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架飛機,長著最萌的臉卻干著最狠的事,為什麼?

F7U彎刀,怎麼看怎麼萌,上面:

下面:

側面,尤其是側面,你看它那鼓的大大燈泡狀駕駛艙,設計它的人要是說自己沒有畫過漫畫,我是不太相信的。

可是,就是這麼一架看上去滿是安全感的飛機,卻被貼上了一個與氣質恰恰相反的標簽, 少尉終結者。在其短短的幾年服役期間,它干掉了4名試飛員、21名海軍飛行員,同時也自損超過四分之一,當之無愧的成為有史以來事故率最高的美國海軍后掠翼戰斗機。

今天,我們就講講它的故事。

二戰后期,噴氣式飛機的技術迎來了黎明,美國海軍當然也不愿意錯過這第一班車,于是就向各家飛機制造商發出邀請,讓它們設計出一架能夠輕松飛過12000米、速度達到一馬赫的艦載機出來比試比試,誰要是造得好,訂單大大得有。

這個請求是1945年6月發出的,但其實在此之前,飛機制造商沃特就已經在著手開發一架這樣的飛機了,它不僅搶到了先機,手里還握有一張王牌,那就是來自德國的、前梅塞施密特公司的高級飛機設計師沃德馬爾·沃格特。

他在二戰快要結束期間,負責了一些德國先進的后掠翼噴氣式飛機的開發工作。

這就不得了了,帶著豐富的設計經驗和德國科學家測試出來的關于后掠翼噴氣機的重要數據,加入了沃特的他,簡直就是一張王炸。

果不其然,很快,一架符合海軍要求的飛機便在他的主導下誕生了,這就是后來的F7U彎刀。

初次見面,著實驚艷。這架飛機,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架飛機,甚至把時間線往后拉,也很難再見到跟它一樣的來者了。

你看這張照片:

展示了第181空中特遣隊的一次編隊飛行,彎刀同它身邊的F9F美洲獅、F2H女妖和FJ-3狂怒,像是一個時代的產物嗎,難怪很多見到它的記者直接就把它改叫「蝙蝠俠」了。

這個蝙蝠俠,看起來的確很厲害的樣子。它擁有一雙極其寬大的后掠翼,從駕駛艙后緣一路延伸到機身的尾部,因此沒有了水平尾翼。

垂直尾翼的布局也很特別,它們是從兩個機翼的后緣長起來的。另外,也是在這里,機翼的后方,還裝有副翼,它們部分替代了水平尾翼的功能,可以讓飛機實現俯仰、滾轉的動作。

控制它們的,是一套黑科技了,號稱是 帶有力反饋的液壓系統,飛行員通過它可以更直觀的感受到各個控制面上所受到的空氣力量,以便做出更加細微的操作,飛出更強的機動能力。

同時,你看它的前起落架也與眾不同,又高又長有沒有,是的,它可以伸縮,也可以拐彎,在從航母的甲板上起飛時,它可以將彎刀的機頭抬高到離地4.27米的位置,沒有上翹的甲板那就自創一個上翹的機身唄,大迎角配合大翼面,確實更容易飛得起來。

但是,頭抬的太高在降落時就不方便了,飛行員只能看到鼻子看不到跑道呀。沒問題,你以為它那個不成比例的大燈泡罩子是干什麼的,設計師已經想到了,它就是為了讓飛行員能夠坐得更高,視野更好的。加上前起落架也能縮回去一些,順利降落,好說。

兩個引擎夾在機身和機翼之間,顯得沒什麼存在感,也的確是這架未來戰機最拉跨的部分,動力表現平平,甚至有的時候,還會出現不夠用的情況。

但好在,它能裝呀。內部彈艙可以掛下兩枚2000磅的炸彈,外部掛架也能攜帶1000磅的炸彈,還能帶上最多4枚麻雀空空飛彈和標配的4門20毫米機炮,對地攻擊優勢滿滿、對空戰斗也具威脅,海軍已經是滿意的不行了,首飛成功后,就直接下了訂單。

好了, 海軍飛行員的噩夢開始了

后來一系列的測試、訓練,讓所有的參與人員都苦不堪言。

舉一個例子。愛德華·費特納中校當時是美國海軍的一名資深試飛員,駕駛過很多名機,包括這架F7U彎刀。

1951年11月,他接到了一通期待已久的來電,是海軍航空訓練司令部的一位上將打給他的,對方很激動,說:恭喜你,你已經成功入選海軍飛行示范中隊了。也就是后來大名鼎鼎的藍色天使飛行表演隊。

費特納當然就更加興奮啦,因為獲選藍色天使絕對是件大事,它意味著:皇室一般的待遇、免費周游全球、結識更多的名流、享受耀眼的聚光燈,等等,而且,也能為海軍招募到更多有價值的人才。對費特納來說,沒有比這個更好的工作了。

但是,他還是留了一個心眼,在沒有答應之前,他向對方問了一個問題:那我們會駕駛哪架飛機?F7U彎刀,海軍上將淡定的說。那麼,抱歉了長官,我不能接受這份工作。費特納絲毫也沒有遲疑的回答到。

為什麼?因為他之前在航母上已經領略過這架飛機的殘忍了,因為除了他之外,當時會開這架飛機的人,幾乎全都送命了。

再光鮮的身份,和生命比起來,都是微不足道的。

紙面數據這麼好,怎麼一到實際的跑道上,就成奪命十三郎了呢?不奇怪,因為它身上,沒有一項技術是成熟的。

夸張的機翼布局,讓它變得非常難以控制,一不小心就會陷入到瘋狂的螺旋當中難以改出;帶有反饋效果的液壓系統,壓力幾乎是其他艦載機的兩倍,因此面臨不斷的泄漏和失壓;那根又長又細的前起落架,怎麼改都不夠堅固,杵到航母甲板上就很容易讓彎刀栽了跟頭;還有那兩臺一開始就貧血的西屋噴氣式發動機了,從來不要指望它能給你足夠的動力,按飛行員的話說,

「它比西屋烤面包機散發的熱量還要少」

于是,在發生了很多次事故、在海軍的忍耐到達極限后,這架飛機,也就被永遠的放棄了,連一次修改的機會也沒有留給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