凡(Roman Vilfan)表示,撒哈拉沙漠降雪、北美寒潮、俄羅斯歐洲地區出現非常溫暖的天氣、引發西歐洪澇的大暴雨。這些反常天氣的出現變得愈加頻繁,其背後的原因在于全球變暖引發的氣候變化。

而在現在的南半球,就能直接見識到全球變暖帶來的影響。在北半球還是寒潮來襲時,南半球面對的是熱浪,南美洲多地氣溫超過了40 ℃。而位于西澳洲的昂斯洛鎮記錄到了高達50.7 ℃的高溫,打破了南半球的最高氣溫紀錄。

南半球的極端高溫與熱穹頂效應有關,在炎熱乾燥而又無風的夏季,地面上升的暖空氣無法擴散開來,而是被地球大氣層的高氣壓給壓縮到地面,造成空氣變得越來越熱。2021年的北美極端高溫也是由熱穹頂效應造成的。

而在地球的最南端,情況也不容樂觀。2017年,編號為A-68的巨型冰山從南極洲的拉森-C冰架上斷裂下來,它的面積可達5800平方公里,接近于上海市的面積。

這座冰山脫落之後,一直在南冰洋上漂流。它在一年半的時間裡,漂流了4000公里的距離。在此期間,這座冰山不斷融化,釋放出了多達1520億噸的淡水,這相當于10600個西湖的儲水量。

由于全球變暖,鎖住大量淡水的南北極正在加速融化,導致海平面不斷上升。不僅如此,海水升溫還會導致熱膨脹,讓海洋體積變得更大。科學家估計,如今的全球海平面比100年前上升了16至21公分,目前海平面正以3.6毫米/年的速度在持續上升。隨著海平面不斷上升,將會不斷侵蝕海島和低海拔沿海地區,對那裡的人類生存造成威脅。

人類活動不但直接入侵甚至破壞了自然界動植物的棲息地,而且大量排放的二氧化碳、甲烷等溫室氣體,導致全球氣溫上升,進而造成氣候變化,極端氣候變得更容易出現。

據估計,目前地球上生活著大約1000萬個物種。但在過去幾個世紀裡,多達20萬個物種已經走向滅絕。研究顯示,目前地球物種滅絕的速率要快于地球史上的平均速率,科學家認為第六次物種大滅絕可能已經來了。

在地球過去幾億年裡,發生過大大小小幾十次物種滅絕事件,其中包括五次極為嚴重的大滅絕事件,造成絕大多數物種從地球上消失。此前的物種滅絕事件起因都是來自于大自然,而第六次的始作俑者被認為是人類。如果我們不想象曾經99%的地球物種那樣走向滅絕,人類需要行動起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