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少了可以理解,農村也很少見,曾經隨處可見的老鼠都去哪了?

人類運用超凡的智慧和獨一無二的合作方式定居在除南極洲外的所有大陸,很少有其它陸地生物能做到這一點。

如果說居住范圍廣算是我們物種成功的體現的話,那麼還有一種動物可能比我們更成功,那就是老鼠。

地球上唯一沒有老鼠定居的大陸也是南極洲,但是它們卻在許多沒有人的島嶼上繁衍生息,成為島上破壞力極強的入侵物種。

如果說人類的成功靠的是智慧和合作,那麼老鼠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它們適應了我們。

老鼠是為數不多高度追隨人類社區的動物,基本上哪里有人,哪里就會有老鼠,甚至它們在那些無人島嶼上定居,最初也是我們把它們帶上去的。

在十二生肖中,老鼠排在第一,有一種解釋是動物們進行十二生肖選拔比賽,前12名可以成為十二生肖成員,而老鼠一直躲在牛的頭頂,依靠牛成為了第一名。

以前看不明白這個故事,但是如果我們了解老鼠和人類的關系的話,就會明白老鼠確實可以依靠另一種強大動物成為第一。

雖然,我們對老鼠的幫助很大——提供安全的居住環境等,但老鼠回饋給我們的卻是偷吃我們的糧食,傳播疾病給我們。

所以,對于大部分人來說,老鼠可能是世界上最令人討厭的動物之一,但不知道大家發現了沒有,老鼠現在好像已經很少出現在我們社區中了。

圖源:David Shankbone

那麼問題就來了,為什麼以前人都吃不飽的時候,卻有那麼多老鼠偷糧食,現在條件變好了,老鼠反而變少了呢?

目前世界上被描述的老鼠有56種,除極個別外,其它幾乎所有老鼠都喜歡靠近人類生活。

圖注:褐家鼠

主要5種,分別是褐家鼠(這種老鼠是世界上分布最廣泛,種群數量最龐大的一種)、小家鼠、黃胸鼠、黃毛鼠和黑家鼠。

雖然,這五種老鼠體型和皮毛都有一些差異,但是它們都有一個相同的特點,那就是 超強的適應性

它們擅長的領域可能略有不同,比如擁有超強的攀巖能力的黑家鼠——它有時候被叫作屋頂鼠,再比如潛水時間可以達到3分鐘的褐家鼠。

但是事實上,幾乎所有老鼠基本都擁有這些生存技能——從攀爬到游泳,從跳躍到迅速轉移,從啃斷木板到挖穿地面。

就外在的配置上來看,每一種老鼠都是運動健將,這是它們能夠跟隨我們遷徙的基礎,也是我們討厭它們卻拿它們沒辦法的原因之一。

除了這些能力,老鼠還還擁有超強的嗅覺——這一點現在被我們訓練來排雷,對于老鼠而言,這樣的嗅覺可以幫助它們快速找到食物。

圖注:老鼠的年紀越大,牙齒會越黃

當老鼠嗅到我們存儲起來的食物時,它們的另外一個裝備——牙齒開始工作,老鼠的下巴肌肉每平方英寸可以施加高達12噸的力,作為對比,大白鯊的咬力為每平方英寸1.8-2噸。

同時,由于老鼠的牙釉質可能比鋼鐵還堅硬,它們的牙齒還會終身變長的,所以如果看到老鼠咬穿鋼板的話不要覺得意外。

老鼠還有超強的聽覺,它們經常會用我們耳朵無法感知的超聲波頻率進行交流,同時這也讓我們的抓鼠行動變得尤為困難。

不過,大部分老鼠的視力都不太行,這是因為它們大多喜歡夜間行動。

圖注:黑家鼠

老鼠的數量不太會減少

從老鼠的身體配置上來看,老鼠已經很強大了,但是它們還有一個「王炸大招」,那就是所有老鼠都有超強的繁殖能力。

一些雌性老鼠一胎最多能生產20只幼崽,而且在產后10-24小時內就會迅速發情——這種現象稱為 產后發情,可以讓老鼠做到無縫銜接,一胎斷奶另外一胎就出生。

我們前面提到的褐家鼠,有統計顯示,算上幼崽的死亡率,兩只配對的褐家鼠一年可以變成15000只。

這樣的繁殖能力,只要稍微多給點食物,老鼠的種群數量就會爆炸性增長,而隨著產能的增長,事實上老鼠的食物也變多了。

所以,老鼠并沒有少,在世界范圍內它們的種群數量比起以前是大大增長了, 現在至少有200億只老鼠在世界各地游蕩,它們每年吃掉和污染的食物可以養活2億人

想想澳大利亞爆發的鼠災,一年比一年嚴重,就知道要控制老鼠的數量幾乎不可能,除非它們的食物減少了,但這也意味著我們的食物減少。

圖注:澳大利亞每年都會鬧鼠災

同樣的,由于食物量的增加,在中國,老鼠的數量也是在增長的,只是可能生活在城市里的人覺得老鼠少了而已。

為什麼城市里的老鼠少見?

我們建造的城市其中一個功能就是可以把那些對人類的不利的因素隔絕在外面,所以在規劃的時候往往都會考慮到如何減少這些不利因素,像老鼠這種不招人待見的動物肯定就是考慮范圍之內的。

我們的鋼筋混凝土結構對老鼠這些動物并不是特別友好,它們很難在這種房子結構中找到容身之處。

圖注:捕鼠機關

以前用泥土和木頭搭建的房子就非常適合老鼠生存,它們可以在各種縫隙中搭窩,但是鋼筋混凝土不行。

另外,雖然現在的人剩菜剩飯很多,但是老鼠很難進入到居民的房間,就算進入了居民房間,它們也很難將自己隱蔽起來。

所有這些給我們造成一個錯覺,城市里老鼠少了。

事實上,城市里依然會有很多老鼠,只是它們不在我們眼前活動了而已,更多的是轉向普通人不會到達的區域,比如下水道和垃圾存放區等。

紐約的老鼠問題一直都非常出名,2014年的統計,整個紐約老鼠的數量大約是人類數量的24%,也就是200萬只的樣子。

好像并不是很多,但是這些老鼠已經給紐約帶來了許多問題。

我們現在生活在城市里的人,生活的空間往往非常局限,每個人都只在自己的特定的區域活動,所以碰到老鼠的幾率自然小一點,但老鼠一直都在追隨人類社區。

巴勃羅·埃斯科巴

最后

現在老鼠最討厭的地方就是偷吃糧食和咬斷電纜,但是我們確實拿這種繁殖能力超群,身手敏捷的動物沒辦法,無論你是誰。

據估計,老鼠每年要啃掉巴勃羅·埃斯科巴(如果不認識可以自行查下)10%的錢,差不多就是21億美元,但是巴勃羅也毫無辦法。

圖注:阿爾伯塔的打鼠隊

不過,世界上有一個城市對老鼠零容忍,那就是加拿大擁有425萬人口的阿爾伯塔,據說平均每年會有12只老鼠進入該地區,但是都被嚴防死守的當地居民給消滅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