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出上聯「一日為日,二日為昌,三日為晶」,紀曉嵐下聯一出討乾隆歡心

根據歷史載入,歷史上最早文人聚會,應該是東漢末年曹丕組織 鄴下雅集。這種文學情分追溯到曹操那裡,曹家兒子都繼承他們才華,「建安七子」時常在銅雀園聚會。西晉時還有「竹林七賢」經常在竹林聊天,以後文人墨客都跟著學習。

唐朝、宋朝時期算是中國傳統文學頂峰時期,那時候文人墨客如井噴似湧出,有李白、杜甫、白居易、蘇軾、王安石等,經常舉行「文化沙龍」。大家在休閒時間聚在一起聊天,有些佳句就是在那個時候流傳開來,後人印象很深刻。

對聯文化的由來

至于對對子本身屬于對聯,現在過年時候家家戶戶,都會貼上紅色春聯。對賬很工整,寓意著一種吉祥,值得人們玩味。現在沒怎麼有人會對對子,但是過去那是很流行,算是文人墨客的心態愛好。現在流傳度很高的對子,就是他們所講,一直流傳到今天。

關于對聯文化究竟開始于何時,目前沒有一個準確說法,但是對聯在五代十國時期,已經發展到頂峰。根據古書記載,後蜀皇帝 孟昶安排手下,找到一個叫做辛寅遜的學士,寫了兩句話在桃木板上。算是對聯文化「由來」,一開始就是寓意吉祥,被後人繼承下來。

到了北宋時期,過年貼春聯十分常見,已經成為民俗文化。王安日做過 《元日》詩作,提到:「 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雖然平日裡忙于朝政,但是過年貼春聯文化,那是從來不忘記。到了春節文人墨客都會主動寫春聯,彰顯一下文采,真的很有趣。

明清時期成為一種文化,在不少影響作品都提到過,對對子事情。這種並非是隨意所講,而是講究對仗工整,上下字數必須相同。關鍵一點就是結構相同,講究 平仄協調,還有一種寓意。《紅樓夢》中那些千金小姐在賈府生活,平時經常會對子,還會用這個打趣對方。搞不好還會好幾個人,一起「針對」一人,這時考驗文化水準時刻到來。

乾隆開始「荒唐上聯」

隨著電視劇《鐵齒銅牙紀曉嵐》熱播,大家對于紀曉嵐很感興趣,文采好的不得了。在劇中那是出口成章,借助于對對子,沒少諷刺和珅。有「是狼是狗」、「和大人什麼東西」,讓不少網友記憶深刻。當時除了紀曉嵐之外,還有一個人酷愛對對子,那就是乾隆皇帝。這位自譽為「十全老人」,覺得文采很厲害,事實上就是馬馬虎虎。

乾隆一生多次來到江南遊玩,每次到達一些地方,就會留下詩句。處處彰顯他的文采,客觀上來講有些,壓根不值得一提。礙于人家是皇上,大臣們只能裝作不知情。有一天他外出巡遊看到農民伯伯,正在田地幹農活,曬得大汗淋淋。這時他腦光子一轉,想出一個上聯,就是 「一日為日,二日為昌,三日為晶。」

然後讓底下百官對對子,大家面面相覷,接不上來。這個上聯有疊加字,有木、林、森,關鍵是還有數字相連。大臣們覺得對不上來,眼看形式十分尷尬,這時紀曉嵐頂身而出。對出下聯: 「單木是木,倆木是林,仨木是森。」

這句下聯對的很有意思,看似水準一般,但是處處都是奧妙。上面有一二三,如果下面繼續這麼用數字,看著很彆扭。上面有三個字,分別是 「日、昌、晶」,都代表國家昌盛。那麼紀曉嵐就用「木、林、森」,比喻他治理江山井井有條。既保證對得上來,還討好皇帝,讓他那是很開心。

此聯在出絕對

本以為紀曉嵐對的很不錯,沒有想到時隔多年之後,竟然還有人,再度對出這幅上聯。真應了那句話,「 江山代有,各領風騷數百年 」事實上對對子本身為消遣取樂,有時候說的話還符合本身的身份,哪怕同一句上聯,下聯也有好幾種。就像這句上聯,據說當時是文人聚會有人說出,如果跟著紀曉嵐學習,是否顯得沒有水準。

恰好這時一個人姍姍來遲,那麼解決此事任務,就交到這人手裡。你要是答不出來,當然也沒有關係,那就喝酒吧!然而此人不善于飲酒,只能選擇對對子,這時展現個人文采時刻到來。人家稍微思索一會,對出下聯: 「七人是化,八人是仈,九人是仇。」

不是有人說,有文化真可怕,此人一說完,現場瞬間寂靜下來。然而就是一陣喝彩,沒有想到竟然,有人破了紀曉嵐記錄,那是各有千秋。因為七、八、九分別加上一個偏旁,就變化「化、仈、仇」,與上面那個「日、昌、晶」遙相呼應。沒有想到後人當中,還有如此文采之高人,此聯因此成為絕對。

小結

古代文人墨客,對于學問很看重,追捧有能耐才子。如果這個人文采水準高,在宴會上就會成為眾人的焦點,說出經典的詩句。像這副對聯就是公開場合所說,能夠爆出精彩下句,彰顯他的文采。對對子還能體現中國傳統文化,值得後人跟著效仿,感興趣朋友不妨學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