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雉害死戚夫人后,劉邦長子急忙尊妹為母,13年后發現真高明

漢高祖劉邦去世后,歷經「三帝」(惠帝、前少帝、后少帝),但真正執掌朝政的是呂雉,她也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臨朝稱制」的女性。

「寵冠后宮」的戚夫人,在劉邦去世后, 被呂雉「制成」了人彘。

司馬遷在《史記》對此描述道:「太后遂斷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飲瘖藥,使居廁中,名曰‘人彘’。」

據史料記載,呂雉還命人將自己的兒子漢惠帝請至現場觀看, 惠帝看后痛哭不止,直斥母親的狠毒,之后就大病了一場。

漢惠帝

她對戚夫人的兇狠作為,除泄憤外,還有「殺雞儆猴」的意味。當時上至皇親國戚、下至文武百官,人人自危,而齊王劉肥因其皇長子的身份,更是惶惶不可終日。

那麼, 劉肥是如何躲過此劫而令呂雉放下殺心的呢?

對此還是先來講講劉邦、呂雉、劉肥這一大家子的前塵往事。

01、劉邦這一大家子

高祖劉邦,沛縣人(今徐州豐縣人),雖農家出身,但不善農事,因而少時沒少為父親所訓斥。

秦建立后, 劉邦出任泗水亭長。「十里為一亭,十亭為一鄉」,在當時的亭長就相對于現在的村長一職。

劉邦這個亭長平日事情不多,他喜歡喝酒、交友,其間結識了蕭何、曹參等摯友,同時也因為喝酒,他還與開酒館的曹氏相識,后來兩人生活在了一起, 曹氏為劉邦生下了長子劉肥。

兩人屬于「同居」而且未婚生子,這在當時是極不光彩的事情,但劉邦并沒有迎娶曹氏,給母子二人以名分。

劉邦一直到40歲時才安定了下來。他遇到了呂公,呂公自視會看相,據說他一眼就認定劉邦未來必成大事,因此毅然決然地將自己唯一的女兒呂雉嫁與劉邦。

呂家是大戶,田產眾多,相比劉邦家要富裕很多, 并且呂雉當時只有16歲,而劉邦已40歲,還有外室和兒子。

當時呂雉的心情,他人不得而知。但據史書記載,成婚后,呂雉還是任勞任怨地操持著這個并不富裕的家庭。

呂雉

兩人生有一子一女,即后來的漢惠帝劉盈和魯元公主。劉盈兒時沒少和母親一同下地耕作,而父親劉邦則「少問家事」。

劉邦雖比呂雉大十多歲,可事事皆需呂雉操心。但即便如此,劉邦還是「闖了大禍」。

公元前209,即秦二世登基當年,劉邦見起義軍四起、秦朝大勢已去,便也參加了起義軍, 因他從沛縣起兵,故人稱「沛公」。

一說,劉邦起義是因為他在押解犯人去驪山途中,因貪杯而導致犯人逃跑,按照秦律,劉邦要被處死。

見事已至此,再去驪山,只有死路一條。劉邦索性將犯人全部放走,自己也跑到芒碭山上躲了起來, 這一年劉邦48歲。

劉邦這一逃,呂雉等家人難免受到牽連,但她仍心系劉邦。據說,呂雉曾獨自一人上芒碭山給劉邦送銀兩和生活用品,可見當時兩人感情甚篤。

后面的事情就是,劉邦在蕭何、韓信等人的輔佐下,勢力日漸壯大, 成為擁兵數十萬、統領巴蜀和漢中地區的「漢王」,與起兵于會稽的西楚霸王項羽成楚漢相爭之勢。

公元前205年,劉邦與項羽在彭城交戰,劉邦大敗。為了脫險,劉邦全然不顧家人的安全,而將妻子、孩子,包括老父親全部拋下,自己跑路了。

項羽原以為有了劉邦家眷在手,劉邦定會顧及親情前來投降,但據史料記載,當劉邦聽到如若自己不投降,項羽將會將自己的父親煮來吃。

劉邦的回答那是一個「絕」,他原話的大體意思是: 你我是兄弟,如果兄弟你要煮我倆的父親來吃,那也請給我一份吧。

項羽到底是個人物,他并沒有真的烹了劉邦的父親,也沒有為難劉邦一家老小,至少在飲食上。

但呂雉一個女人帶著孩子、老人以及其他家眷,深陷于敵營,不時面對死亡「威脅」, 這種情況真不是一個「恐懼」所能完全形容的。

呂雉及家人被項羽一扣就是三年,直到兩方和談后,才得以放出與劉邦團聚。

一家人分離三年后的重新團聚,本應該是歡天喜地,可對于呂雉來說,卻是刺激與心痛,此刻丈夫的身邊已經有了新人的陪伴。

在呂雉看來,自己這三年來作為人質、拖家帶口、受苦受難, 換來的卻是丈夫身旁已有「新人笑」。自己多年的思念,在此刻都是痛苦的諷刺。

這位新夫人,名戚姬,人們常稱她為戚夫人。姬姓在周時是國姓,因此戚夫人是出身于名門的貴族女子,據說她有很好的教識,并且善于歌舞。

都說帝王后宮佳麗八千,這多半是「調侃」,論誰能有這麼多精力。 劉邦這一生共有八位夫人,與他育有八個兒子。

曹氏所生劉肥為長子,呂雉所生劉盈為二子,戚夫人所生劉如意為三子,以及薄姬等其他妃子所生的五子:劉恒、劉恢、劉友、劉長與劉建。

劉邦的幾位夫人和兒子中,最對呂雉構成威脅的就是戚夫人和她的兒子劉如意。

02、「寵妾滅妻」幾乎廢立太子

公元前202年,被困于垓下的項羽絕望地在烏江邊自刎, 同年,劉邦在長安稱帝。

歷史上,劉邦稱得上是一位好皇帝,漢初民生凋敝,他施行「與民休息」「重農抑商」等政策,令經濟得到了一定恢復,也之后的文景之治奠定了初步的基礎。

歷朝歷代對劉邦的評價很多,其中北宋政治家、文學家蘇澈以 「夫古之英雄,唯漢高帝為不可及也」來評價劉邦,可謂十分推崇。

但就家庭關系而言,劉邦的后宮并不「和諧」,這主要與劉邦偏愛戚夫人有很大關系。

劉邦雖沒有做到「寵妾滅妻」的程度, 但劉盈這個太子幾乎要被廢掉而改立劉如意為太子。

未稱帝前,劉邦就將戚夫人帶在身邊伴其左右,而作為正妻的呂雉沒有跟隨。

戚夫人

相比戚夫人的年輕美貌,呂雉則是昭華已去,加之她與劉邦見面漸少,劉邦對呂雉的感情也逐漸淡漠。

古代講究「嫡庶、長幼有別」, 劉邦稱帝后,呂雉如愿成為皇后,劉盈也被立為太子。

本以為如此就會宮內太平,但受寵的戚夫人并不甘心,她時常請求劉邦改立自己的兒子劉如意為太子。

「風」吹多了,也能「上頭」,劉邦越看越覺得太子劉盈過于軟弱,也越喜愛劉如意, 便數次萌生改立太子的念頭。

劉如意在七歲(一說十歲)時被封為代王,被封王后,他并沒有按照「慣例」去往封地,而是留在了長安生活。

面對戚夫人明目張膽地挑釁與自己母子二人地位的岌岌可危,呂雉自知自己不受劉邦的寵愛,便從大臣入手,她得到了張良等群臣的支持。

張良給呂雉出了一個「良策」,就是讓太子將劉邦多年尋訪不得的四位隱士「商山四皓」請到身邊來輔佐。

果然,當劉邦看到太子有這四人輔佐后, 立即改變對其性情軟弱的看法,而認為太子羽翼已豐,能堪當大任了,決定不再改立太子。

戚夫人知道后痛哭不止,而劉邦為博她歡心,還特作歌一曲,詞中就有「羽翼已就,橫絕四海」之詞。

戚夫人對于太子廢立終是不死心的,一次劉邦生有重病,戚夫人衣不解帶地在其旁服侍, 但一有機會她就會將年幼的兒子劉如意抱到劉邦面前親近。

03、母子「殊途同歸」

公元前195年,劉邦去世,惠帝一繼位,呂雉就對戚夫人母子下手了。

惠帝雖不是劉邦所認為的軟弱,但心地確實善良。他了解自己的母親,為避免弟弟劉如意遭到母親毒手, 便將劉如意帶著身邊,一起生活起居,呂雉一直難尋下手機會。

直到惠帝繼位半年后的一日清晨,他一早出去打獵,而將仍在熟睡的弟弟留在宮中。

呂雉得到消息后,命人給劉如意灌下毒酒,將其毒死,也有記載說,劉如意是被人勒死的。

呂雉的心頭恨除掉了一個,而失去兒子的戚夫人的最終結局就是 被制成「人彘」放到豬圈中痛苦死去。

戚夫人被幽禁的地方名為永巷,是關押失勢妃子或宮中女犯的地方。如其名,永巷,永遠走不出來的巷子。

「子為王,母為虜」是樂府詩《戚夫人歌》的首句, 相傳是戚夫人被囚禁于永巷為奴舂米時所作。

戚夫人,這位被高祖劉邦寵愛了十余年,能歌善舞的名門閨秀,她的政治智慧與其欲廢立太子的政治野心,并不相符,最終只能以最慘烈的方式死于宮斗之中,而且母子「殊途同歸」。

04、「認妹做母」也沒誰了

劉邦去世后, 他的妃嬪們的命運完全取決于呂雉個人的好惡。

運氣好的妃嬪,如果有兒子,呂雉同意后可以與兒子一同前往封地生活;沒有兒子的頤養天年于宮中。當然還有最慘的,那當屬戚夫人。

運氣好的,如薄姬,「幸得」劉邦生前待她不好,使得她能與兒子代王劉恒去往封地一起生活。

再來說說齊王劉肥, 他雖名為皇長子,但為「外室」曹夫人所生,不屬于嫡氏一脈,加上父親劉邦又不喜歡他,覺得他愚鈍,因而早就被排斥在皇權核心之外了。

但即便如此,因為他所在的封地是當時諸侯國中最大的,因而依然受到呂雉的忌憚。

史料記載,漢惠帝繼位后,齊王劉肥奉召進京參加皇室宴會。在宴會上,因惠帝尊重兄長,讓其坐在主位,而這一幕正好被呂雉看到, 呂雉以為劉肥有奪帝之心,就想當眾毒殺劉肥。

虧得惠帝不明就里走到劉肥身邊也端起了一杯毒酒,準備與兄長一起為母親祝酒,被呂雉制止,劉肥才僥幸得活。

劉肥

逃過一劫的劉肥,內心惶恐無比,他急于回到齊國,但又不能私自出京。怎麼辦?

劉肥手下的謀士便為他出主意, 讓他將自己治下的封地贈與魯元公主一部分。

呂雉一生對這個女兒極為寵愛,曾為避免女兒遠嫁,不惜與劉邦「撕破臉」。

漢初,為了維持和平,也因國力孱弱無力對外征戰,便有大臣提議和親,更有人建議將嫡公主魯元公主嫁與匈奴單于冒頓。

這可氣壞了皇后呂雉,史料中記載,為了不讓女兒成為政治的犧牲品,呂雉日日在劉邦面前哭泣。無奈的劉邦, 最終將一位宮女冊封為公主嫁于冒頓。

魯元公主

呂雉對女兒的寵愛眾所周知,魯元公主開心了,呂雉自會開心,劉肥決定將自己的封地城陽郡獻給魯元公主。在生命面前,這點代價是值得的。

為表示忠心, 劉肥還將魯元公主尊為城陽郡的「王太后」。這相當于告訴呂雉:我都將妹妹奉為「母親」看待了,對于太后您的恭敬,更自不必說。

呂雉聽聞后大喜,不僅設宴款待了劉肥,還愉快地批準他返回齊國。

05、臨朝稱制

劉肥「甘愿」認妹做母,也很無奈之舉。當朝的雖是惠帝, 但實際掌握生殺大權的只有呂雉一人。

劉邦去世后,不知是因沒有保住弟弟趙王,抑或是受觀看「人彘」畫面的刺激,惠帝大病一場后就再懶理朝政了。

之后令惠帝更為抑郁的事情還沒有完, 呂雉強令惠帝立其妹妹魯元公主的女兒張氏為后。母親的行為令惠帝極為厭惡,至死他都沒有接受過張氏。

不僅如此,因為皇后無子,呂雉就將惠帝與一宮女所生之子,假托為皇后張氏所生,并將孩子生母殺害,完全如影視劇情節一般,這個孩子就是漢前少帝劉恭。

呂雉的控制令惠帝窒息,他終日飲酒、抑郁寡歡,24歲時就去世了。 惠帝去世后,呂雉將年幼的太子劉恭推上了皇位。

對于劉恭,史書對其的記載很少,甚至就連他的名字「劉恭」是否真實,還存爭議。

后來劉恭得知了自己的出身,年幼的他不知世間險惡,宣稱長大后要替母報仇。

少帝劉恭

呂雉自然知曉了這個消息,之后劉恭不僅被廢除帝位,還被暗中殺害。 劉恭廢帝后,呂雉又劉義(劉弘)為新帝,史稱「后少帝」。

兩位幼帝在朝前聽政,朝堂之后真正掌握權力的依然是呂雉。

06、誅呂安劉

劉邦的八個兒子,呂雉幾乎害死近半,就連她自己的兒子惠帝劉盈也可以說間接地死于她的手中(抑郁而亡)。

而皇長子劉肥在命不由己的危難之時,利用呂雉對女兒的感情,用隱忍與尊嚴換取了自己與家人的平安及齊王勢力, 這不失為一種人生智慧。

越王勾踐的「臥薪嘗膽」為美談,但如果將劉肥的自保視為「茍且偷生」,那就有點有失公允的。

劉肥有十三個兒子,「多子多福」用在劉肥身上要「兩看」:一是,他去世早(惠帝六年);二是,他的兒子確實為父雪了恥。

劉肥去世后, 他的長子劉襄承襲了齊王位,他并沒有忘記「替父雪恥」。

公元前180年的8月,呂雉在執政了十五年后去世。

沒有了呂雉這座大山,呂氏一族的顯貴們擔心新帝繼位后會對他們進行「清算」,決定先下手為強,擁立呂氏族人為帝。

劉襄與兄弟們也終于等到了為父雪恥的機會,他聯合朝中擁立皇族的大臣,以「誅呂安劉」之名,將支持呂氏的反叛軍徹底剿滅,并將呂氏一族肅清殆盡。

紛爭過后, 大臣們擁立劉邦的四子劉恒為帝,對此劉襄雖有不甘,但作為漢室宗親,他還是作了罷。

07、世間榮辱皆為浮云?

呂雉費盡一生心力所追求的個人權力巔峰以及家族的榮光,在她過世的一月之后就「土崩瓦解」了,而這時, 身擔恥辱的齊王劉肥也已故去了13年。

對于呂雉,后人談論最多還是她的殘暴,而對于她有益的施政往往是忽視的。

對于齊王劉肥,他雖貴為皇長子,但自出生起就「名不正,言不順」,父親劉邦當時并沒有給予他與母親名分,因此即便作為長子,他也從未接近過皇權的中心。

父親從未想過由他繼承大統,他在父親眼中是平庸的, 但或許正因為不受重視、不漏鋒芒,這也在一定程度上也護了他的周全。

史書對劉肥的記載并不多,他去世后謚號悼惠,司馬遷在《史記》中對他的評價也是泛泛的悼念之語:「諸侯大國無過齊悼惠王」,沒有特別之處。

劉肥

可見,齊王劉肥的一生, 要麼確實是「平庸」,要麼就是在「藏拙」。

不管是呂雉還是劉肥,他們個人的興衰與榮辱放之于歷史長河之中,都顯得那麼渺小而又微不足道。

但是他們又如歷史中的那些如星光一樣的「亮點」,在各自的人生境遇中散發著獨特的光彩。

參考文獻:

[1]張家.劉邦「流氓」污名化形象辨析[J].職大學報,2021(02):76-80.

[2]夏琳瑜.淺析戚夫人成為「人彘」的偶然性與必然性[J].法制博覽,2015(29):299.

[3]張勇.劉邦與呂雉的「夫妻相」及夫妻感情[J].重慶科技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2(11):120


用戶評論