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納姆戰役中的被俘英軍官兵影像,市場花園走一走,戰俘營中走一走

在1944年9月17-25日的阿納姆戰役(即著名的市場花園行動)中,盟軍功敗垂成,英軍傘兵第1師在渡河撤退途中被截斷,6000多人成為俘虜,德軍攝影師記錄下了這些人被俘后的部分影像。

▲兩個英軍第1空降師的戰俘攙扶著受傷戰友,旁邊是一輛德國黨衛軍第9裝甲師的三號突擊炮,這張照片可能于9月19日攝于荷蘭烏得勒支,是許多小比例二戰模型愛好者常用的建模參照圖。來自黨衛軍第9裝甲師阿納姆戰役官方相冊。

▲攝于1944年9月17日,由南德意志報刊發

▲在阿納姆橋被俘的英軍第空降師第1傘兵中隊、第3傘兵營官兵,從左到右依次為:3營9排的蘭斯·斯溫森(Lance·Swainson)下士、1中隊的工兵布斯(Booth),以及3營列兵莫蘭和溫特斯。

▲在阿納姆橋被俘的英軍官兵,從左到右依次為:第1中隊的工兵奧頓(Orton)、第納爾(Dinnie)和布斯(Booth),3營9排的蘭斯·斯溫森(Lance·Swainson)下士和第16現場救護組的羅伯茨(Roberts)下士。

▲1944年9月20日攝于阿納姆橋以東,英軍戰俘轉移傷員,左前是哈羅德·帕德菲爾德(Harold Padfield)中士,右邊是羅伯茨(Roberts)下士,被抬著的傷員是滑翔機飛行員杰弗里·勞森(Geoffrey Lawson)中士。

▲具體拍攝時間不詳,中間黑臉男是第2傘兵營的理查德·羅伯特·麥克拉農(Richard Robert McLarnon),其前面的矮個子是該營的威廉·喬治·斯派塞(William George Spicer)。

▲1944年9月20日,德國空軍戰地記者赫爾茅斯·皮拉赫(Helmuth Pirath)中尉攝于瑞恩布魯格附近

▲1944年9月20日,皮拉赫中尉的另一張攝影作品,打著白旗的英軍某指揮官

▲1944年9月20日,皮拉赫中尉的另一張攝影作品,攙扶戰友的英軍傘兵

▲攝于1944年9月25日,英軍第1空降師第11傘兵營的三名士兵向德軍投降,地點奧斯特貝克

▲攝于1944年9月25日,由邊防團博物館收藏

▲攝于1944年9月26日,刊登于《南德意志報》

▲照片攝于1944年9月28日,是一張經典的英軍空降兵投降照片,出自德國宣傳部門之手,附加的宣傳語句寫道:「在燃燒的阿納姆所進行的徒勞的戰斗中,英國傘兵排著長隊走進德國集中營……」

▲同樣攝于1944年9月28日,德國官方宣傳照,附加信息寫道:「阿納姆已經易手,黨衛軍挨家挨戶地進行了激烈的戰斗,并將英國人趕出他們的陣地。俘虜數量達到數千人,在解除武裝期間,繳獲了大量歐洲銀行的鈔票,英格蘭銀行給士兵們大量的現金全部被交給德國。」

▲攝于奧斯特貝克,右二纏繃帶的是英軍第1傘降師第1空降反坦克連操作手里克·米爾納(Eric Milner)

▲拍攝時間不詳,一名黨衛軍士兵看守一群在阿納姆橋被俘的英軍傘兵,德國聯邦檔案館收藏。

▲拍攝時間不詳,經常被引用的一張被俘英軍傘兵照片,德國聯邦檔案館收藏。

▲被押往后方的阿納姆戰役被俘英軍傘兵,拍攝時間不詳,由第44傘兵旅收藏

▲一名黨衛軍第9裝甲師士兵對被俘英軍傘兵搜身,德軍背上掛著一件M31迷彩罩衫,來自黨衛軍第9裝甲師阿納姆戰役官方相冊。

▲英軍傘兵在德軍監視下走出藏身之處,此照片信息不詳

▲被一名黨衛軍憲兵看管的四名英軍傘兵戰俘,照片信息不詳

▲被俘的英軍傘兵軍官,照片信息難以查證

▲據估計攝于奧斯特貝克戰斗之后,兩名被俘的英軍傘兵攙扶一名受傷的戰友。

▲對著德軍攝影師時揮拳表示不屑的是英軍第1空降師斯塔福德第2營的傘兵杰克·雷諾茲(Jack Reynolds,1922-2019)中尉,他之前曾在西西里島短暫被俘過一次,這回直到1945年5月才被釋放,左邊戴著紅色貝雷帽的其同事是喬治·帕里(George Parry)下士,他于2011年去世。這張照片曾被刊登在德軍宣傳刊物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