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軍太強,皇帝問將軍:多久能退敵?將軍答三天,眾人嘲笑不止被打臉

唐王朝末年,天下割據不止,以朱溫、李克用為代表的節度使們個個希望坐擁秀美河山,彼此之間攻戰不斷,于是有了亂成一團的「五代十國」。五代形勢比三國還要亂,各種短命王朝層出不窮,比如朱溫在公元907年建立的后梁,只維持了17年,歷經三個皇帝就滅亡了。

朱溫生前有不少荒唐之舉,但還算得上一個愛惜人才的皇帝,他效仿前代賢君,求才不問出身,只看能力,因此選出了不少能人,五代著名大將王彥章,祖輩都沒有擔任過官職,一介白衣,但他英勇善戰,懂兵法知布陣,戰功赫赫,于是獲得了朱溫的重用,被封光祿大夫。

王彥章的善戰名氣,在當時與李克用的義子李存孝并稱。他追隨朱溫那會兒,朱溫的名字還叫朱全忠;直到朱溫代唐稱帝,王彥章都一直忠心耿耿為他出力。按理說這樣一個資歷老又有真本事的將領,應該成為后梁的棟梁,但王彥章卻沒能戰死沙場,而是被后唐皇帝斬殺。

當初,朱溫曾經感嘆過一句話:「生子當如李亞子(李存勖),李克用雖死猶生!我的兒子跟他的兒子比起來,就像豬狗一樣啊。」朱溫對李存勖的評價很高,李存勖卻怕王彥章。但朱溫死后,朱友珪、朱友貞相繼登位,王彥章的地位也因此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后梁末帝朱友貞在位時,特別喜歡重用一些無能之輩,比如趙巖、張漢杰。而那些具備真才實干的舊臣卻被他冷落,包括王彥章。趙巖、張漢杰為了自己的權位著想,勸朱友貞離王彥章等人遠些,所以王彥章征戰時,即使有好的戰術也不被朱友貞采納,后梁軍隊節節敗退。

眼看著晉國(后唐)軍隊勢大,把黃河北岸的地盤全部占領,朱友貞終于慌了,他開始重用王彥章,希望他能挽救后梁的頹勢。王彥章臨危受命,領軍出征,朱友貞考慮到敵軍實力太強,在他出發前試探性地問:多久能退敵?王彥章自信滿滿地回答:只需三天。

這話不光朱友貞不信,他身邊的大臣也都不信,對王彥章嘲笑不止。不料王彥章趕赴戰場之后,先是假裝享樂開宴,放松了晉軍的警惕心,隨后秘密潛到德勝口,讓手下斬斷浮橋燒斷鐵鎖,領精兵猛烈攻擊德勝口南城,南城很快被他拿下,距離他發出豪言剛好過去了三天。

三天退敵成了真,李存勖惱怒不已,消息傳回后梁朝廷,不想讓王彥章立功的趙巖、張漢杰坐立不安,唯恐王彥章勢大,回來后清理自己,于是慫恿朱友貞召回王彥章,改派他的副手段凝做統帥。王彥章認為朱友貞這麼做無異于自毀長城,在朝堂上據理力爭,卻反被治罪。

但就算這樣,王彥章還是沒放棄自己對后梁的忠心。段凝節節敗退,朱友貞沒辦法,又厚著臉皮啟用王彥章,但那時候后梁的軍馬已經所剩無幾,王彥章又沒有通天本領,哪能憑幾百士兵取勝?他被李存勖抓住后,不肯投降而死,而他死后,后梁再無戰力,就此滅亡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