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農夫自家的牛舌頭被割了,包拯:把牛殺了把肉賣掉,小偷會自首

農夫自家的牛舌頭被割了,包拯:把牛殺了把肉賣掉,小偷會自首
2021/11/19
2021/11/19

1973年4月,因為附近一項建設工程批准上馬,安徽合肥的包氏家族墓群需要遷葬。

這個包氏家族的先祖,就是合肥歷史上最有名的大臣,婦孺皆知的包拯「包青天」。

在一個規格狹小、擺設簡陋的墓葬之中,一片殘破的墓碑被挖了出來,墓碑上的字清晰可辨:《宋樞密副使贈禮部尚書孝肅包公墓銘》。

這塊千年石碑為我們解答了第一個傳說中的問題: 包拯果然是清正廉潔、身無餘財的大清官。

那麼它是否能為我們證實第二個不知在多少史書、戲劇、演義中描繪的那樣,包拯是個斷案如神、明察秋毫的大「青天」呢?

答案是也有。

只管回去

宋仁宗景祐四年(1037年),這一年,38歲的包拯在為去世的父母守喪期滿整整半年之後,終于從悲傷中走了出來,了無牽掛地重新踏上了仕途。

朝廷將這個大孝子安排在了一個離家鄉不遠的地方:揚州天長縣知縣,也就是今天的安徽滁州天長縣。

此時的包拯不過是一個普通官員,遠沒有後來震動天下的名聲。

剛剛走馬上任不久,包縣令的衙門就發生了一樁怪事。

一位農夫來到大堂,說自己丟了一樣東西,但這件東西聽起來,卻讓人哭笑不得:不是什麼黃金白銀,也不是什麼家傳寶貝,而一條舌頭。

不過這確實是一條十分值錢的舌頭,因為它屬于農夫家裡的耕牛。

在農業社會,耕牛的地位和價值一直居高不下。自先秦開始,歷朝歷代都對耕牛制定了嚴格的法律保護,嚴禁不報告官府就私自宰殺耕牛。

北宋當然不能例外,法律明文規定:「凡無事殺牛者皆判刑」,別說別人家的牛不能故殺、誤殺、盜殺,就算是自己家養的牛,隨便殺了也要判一年有期徒刑。

且不說當時的醫療條件對于傷口感染基本束手無策,失去舌頭的耕牛,吃不能吃,動不能動,實際上也只有死路一條。

為了儘量減少損失,農夫才不得不急急忙忙先來官府報備,請求准許自己殺牛吃肉。

但另一個問題是,這件用心如此險惡的事情,究竟是誰做的呢?

當時並沒有什麼DNA之類的先進破案技術,對方只要偷偷把割走的牛舌一煮,不僅能夠改善伙食,而且從此銷贓滅跡,再也不可能找到對證。

就算他包拯可以問遍十裡八村,找出最有嫌疑的案犯,但無法做到人贓俱獲,也就無計可施。

這個人到底是誰?他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什麼?

包拯在公堂上來回踱步,苦思冥想。

堂下的農夫只能不知所措地等待判決——至少只要能夠批准殺牛,至于能不能抓到罪犯,恐怕他也沒抱有這個不切實際的希望。

「你只管回去,把牛殺了。」最終,農夫等到了包拯的回答。

不過包拯馬上又補充交代了一句:「一定要把肉賣掉。」

這當然正中農夫下懷,不管怎麼說,能多彌補一分損失也好。

農夫雖然回去了,但包拯的工作還沒完。

在古代,由于牛皮可以製作盔甲、牛筋可以製作弓弦、牛角可以製作弓身,按照規定,農夫前腳殺了牛,包拯後腳就要派人去農夫家中繳收牛皮牛筋牛角這些軍備物資。

誰知包拯竟然像忘了這事一樣,遲遲沒有派出一名衙役。

自投羅網

果然不過多久,天長縣的集市上,就出現了兜售牛肉的農夫。

在一般情況下,人們只能吃到快要病死老死的牛肉,肉質當然不能和這頭遭到飛來橫禍的壯牛相比。

農夫的攤位前人來人往,著實有不少人對如此新鮮優質的牛肉稱讚不已。

包拯還是沒有派人去農夫家中收繳被剝下的牛皮牛角。

誰知還沒等那邊農夫的牛肉賣完,包拯的府衙之中又來了一個報案的人。

這個人報的案卻不是和自己有關,他是來舉報的。舉報的內容就是:賣牛肉的農夫並未報備,而是私自盡牛。

也許有人奇怪,不管農夫是不是私自盡了自己的牛,又關他一個外人什麼事呢?

這是因為,為了徹底貫徹無事不准殺牛的法律,古代還對此有補充規定:舉報私自盡牛的人,可以受到獎勵。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