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謙正準備把皇位轉移給朱祁鎮的后代,為何朱祁鎮還要除掉他

明英宗朱祁鎮在奪門之變后殺于謙,是一件不太容易讓人理解的事情。他殺于謙的理由究竟是什麼呢?歷史上并沒有說。《明史》也就是這麼一句記載:「下兵部尚書于謙、大學士王文錦衣衛獄。」這句記載只是表述結果,并沒有說理由。

(朱祁鎮劇照)

究竟是什麼理由,其實我們也很費猜疑。

最大的理由,可能是當初瓦剌想拿朱祁鎮做籌碼,對明朝漫天要價的時候,于謙干脆擁立朱祁鈺,對瓦剌不理不睬。明英宗可能覺得自己堂堂的皇帝,生命沒有得到尊重,心里很不高興。

但是,這也不能怪于謙啊。一者,這事是太后點頭同意了的。二者,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如果答應了瓦剌的要求,瓦剌就會沒完沒了,結果可能就是奪了明朝的江山。三者,這也是古代對待人質的慣例。劉邦的爹被項羽抓去了,項羽用他爹來威脅劉邦,劉邦尚且不管不顧。

三國時期,曹操也做過規定,就是絕對不能救人質,絕對不能為了人質,打亂既定的軍事部署。也就是說,于謙不過是按照當時人慣常的做法來做而已,有什麼可責備的呢?四者,于謙就算不答應瓦剌的要求,瓦剌也不大可能殺明英宗。畢竟當時明朝是瓦剌的宗主國,藩屬國對宗主國還是很尊重的,絕對不可能殺宗主國的皇帝。

第二個理由,可能是朱祁鎮被瓦剌放回來后,于謙并沒有讓朱祁鈺把皇位讓出來給朱祁鎮。但這個顯然怪不得于謙,是朱祁鈺自己不愿意讓出來。再說了,這是他們老朱家自己的家事,于謙怎麼好說三道四的。當時他擁立朱祁鈺是為了救國家,現在不存在救國的問題,于謙當然不能干涉了。

(于謙劇照)

第三個理由,可能是朱祁鈺廢黜朱祁鎮兒子朱見深的太子之位的時候,于謙并沒有提醒朱祁鈺這樣做不對。不過,這也怪不得于謙。前面也說了,這是老朱家的家事。再說了,當時沒有勸說朱祁鈺的,也不只是于謙一個人,包括石亨、徐有貞等人都沒有勸說,為何單單怪在于謙一個人身上呢?

而且,于謙在那時候本來就不能勸。實際上,朱祁鈺一直是忌憚于謙的。當奪門之變發生后,朱祁鈺聽到上朝的鐘聲敲響時,他還以為奪位的是于謙篡位,這讓他十分緊張。后來聽說是朱祁鎮時,他當時連說了三個「好」字,放心地躺下來了。由此可見,朱祁鈺是寧愿朱祁鎮奪位,也不愿意于謙奪位的。

還有一點,于謙雖然并沒有勸阻朱祁鈺換太子,但是在朱祁鈺病重的時候,于謙和王文等人還積極地討論復立朱見深太子之位的事情。他們都已經把方案做好了,就等第二天上奏給朱祁鈺。然而奇怪的是,朱祁鎮不但殺了于謙,還殺了王文。兩人都討論讓朱祁鎮的兒子朱見深繼承皇位了,還被殺,這顯然是說不過去的。

(朱祁鈺劇照 )

既然這些理由似乎都不成立,朱祁鎮為什麼還要殺于謙呢?

我認為,朱祁鎮之所以要是于謙,不僅僅是感情的好惡,更重要的,還是權力斗爭。

朱祁鎮重新當了皇帝以后,就要對權力進行重新分配。以前是于謙等人掌控朝廷,不管從哪個角度,都不能再讓于謙掌控朝廷了。但是于謙似乎又沒有錯,如果朱祁鎮一上臺就進行人員的洗牌,顯然不合適。不如干脆說于謙有大罪,把他給殺了,這樣就再也不存在這些麻煩了。

其實,想對權力進行重新分配,欲望最強烈的,還不是朱祁鎮。而是石亨、徐有貞、曹吉祥等人。因為是他們在朱祁鈺病重,又沒有后代的情況下,投機取巧,復立朱祁鎮為皇帝。他們無非是想攫取朝廷中的權力,分得一塊大蛋糕。既然他們想上位,想獲得大蛋糕,怎麼可能還容忍于謙等人在臺上呢?

也就是說,可能朱祁鎮并沒有一定要殺于謙等人的愿望,但是石亨、徐有貞等人反復說,朱祁鎮架不住,只好同意了。畢竟他能夠再當皇帝,都是這些人幫的忙,所以不敢違逆他們。

總之一句話,朱祁鎮殺于謙,根本原因就是兩個字:權力。

(參考資料:《明史》《明實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