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軍事上的最后輝煌:太監和統帥的奇妙組合,一舉收復河湟四州

歷史上對于古代的正統王朝中的宋朝一直都充滿了爭議,歷史上的每一個大一統王朝面積都是十分廣闊的。在統治期間,周邊無大國,無強國。

但是縱觀北宋的歷史,初期有契丹,末期有金朝,國土面積狹小,軍隊的戰斗力也是極端孱弱,在國防實力上幾乎是一無是處。對此,一部分后世學者提出異議。

經過對史書中記載的戰爭案例發掘研究,他們提出宋朝其實并不像許多人想象的那樣。宋朝軍隊戰斗力其實并不低,對外戰爭的勝率在70%以上。

此言論一出,立即引來群嘲,大唐王朝如此鼎盛,勝率不過50%多,小小宋朝又憑什麼跟唐朝可比?

宋朝的軍事

歷史上唐朝對于一些滅國戰爭才會在著重筆墨,其中滅掉小國的戰爭只會寥寥數字代過,宋朝因為軍事力量潺弱,為了粉飾自己,許多規模小到不行的戰役都被拉進了史書,如此之下,勝率想不低都難。

所以說宋朝的軍事力量低,已經是公認的事實,但是也并非大家印象中那般想象的不堪,宋朝的領土也一度抵達到了河西走廊,而這個時期,也是宋朝武力的巔峰時期。十分神奇的是,這場戰役的領導人是太監與統帥的組合。

提到太監,人們的印象都不會太好,古文中所記載的,秦朝的趙高、明朝的王振、魏忠賢,這些人都是禍國殃民之流。

莫說是為國家做貢獻,他們不搗亂就已經謝天謝地了,歸根結底,這就是一種職位,而職位是由人構成的,人嘛,自然有好有壞。

宋徽宗是歷史上有名的亡國之君,書畫的藝術堪稱一絕,若是沒有生于帝王家,那他絕對會是一個優秀的藝術家,但是偏偏造物弄人,靖康之恥也將他永遠定格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但是這個皇帝在位期間,政績也并非一無是處,彼時,宋軍雖然孱弱,但是在西北的戰場上卻屢立戰功,并且一舉蕩滅了當地的少數民族政權,打下了河湟四州,而這個宋末的戰爭奇跡,就是宦官童貫與統帥王厚共同造就的。

宋朝無愧是一個神奇的朝代,就連宋朝的太監都與別的朝代顯得不一樣,他們身殘志堅,戰場上也十分勇武善戰,各種奇謀頻出,讓敵人為之肝顫。

宋與西夏之間的戰爭中,曾經就有一名鐵血宦官李憲,一路上摧城拔寨,所到之處,寸草不生,甚至是燒了西夏皇宮,而童貫就是李憲的徒弟。

太監童貫

童貫少年時期拜在李憲的門下,到宋徽宗即位的時候,他已經是一名成熟的宦官,并且和蔡京開始交往。蔡京進京升官,得力于童貫的幫助,前者后來升任宰相,童貫也迎來機會作為戰役的將軍。

此戰宋朝籌集了十萬兵力,開赴河湟。十分不湊巧的是,大軍剛剛行至湟州,宮中就失火了,皇帝心中以為不祥,于是傳詔書禁止出兵。

潼貫打開后看了內容,隨后就放入了靴子中,主帥王厚是名將之子,此時給過眼神詢問怎麼回事。童貫只說是,皇帝祝我們馬到成功。

在古代的作戰中,宋朝軍力之所以孱弱,并非部隊不勇敢,而是因為朝中各方勢力的掣肘,在諸多重要戰役中之所以失敗,就是來自于中央的各種詔令以及瞎指揮。

幾乎可以看到,每一次宋朝對外的戰爭勝利,幾乎都有將軍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的影子。官兵聽后,心中自然大定,由此也充滿了信心。

宋徽宗不懂軍事,罔顧君情實際,反而是對于一些成佛成仙之道迷戀已久,難怪這種人最后亡了國家。

盡管童貫十分受到宋徽宗的寵愛,但這畢竟涉及到了軍國大事,隱瞞皇帝的手諭屬于欺君之罪,不是每一個領兵的人都會有這個勇氣,由此,宋朝對外戰爭勝率低也就情有可原。

童貫冒著殺頭的罪過,為這場戰爭的勝利打下了前提,若是沒有此事,這場戰役也就無從談起。

隨后的戰役中,童貫和王厚猛攻巴金城,由于西北軍多年防守邊疆,戰斗力已經是宋軍中數一數二的,將士猛攻城池,得益于宋朝軍事武器的研究,在軍事科技方面可謂是獨步天下的存在。

城池易守難攻,此時南宋的各種弩箭就搬了出來,其中還有奠定澶淵之盟的三弓床弩。一番亂射,敵首腦被流矢擊斃,羌人士兵被迫遠遁,宋軍一戰斬殺擊傷敵軍七千多人,取得大勝,童貫也是借此松了一口氣。

得益于此戰,宋軍隨后連戰連捷,甚至在隨后的作戰之中,宋軍猶如天助,一場大風突然刮起來飛沙走石,直沖向敵軍的陣營,機會難得,宋軍果斷出擊,大破敵軍。

宋軍河湟之戰大勝,戰局已定,對于西夏已經成了東西夾擊之勢,若是宋朝再能長久一些,像別的大一統王朝那樣恢復廣袤的領土也不是不可能,只可惜,他們攤上了昏庸的國家領導人。

此戰之后,童貫在軍中的威信暴漲,也被破格提拔,宋代宦官憑借軍功做到他這個地位的只此一人。但是驟然提高的權勢,勢必會讓人迷失方向,童貫也就不可避免地變得囂張跋扈,居功自傲。

他在一些方面甚至直接越過了各級官員直接稟告宋徽宗,此番種種,讓之前推薦他的蔡京感到了不滿,雙方逐漸漸行漸遠,甚至是宋徽宗親自授予官職給童貫的時候,蔡京都會從中作梗,硬生生的讓皇帝收回成命。

但是大宋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路即將達到終點,童貫與王厚共同指導的這場戰役也成了宋朝軍事歷史上最后一個高光時刻。

因為在不多久之后,金朝人即將攻破北宋的首都,這些尸位素餐的領導人們,也即將在金朝的牢獄中度過羞辱的后半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