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為何找不到外星人?科學家:我們可能一直走在錯誤的道路上

宇宙是一個大得令我們人類無法理解的存在,由于光速的限制以及宇宙的膨脹狀態,人類只能觀測到宇宙中的一部分,這也被稱為「可觀測宇宙」,即使是在人類可以觀測的范圍內,也存在多得難以計數的天體。

在浩瀚的星辰大海之中,太陽最多也只能算是滄海一粟,至于我們人類所在的地球,更是渺小得猶如一粒微塵。

(上圖為「旅行者1號」探測器在距離地球大約64億公里處拍攝的照片,圖中箭頭所指的那個毫不起眼的亮度就是地球)

宇宙是如此的浩瀚,如果說人類是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生物,估計是誰也不會相信的,實際上,科學界也普遍認為宇宙中應該存在著外星人,并且其數量還不少,所以在對宇宙的探索過程中,科學家們也會特意去尋找外星人可能存在的痕跡。

然而迄今為止,我們從未發現過任何可以確定的外星人的痕跡。人類為何找不到外星人呢?對于這個問題,人們提出了很多極具想象力的猜想,如「大過濾器理論」、「黑暗森林法則」、「動物園假說」、「虛擬宇宙假說」等等。

也有科學家提出一種相對樸素的觀點,即:這可能是我們的方法用錯了,在尋找外星人的過程中,我們可能一直走在錯誤的道路上。

該觀點認為,在過去的研究工作中,人類尋找外星人的方法基本上都是通過「搜索外星人信號」這方面入手,簡單來講就是,首先大量收集宇宙中的電磁波,然后再利用計算機從海量的數據中篩選出可能是來自外星人的信號。

然而這種方法卻是有弊端的,首先就是以人類目前的觀測水平,根本就無法做到對宇宙中的電磁波進行全波段、全天候的監測,而只能在特定的波段進行小范圍的監測(主要集中在可見光波段以及1420至1720MHz波段的無線電波)。

對于這一點,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天體物理學家杰森·賴特(Jason Wright)是這樣描述的:如果將可觀測宇宙中的電磁波范圍視為地球上的海洋,那麼人類目前已搜索過的電磁波范圍大概就只相當于一個普通浴缸里的水。

還有就是當電磁波在宇宙空間中傳播時,會隨著距離的增加而迅速衰減,而宇宙中恒星與恒星之間的距離動輒就是若干光年,因此可以說,即使宇宙中真的存在著來自外星人的信號,當它們在經過長距離地傳播之后,也早已衰減到與宇宙中的「背影噪音」融為一體,以至于我們根本無法分辨。

更重要的是,這種方法只不過是人類通過自身的情況而制定的,考慮到電磁波在宇宙中并不適合長距離通信,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如果宇宙中真的存在有能力進行星際通信的外星人,那麼他們的通信手段很可能并不是電磁波,而是更加高效的途徑,比如說利用中微子或者引力波進行通信。

正是因為上述原因,有不少科學家都認為,在尋找外星人的過程中,我們可能一直走在錯誤的道路上,比如說加那利群島天體物理學研究所的天文學家赫克托·索卡斯·納瓦羅(Hector Socas-Navarro)就認為,盡管人類將大量的精力投入到「搜索外星人信號」的領域中,但通過這種方法找到外星人的可能性卻微乎其微。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真是這樣,那「正確的道路」會是什麼呢?對于這個問題,來自SETI研究所的天體物理學家賽斯·肖斯塔克(Seth Shostak)給出了一個較為合理的答案,即:人類更應該去尋找「技術簽名」。

所謂的「技術簽名」,就是指宇宙中可能存在的技術產物,換句話來講就是,它們不可能在宇宙中自然形成。

比如說著名物理學家弗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就曾經猜測,一個智慧文明科技水平越高,其需要的能量就越大,當宇宙中的某個智慧文明的科技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有可能在恒星附近建設一種被稱為「戴森球」的巨型能量收集裝置,從而大量獲取恒星的能量。

很明顯,「戴森球」就是一種「技術簽名」,如果我們確定了某顆恒星的附近存在著這樣的結構,那我們就可以認為那里存在著外星人。

又比如說,如果宇宙中的某個智慧文明發展出了在宇宙中高速航行的科技,其宇宙飛船的速度可以非常接近光速,甚至達到或者超過光速,那麼當他們在宇宙空間中航行時,其釋放出的巨大能量就有可能留下明顯的航跡,進而被我們觀察到。

當然了,以上兩個例子都比較科幻,實際上,對于像我們人類這種科技水平的智慧文明來講,其實也是有可被觀測到的「技術簽名」。

自從人類進入工業時代之后,就一直在向大氣層中釋放出代表工業文明的獨特化學物質(如氯氟烴、三氯氟甲烷、四氟化碳等等),由于這些物質都不可能在宇宙中自然形成,因此這也是一種「技術簽名」。

可以想象的是,如果某個具有一定觀測水平的外星智慧文明能夠獲取到地球的透射光譜和發射光譜,就可以分析出地球大氣層中存在著「技術簽名」,進而確定地球上存在著工業文明。

反過來講,我們人類也可以去獲取某顆星球的透射光譜和發射光譜,然后再分析在這顆星球的大氣層中有沒有代表工業文明的獨特化學物質,進而去判斷在這顆星球上到底是否存在外星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